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遥天题山水画诗赏析:虚中有生气 实中见空灵

    萧遥天(1913—1990年),潮阳棉城人。原名公畏,字无畏,号薑园。萧遥天是笔名。在上世纪20年代末,与郑卓群、陈大羽、陈文希等在汕头外马路组织春阳画社, 还在所读中学组织了红柿文学社。1930年曾到上海美专学习,抗日战争时曾任职于教育部潮州战区督导处,主编《潮州文化》。抗战胜利后,应著名汉学家饶宗颐先生之邀,任潮州修志馆编纂,主编《语言志》和《戏剧音乐志》,1950年去香港,1953年定居马来西亚槟城。曾任马来西亚联邦教育部课程委员、马来西亚师范学院讲师,创办与任教槟光学院,主编《教与学》月刊,以及编写教科、考试指导书。先后三次举办马来西亚全国小说创作赛。1982年在泰国曼谷参加国际潮团第二届联谊会会议。1987年在北京出版《中国人名的研究》。从70年代起先后在东南亚30多个城市举办诗文书画展。19岁著语体诗《红柿》,23岁著旧体诗《遥天诗草》。主要著作有《潮州文化丛书》、《食风楼诗札》、《冬虫夏草三部曲》,《热带散墨》、《中国人名的研究》和《萧遥天全集》。 
     萧遥天有多方面的喜好,自谓在学术上是一个“杂货囊”,的确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杂家。其少年时,因为喜爱画画,为了追求诗情画意而学诗,又因作画要题字而攻书法。画种涉及山水、人物、花鸟、走兽,书以草、隶见长。萧遥天非常推崇章草,他不仅深学过两汉刻石,如《石门颂》、《乙瑛碑》、《衡方碑》等,以及学晋魏隋唐写经,尤以索靖的《月仪帖》、皇象的《急就章》等用功甚笃,深得隶书、章草三昧。
 
    萧遥天所作的《碧崖春眠图》,画幅中央群峰耸峙,有一大瀑布飞流直下深渊,近处山崖层叠,上下密布丛树,青翠欲滴,中间小平台置一绿瓦红屋,一棵身姿弯曲的古松,斜伸遒劲的枝干,虽然饱经风霜,却仍然郁郁苍苍,充满生机。有一青翠的枝干斜伸出去,如同好客的主人伸出手臂,热情地欢迎宾客的到来。山下林海莽莽,翠叶如盖,云环雾绕。画家用浓墨重笔写山水,层层皴擦、晕染,留出受光部分,远淡近浓,刚柔相济,浑然一体,深得宋人“积墨法”之精髓,营造浓郁苍润、气韵雄厚的特征。在构图上突破传统的三远法,将中景前置,突出了山势高耸突兀的气势,层层叠加的峰峦连绵不绝,左侧二巨峰重叠,一上一下体现山势的峭拔,林木错落依山排列,转承起合,贯通一气,虚空中有生气,实体中见空灵,充分体现了画家善于从整体上把握山川真趣,以创造胜景,产生引人入胜的效果。左上角七绝一首,曰:
 
    结庐翠岭碧崖颠,飞瀑重重喷冷烟;
 
    六月人间汗似雨,拥衾犹自作春眠。
 
    题款:“戊午(1978年),萧遥天。”诗人先写景,点出隐居之地,再写人在景中的感受,心摄景致,情随景生,写出快感适意。头两句写景:在翠岭上建屋,居住有松树的高山顶上,门外飘荡悠闲的云朵,流连在崖颠的树丛里,这里到处是奇岩怪石,险峰幽洞,顷刻之间,百丈深烟云,变幻无穷。云海若银山似棉絮,瀑布如玉龙凌空而降, 喷出一重一重的冰冷的烟气,飘飘洒洒,雄伟气势足以令观赏者倾倒。六月的天气特别热,在别的地方已经是汗流浃背,而在这里必须拥衾抵御寒冷,像春天早晨一样沉睡不醒。此情此景,能时时感到幽静、幽深、幽远的意境。此情此景,是诗也是画,是高雅脱俗的诗中画、画中诗。作者从隐士的视角,描绘出一个不是春光胜似春光、让人心驰神往的美景,烘托出一种人与自然界水乳交融的淡逸情怀。只有融入大自然,有心远离世俗社会的人,其思想和精神可以得到净化,获得平静、纯洁、浑朴的心境。全诗轻描淡写,却如行云流水,浑然一体,景清意美,语淡情浓,于素淡中见佳境,于自然中见韵味。
 
    山水画诗中最常见的一种写法是纯写画面,采用内白描手法,具体地、生动地摹写画面山水景物,在再现画境中将画境美转化为诗境美,而诗人的生活态度、审美情趣,都蕴涵在其中。这诗不落俗套,超然远神,诗境幽远清绝,与画境甚相契合,也完全符合萧遥天超旷的品格和萧散的情趣,有孟浩然诗之韵致,能升华出自己的隐居志趣与高洁人格,足见其非凡的艺术表现力和撼人心魄的艺术效果。

作者: 
黄舜生、陈嘉顺
来源: 
《汕头都市报》(2006.03.06)
浏览次数: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