杨之光题画诗赏析

    杨之光,别名焘甫,1930年出生,广东揭西人。1943年就读于上海世界中学,拜李健为师,学习书法、篆刻。1948年就读于广州市立艺术专科学校及南中美术院(即前春睡画院),随高剑父学中国画。1949年赴台湾写生,并在台北市世界书局做临时工,兼刻印谋生。1950年就读于苏州美术专科学校上海分校,并取得专科毕业证书。195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1953年参加筹建湖北省武昌市中南美术专科学校,并任水彩教研组组长。1958年下放到湖北省国营周矶农场劳动。1959年任教于广州美术学院(原中南美术专科学校)。先后任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主任、岭南画派研究室主任、教授、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广东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广东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名誉顾问、广东省文史馆名誉馆员。出版有《中国画人物画法》、《杨之光画集》、《中国当代艺术家画库——杨之光》、《当代杰出画家——杨之光》等。
     杨之光擅长国画,尤长人物肖像及舞蹈人物,兼长书法、篆刻、花鸟画,并爱好诗词与演戏。突破传统规范,紧贴时代生活,可以说是杨之光艺术成就的概括。就人物画说,杨之光比“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已经有了显著的发展。他善于画概括力较强的舞蹈人物,用书法入画,用笔肯定而又鲜活,单纯中有变化,朴拙中见神采。借鉴了西洋画光与色等技巧,突出表现人物层次和人物性格化。1954年创作的《一辈子第一回》获“向科学文化进军奖章”;巨幅作品《雪夜送饭》获1959年维也纳“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作品《藏族赛马冠军》1985年获“全国体育美术展览”荣誉奖。1991年获美国纽约国际文化艺术中心颁发的中国画杰出成就奖,1993年获美国加州及旧金山市政府荣誉奖。代表作有《石鲁像》、《吴作人像》、《浴日图》、《矿山新兵》、《儿子》等。作品曾在日本、意大利、法国、美国、加拿大、澳门、台湾地区展出。近年来还应邀赴美国、香港等地讲学。传略入《中国美术家辞典》、《中国现代美术家名人大辞典》等。1997—1998年间将其毕生创作的全部作品共1200件分别捐赠给北京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广州美术馆及广州美术学院。广州艺术博物院内特别建立了“杨之光艺术馆”。
 
    杨之光所画《石鲁像》,画面的石鲁:脸膛瘦削,前额的皱纹显示了岁月的沧桑,鼻子高大,眼睛细小深邃,斜睨双眼,有一种异常的亮光,荡漾着一种难以言传的感情,双眉舒展却若有所思,红润嘴唇张开微笑,眼角和嘴边浮现轻度的曲线,仿佛有许多令人想不透的猜想,腮胡稀疏,头发乱如狂草,一副桀骜不驯的神态。此图像用笔粗犷,苍劲豪放,造型准确简练,与所绘对象极为神似,高度发挥了宋人减笔画法,脸部略施淡彩,并以西洋画光与色的技巧,强调明暗体面,须发清晰逼真,形象感人,浓淡变化更给人以透明、淡雅的感觉。人物孤傲、倔强的个性十分突出,极其洒脱大气,可视为思想性与艺术性最完美的结合。画面下边题诗一首,曰:
 
    妖孽横行百卉落,未逾花甲死不服。
 
    任性痴狂对尘世,石公笑时我则哭。
 
    题款“已卯中秋再画石鲁像,之光。”此诗描写画面人物,抒发对旧友的思念:杨之光与石鲁交往甚深。1959年杨之光与石鲁奉调北京,根据中国革命博物馆陈列需要,创作革命历史画,作为向国庆十周年献礼,一起住在儿胡同白石老人的故居,通过这一次创作他们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那一个妖孽横行、群魔乱舞的年代,石鲁的《转战陕北》,被诬蔑为“悬崖勒马”、“用心险恶”。为此石鲁吃尽苦头,含冤而逝。其实,不止石鲁一个人,杨之光与其夫人在文革中也一样受到的不公的待遇,备受思想生活上的迫害。这是历史的悲哀,所以说那个时候“百卉落”。石鲁所受的磨难实在太多太多,命运不假以天年,于1982年病逝北京。石鲁的才华是绝代的,石鲁的任性、痴狂是人所共知的,石鲁命运是奇特和悲壮的。石鲁没有被逆境之中的生活击垮,反而对艺术更加热爱,矢志追求。虽然画中的石鲁笑容满脸,而诗人对友人的追念与崇敬,却百感交集,有许多情感和思绪,是绘画无法表达出来的,自然还得用心中的诗歌来抒发。
 
    杨之光所画《西班牙舞图》,画面一位正在舞蹈的西班牙女郎,腰肢扭摆,层层叠叠的长裙翻转飞舞,轻盈的手腕拿着一把扇,动作婉转柔美,姿媚撩人,充满魅力。此图笔法娴熟,黑白基调和谐悦目,奔放中不失严谨,精致处尤见典雅,韵律感强而蕴含秀气,形态生动而神采飞扬,充分体现了西班牙女郎奔放、热烈的情怀。画面右侧有一题跋“之光速写西班牙舞”,上边又补题诗一首,曰:
 
    动似旋风静似钟,迷人乐鼓舞蛟龙。
 
    挥来信手如狂草,书画难分醉梦中。
 
    题款“补题西班牙舞稿,甲申夏月,之光。” 诗的首两句描写画面人物的动态:你看,西班牙姑娘身穿上部紧身下部层层叠叠的长裙,她们静止时身形如钟罩;起舞时热烈似翻江蹈海,踢腿翻身,快捷如旋风;随着那美妙迷人的乐鼓声,那节奏明快的舞曲,摆动着腰肢的西班牙女郎,舞步轻盈,风姿优美,欢乐活泼,奔放热烈,真如蛟龙入海。这两句诗展现了西班牙女郎娴熟的舞蹈功力,刻画出了西班牙舞运动过程所表现的干净、敏捷、协调、连贯、舒展,体现了西班牙人民乐观豪迈、傲然自得的民族个性和俊美矫健、神采飞扬的精神面貌。把书法融化到画法之中,而使绘画的笔墨,有着书法的韵味和节奏,是历来文人画家所追求的绘画艺术境界。诗的后两句离开画面,发表议论,提出以草书表现人物的技法与经验:画中描写的西班牙女郎舞姿,可以说是信手挥来,一气呵成,犹如狂草书法,形态生动,神采飞扬,已难以分清那一些是绘画的笔法,那一些是书法的笔法了。
 
    诗贵言志,杨之光题画诗记录了他的人生轨迹、爱与恨。读其诗画能体会到其有体物精微,状貌传神的境界。

作者: 
黄舜生、陈嘉顺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6.03.20)
浏览次数: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