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崇量题山水画诗赏析:苍润华滋 浩渺苍凉

    黄崇量,生于1924年,揭阳普宁人。初中开始习画,后被胡琏拉丁至台湾,从军从政,亦工亦商,终于成为台湾知名企业家。淡薄名利,上世纪七十年代,以黄君璧为师,潜心书画。擅长山水,用笔严谨,浑厚苍朴,设色明快,清新秀润。作品先后在日本、韩国、北京、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展出,出版有《黄崇量书画集》。现为台湾潮光潮乐社负责人。 
 
    黄崇量除喜书画之外,常以诗咏物抒情。他第一次由台湾回故里时,吟诗一首:“垂老生还尚有期,西风吹掠鬓边丝。省亲欲省亲何在,怆忆牵衣绕膝时。”言出肺腑,情真意切!有“乡音无改鬓毛衰”之叹。
 
    黄崇量所画《秋山图》,山光绮丽,水清湖碧,群山涌翠,茅屋掩映于枫树、杂树之间,爽气袭人。全图设色明丽,用长短披麻法,多置矾头,苍润华滋,气势恢弘。左上角题诗一首,曰:        红树宜秋晓,澄江媚落晖。
     扁舟如唤我,莫待白头归。
 
    你看,深秋的早晨,初升的太阳穿过那白雾的轻纱,霑浥著昨夜清露的千山红树,宛如刚出浴的妙龄女子,色彩更加新艳。从山顶鸟瞰,视野辽阔,远远望去,每棵树都染上了秋天的色彩,落日的余晖洒满了清澈的江水。诗的前两句描绘了一幅色彩明丽、意境澄清、充满生机的画面,技巧高超,色彩和谐,山树之红艳,澄江之碧透,交相辉映,互为映衬,美不胜收。
 
    清溪上的扁舟频频向我招手,落日西下,韶华易逝,是回归的时候了,需及时把握时机,莫待归来之日,已是白发苍苍,鬓毛如霜,那时枉自悲伤多可怜。诗后两句借景抒情,含义深厚,表达对秋山的热爱和留恋,景色越是美好,越舍不得离开,而往往睹景,常见怀人或思故里,自然转入对思念之情的抒发,道出了人的复杂心情随着山光水色相应变化,这是外在的平静与内在的不平静的巧妙结合。
    黄崇量所画《山居云水图》,画家将重叠的山峦分置画幅两侧,中间画浮云,曲折弥漫,近处林木葱郁,有一奇松欹倾,茅舍隐约可见,另一侧群山连绵,瀑布悬挂崖石间,直注平林。远山云雾腾绕,山势逶迤起伏。山石用披麻皴画成,重笔密点,墨与色融。全图境界清幽,笔力坚挺,墨色或浓或淡,参差错落,极富变化,有浓郁的山野气息。右上角题诗一首,曰:
 
     结庐占断一溪云,水色山光隔尘分。
 
    心远意忘尘外事,卷簾闲坐对炉薰。
 
    诗开头二句写景,着意刻画山居之可爱。你看,诗人潜心忘俗,空谷结庐居住,这里占尽一溪烟雾云影,浩渺苍凉。水波泛出秀色,山上景物明净。佳绝风光分外清,诗人的心,是那么平静,似乎没有一丝波澜,早已远离了尘嚣,除尽了凡世俗音。高高卷起垂簾,点起一炉薰香,徜徉于不费一文钱的清风朗月,与悠悠的白云闲坐。诗的第三、四句以写山居闲云野鹤般的生活,抒发了作者旷达的处世精神,表现出一种超然世外,物我两忘的思想境界和人生态度。情调如苏轼的“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作者: 
黄舜生 陈嘉顺
来源: 
《汕头都市报》(2006.03.19)
浏览次数: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