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历代诗歌概览(二)

    明代潮汕诗歌一变前朝萧条景象,出现了不少有重大影响的诗人。明初的诗歌虽受“台阁派”的影响,但仍然继承和发扬了唐宋以来的优良传统,说理抒情,颇多文人风气,更多的作者追求空灵深邃的艺术效果。如薛侃、翁万达、萧端蒙等受王阳明理学的影响,作品注重儒学思想的体现和知行合一的实践,诗风趋于明朗,风物也渐近清新,林大钦则具隐逸之风。中叶以后,特别是晚期,统治者日见腐败,雅士文人因时局动荡而坎坷流离,不少退隐山林,他们受“复社”影响,感而为诗,重德轻身,忧国伤时,格调颇为高尚。如郭之奇、宋喜公、许国佐、罗万杰、林铭球等人诗作皆为哀时感事,抒国破家亡之痛,明誓死复国之志,或凄楚哀婉,或悲愤激昂。其中郭之奇是明季文天祥式的人物,一生有诗作3000多首,在潮汕诗人中不仅最为繁富,成就也属一流,可谓当时岭南乃至全国诗坛慷慨悲歌的圭臬。明代潮汕诗坛创作之繁荣,流派之众多,题材之丰富,风格之多样,体制之齐备,显示了诗歌发展已达到成熟的阶段。但总的说来,诗人着重在用典和形式技巧方面下功夫,缺少宏大气魄与浑融境界。
    据不完全统计,明朝一代,潮汕有 160人中进士。这时期诗歌创作高潮迭起,形式百花齐放。《潮州诗萃》所录人数是前三代总和的八倍,自明初吴景熙以降至明末陈守镔共有120人。现择其要者简述之。 
     苏福(1359—1373年),潮阳人,今隶惠来。洪武间举神童,年十四而夭。八岁赋《三十夜月诗》,其中《初一夜月》诗云:“气朔盈虚又一初,嫦娥底事半分无?却于无处分明有,浑似先天太极图。”《初三夜月》诗云:“日落江城半掩门,城西斜眺已黄昏;何人伸得披云手,错把青天搦一痕。”分别描写农历初一和初三月亮的形象,视通万里,思空太极,其浪漫主义色彩直追李白。又如《送林鼎元》中的诗句:“抚剑长歌天为愁,明珠白璧将安投。汉家公侯那有种,卫青牧豕皆封侯”,狂狷之中,仿佛有一股飘然不群的气概,横空而出。
 
    薛侃(1486—1545年),字尚谦,号中离,揭阳人。正德丁丑进士。历官行人司正,赠御史;传阳明学,为岭表大宗。著有《中离集》,录入《耆旧集》。所赋《离山书院钟铭》诗云:“晨昏二十四敲钟,声彻前峰并后峰。试问岩岩诸学士,已闻曾与未闻同?”此诗可见当年中离专心治学,及讲学盛况。中离还经常以诗抒发其浪迹天涯、寄意山水的情怀。如:“百年尘外梦,湖海寄扁舟”(《题半迳》)等。
 
    翁万达(1498—1552年),字仁夫,号东涯,谥襄毅,揭阳鮀江(今隶汕头市区)人。嘉靖丙戌进士。累官兵部尚书,总督宣大。著有《稽愆集》、《东涯集》、《师德堂诗集》,近年辑有《翁万达集》。其诗直抒胸臆,不事雕饰,却境界宽阔雄浑,内容丰实,情真意切。有行边拒虏、思乡怀旧、写景抒情、借古咏怀等几类,其中尤以边塞诗为多。如《朔州道》:“柳枝侵夏意仍怯,山麓出泉寒不流。我已十年穿虎窟,地今四月尚狐裘。思乡路远频挥泪,报主身轻何所忧。不惜千金求死士 ,雕戈直向古丰州。”一颗赤子之心,跃然纸上。诗的意境开阔,感情真挚,可谓慷慨悲壮之歌。
 
    林大钦(1511—1545年),字敬夫,号东莆,海阳人。嘉靖壬辰状元,官翰林院修撰,省府县志有传,著有《东莆先生集》、《咏怀诗集》,近年辑有《林大钦集》。他不阿权贵,不慕豪富,偏处东南海隅,执鞭课人。寄情山水林泉,抒胸中郁结之气,诗多清丽脱俗,萧然自得,五古上者可以步武靖节,其次者亦不失为康节白沙焉。曾有《斋居诗》表明心迹:“窈窕青雪子,流连沧海思,帝乡不可愿,芳草长相期。”诗人甘与芳草长相期,洁身自好,安贫乐道,情操高尚可见!
 
