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习经题《腊梅图》诗赏析:措辞委婉 寄托殊深

    曾习经(1867-1926年),字刚甫、湖民,号蛰庵居士,揭阳棉湖(今揭西)人,从小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弱冠即被选补为县生员。光绪十四年(1888年)到广州广雅书院深造,得名师亲授,学业大进,深为梁鼎芬赏识。接着转到广州学海堂就读,与梁启超、麦孟华同窗,交谊颇深。光绪十五年(1889年),与长兄一起中举;第二年,赴京会试,又得中进士。光绪十八年(1892年)参加由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因成绩优异,授户部主事。从此步入官场,长达20年。在翁同龢的举荐下,当上了管机要补官,不久又调升为户部员外郎。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升任度支部右丞,兼任法律馆协修、大清银行监督、税务处提调、印刷局总办等职。清帝逊位前一日辞官,蛰居天津杨漕。曾三次固辞不受民国政府任财政部部长、广东省省长之聘请。在北京任职期间,以薪俸换书,藏书数十箧多达十万卷,自编“湖楼书目”。
 
    曾习经虽善理财,更工音律,是一位颇引人瞩目的诗人,与梁鼎芬、罗瘿公、黄晦闻并列为岭南近代四家。他的诗温厚清远、悱恻悠扬,得到了陈石遗、梁启超、钱仲联等的称赞。曾习经兼擅书画,他的书法,有很高的造诣,书风平正冲和、沉挚有力、质朴隽逸、雄浑庄严。由于学绘画较晚,因而传世作品不多,这里有曾习经所作《腊梅图》,描绘两树腊梅,粗壮的梅干一前一后,往左侧倾斜伸展,前面的梅干中间两侧横伸两枝,苍劲有力,嫩枝则勃发稚拙,枝上缀有疏梅,朵朵梅花浓丽清雅、幽香袭人。树干以淡墨写出,略作晕擦,现出其表面光的变化,气势广阔,厚重中充满盎然的新意。腊梅用滕黄加一点红点染,色彩鲜艳金黄,疏朗秀丽,神清骨秀,高洁端庄,幽独超逸,不仅别致脱俗,而且有“疏影”、“暗香”的意味,既写出了梅花稀疏的特点,又仿佛让人嗅到它清幽的芬芳,使梅花那宁折不弯、香透冰雪的傲骨神韵得到了升华。画面补加题跋,用笔方中带圆,刚柔兼济,间参以隶意,字体扁平,稳重凝练,书七绝一首,诗曰:
 
    水晶欲刻鸳鸯翅,金粉私裁蛱蝶衣。
 
    惆怅小楼熏被夜,梦回官烛照横枝。
 
    画面题跋写于癸亥年(1923年),依题跋所言,可知此《题腊梅》诗作于30年前即1893年,当时曾习经初步官场,并且官运亨通,春风得意,正是进入人生胜境的时期。但这首诗虽然有些欢欣,作者却知道时光总是会流逝的。也许出于对失去而无法挽留的眷恋,多少流露出一些的感伤,这种感伤表现得很曲折、很深沉。在清澈透明的水晶精雕细琢的鸳鸯,惟妙惟肖,是那样清醇、质朴,那样剔透玲珑、晶莹光洁。用金粉刻画的衣鲜腰细的蛱蝶,双飞穿花,百般恩爱。但这些美好的情景,在苍茫、寥廓的时空之中,总是须臾即逝,一如过眼云烟。回首旧游,想起当年灯市繁华之景象,小楼熏被,春梦笙歌,抚今思昔,突然之间,若有所失,无限感伤。夜间梦中醒来,忽见明亮的官烛,把室内照耀如同白昼,惆怅之心恍如映照窗外疏影横斜、清香流动的腊梅。在烛光的清辉里诗人的幽情和梅香一样的高洁,诗人希望千里之外的友人也能一起分享这份美丽的心情。
 
    这首诗即兴写来,语言朴实,通过象征、暗示的手法,写出了诗人刹那间情感的曲折变化,意境清新。以“横枝”描绘了腊梅的姿态,让夜间烛光和梅影交融的景象作烘托,回忆里的感觉都是美的、须臾即逝的好东西,留下清香缕缕,作者却用怅惘的笔调来写眼前美好的景象,流露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挥之不去的落寞情怀,恬淡而哀艳,虽寥寥数语,却纡徐顿挫,千折百回,委婉地道出内心的万千感慨。此诗寓意殊深,把诗人的无可奈何与孤寂,以及无法排遣的怀念一一道出,给人一种巨大的艺术冲击力,具有“寄托深而措辞婉”的艺术特色。

作者: 
黄舜生、陈嘉顺
来源: 
《汕头都市报》(2006.02.26)
浏览次数: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