    萧端蒙(1521—1554年),字曰启,潮阳人,嘉靖辛丑进士。由庶吉士官御史。著有《同野集》。诗不多传,却有造诣,如其《旅馆秋日怀归隐》二首之一:“此日东篱菊放时,故人怀我正裁诗。谢公疑有春池梦,潘岳应多秋兴词。汐落沧洲鲳鳜晚,霜寒梅岭橘橙迟。遥思清夜山阳会,玉笛声残月未移。”其思乡思亲的情绪,抒发得淋漓尽致,手法细腻,用笔典雅,情感怆然。再如《明妃曲宫词》四首之一:“良家初入未承恩,漫着罗襦锦凤纹。独自深宫倍萧瑟,不知何处望春云。”用同情的语气刻画王昭君初入汉宫的心态,传神细密,确是清词隽语。
 
    林熙春(1552—1631年),字志和,又字仰晋,谥忠宣,海阳人,万历癸未进士,历官户部左侍郎。《明史》有附传,省府县志有传。著有《城南书庄草》、《赐闲草》等。诗五七古得香山一体,尚袭王李遗风,且多表现当时社会现实,如长诗《戊午海啸歌三十韵》,描写当年潮汕沿海地区遭受地震海啸灾难、人民流离失所的悲惨景象,反映同情苍生、敢于为民请命的可贵品德。正如崇祯年间礼部尚书姜逢元对林熙春诗的评价:“诗不事纤丽而抒性灵”。如《戊午除夕》:“屈指当年惊戊午,今年戊午益堪伤。甘泉烽火三韩急,濒海风涛八月狂。复以梧摧增涕泪,更于星变转仑皇。幸当此夕销除尽,坐待明朝瑞气翔。”此诗以当前戊午联想前戊午,不意皆是辛苦之年,如烽火急、风涛狂言灾害猖狂凶猛,颇属抚怜百姓之笔。起首一“惊”一“伤”尽言心态;未句展望,老怀激越,希望来年瑞气丰满,也属怜民之笔。
 
    郭之奇(1607—1662年),字仲常,又字菽子,揭阳人。崇祯元年(1628年)进士,永历时历官大学士。明亡后率义军转战各地,抵抗清廷,康熙元年(1662年)殉难,清乾隆时赐谥忠节。著有《宛在堂诗文集》。诗共分十九集,为吾潮历代存世诗作最多诗人。诗笔雍容流畅,抒写汪洋恣肆,诗风幽怨悱恻,直接楚骚遗响。其早年作品,诗风清新而见地独特,如《望庐山和苏韵》诗:“相对无缘认岭峰,入看祇与白云同。江舟竟日分横侧,真面遥临一水中。”苏轼《题西林壁》诗极富理趣。郭诗则言心若能如江水澄澈,纵使事物变化纷纭,也能了然于胸臆,不失为咏庐山之独特角度。郭氏后期诗作,总体基调低沉伤感,苍茫沉郁,但仍抱着恢复的幻想,希望国事有转机。在得悉李定国等攻取高明(在粤西南)后作了《王师以季秋拔高明冀露布遂达行畿十绝》,其中一绝云:“千年雪耻事何如,十载人寰气颇舒。已向羊城收狡窟,更从龙塞觅狼居。”一个小小胜利,足以让人欢欣鼓舞,诗人更把自己心中的企盼,通过联想,化为一种美好的愿望。
 
    罗万杰(1613—1680年),字贞卿,号庸庵,揭阳人。15岁中秀才,18岁中举人,崇祯甲戌进士,历官吏部员外郎,桂王时拜副都御史,入清以逸老终。著有《瞻六堂诗》上下集,今人梓行有《罗万杰诗文集》,所作古远淡宕,蕴秀杰之气,为吾潮明季一大诗家。看其《山中答邑令》七绝二首云:“ 竹马迎来冬日温,条风远拂陇头村。首阳亦属周疆里,敢道食薇不是恩。”其二云:“一扫浮氛今已清,几家鸡犬月中行。道人只合孤峰顶,卧听康衢击壤声。”清朝入关后,罗万杰誓不作贰臣,以此诗答邑令,自己虽然生活在清朝,但甘愿隐居禅林,重德轻身,食薇饮露,兴起时听听大道旁边击壤游戏传来的歌声,倒也清心自在,乐在其中。
 
    此外,还出现了一些独具特色的诗歌作者。如林仕猷、李龄、周用其、周孚先、薛宗铠、薛雍、陈一松、林大春、周光镐、吴殿邦、许国佐、林铭球、谢宗宣、谢元汴等。由此可见,有明一代,潮汕已涌现一大批有成就的诗人和优秀诗作。

作者: 
黄舜生
来源: 
《汕头日报》(2006.02.05)
浏览次数: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