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子桥,从童话走出

    在我的认识世界里,湘子桥挺有名,挺古老,挺童话。同时,又一直把她定位为两座桥:一座在史志家的眼球中,明明历历,不容含糊,很现实;一座在我的耳鼓里,缥缥渺渺,充满诗意,很浪漫。相信史志家的笔还是相信奶奶的童话 这问号,长期以来不停地搅拌着、缭绕着、渗浸着我的梦,想走出童话,可始终未能走出,铁定是一个浪漫主义的“桥迷”。 
 
    我生于新加坡,襁褓中回故乡,那村庄真边缘,离湘子桥40余公里,旧时村人要上府城,得从凌晨3时出发,按每小时5公里的速度计算,也得午后才能到达。只能陶醉在奶奶的童话里,那潮州八景的诗情画意,多浓多美,浓如醇醪佳酿,美如珍珠、金帛、玛瑙、玳瑁、玉贝、珊瑚、水晶……八景之首的湘子桥像塔尖上的宝珠,魅力四射。“十八梭船廿四洲,两只钅生牛一只溜”;“湘江春晓水迢迢,十八梭船锁画桥”;“廿四楼台好景色,冰壶玉鉴小蓬莱”……还有广济和尚和韩湘子斗法的故事,把桥说成是韩湘子那管竹箫幻化而成,许是“山水皆姓韩”的缘故吧,韩湘子传说是韩愈的侄儿? 中国人都知道八仙过海的传说,帅哥韩湘子又怎么从肉身变成神仙了 是个美丽的谜,我认为它和史志家无关,倒是和我这个自幼就很理想主义、浪漫主义、感情主义的人有关。我上小学、初中、高中,直至参军后好久好久,都无缘涉足古城,湘子桥始终属于奶奶的童话。1959年冬,我调到驻潮州某军的机关工作,于上任之时顺路逛了湘子桥,但已改名为跃进桥,梭船何处去 石墩徒依然 只算看了旧址,一无意象,二无诗情,三无境界,我的诗魂哟,仍只能怅然钻回到童话的蜗壳之中。1970年酷暑,我揣着一纸劳改“提前释放证”,来到县公安局要求签入农村户口,一户籍警对我破口大骂。看他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初而委屈伤悲,继而又感到他似有几分意气在拿我出气,我被打成反革命入狱,提前释放,按政策,本该回政治部重做处置,可在那和尚打伞的年月,能找谁诉说 斯时,我悲愤至极,扭头便走,带着酸泪和怨恨悻悻然步行到韩祠等地转悠。当晚急就了《走潮州》诗四首 分别为:“韩祠怀古”、“知我呵,笔架山”、“过湘子桥”、“呵,韩江” ,1978年平反冤案后,这组诗得以发表,被诗界评价是不可多得的伤痕诗。其中第一首2003年还被《诗刊》选用;第四首2004年被印为中学生教材。现把第三首实录如下:“我是在爬行吗羞赧地爬过湘子桥/韩湘子惊呆了暂停了悠扬的竹箫/喂湘子桥欢迎所有正直人通过/请抬起头来莫让帽檐压坏眉梢//好似一声雷鸣唤我醒觉/我立即挺胸阔步把头抬高/邪恶呵……统统被我推倒/丑伪呵……纷纷给我让道//我在桥面轻装前进白云悠悠飘飘/我在桥面愤然迈步波涛滚滚滔滔/十八梭船好像重现帮我荡桨/两只钅生牛仿佛也来鼓劲鸣叫//故乡谢谢你把这么多的力量/装进了蒙难书生的怀抱/我终于堂堂正正地通过了湘子桥/先经一段羊肠路/前面便是阳关道”。 
 
    今日重温,满腔苦涩味,我是在昂扬阿Q精神还是在开涮自己 兴许什么都不是,只是自我写照,想宣泄一点真情实感,凭借湘子桥这个具象,来释放心之不忿和郁结,其实,那湘子桥在我的诗思里非常虚幻,韩湘子真有其人 十八梭船廿四洲以及两只钅生牛都在哪里 那刻,诗神依旧在童话的原野上踯躅浮游。 
 
    我的湘子桥童话情结,就这样越绾越紧。到了1985年当专业作家后,常常外出采风,故乡之行频频,结识了像陈香白、袁穆伦、李英群等不少史志行家和“潮州通”,是他们引我慢慢走出童话,对湘子桥等名胜古迹的来龙去脉也才有了粗浅的知晓。而真正让情结松动,应归结到这个契机:2004年春节前夕,省文联老党委书记蔡时英敲响了我的家门,茶毕,他代表市政府有关方面,约我创作一首湘子桥的诗。故乡党政各界为了建设文化名城,正在集资筹建恢复湘子桥原貌,要搞一台大型晚会,请明星莅临,还有海外爱国人士群贤毕至,这诗属点题之歌。我觉得意义重大,当即应纳。旋而进入创作状态,在翻阅资料中,让我得以穿越历史时空,对湘子桥有了进一步全状性认识。 
 
    湘子桥始建于1171年 南宋乾道七年 ,全长517.95米,在江心筑一石墩作为连接点,由86只船横列江中成浮桥,定名“康济桥”,据称是我国第一座启闭式石桥,能同洛阳桥、赵川桥等古老名桥驰名。可以想象,这样的桥那堪风雨水火和兵燹人祸的摧残,果然在宋、元、明、清至20世纪的七八百年里,经历了无数毁坏修建,重要的达20余次。如:1174年,增船13只。1180年增2石墩,墩上建亭,东亭冰壶,西亭玉鉴,中亭小蓬莱。1181年,增一石墩。1190年,增4石墩,东为浮桥西为石桥,为表彰知州丁允元功绩,西石墩桥取名“丁侯桥”。1194年,在东岸临江建一“盖秀亭”。1196年,东岸增石墩2座,名“济川桥”,“盖秀亭”易名“济川亭”。1198年,东边增石墩4座。1203年,桥毁于火,修复原貌。1206年,东边增石墩5座。1228年西边增石墩2座,两边为石墩木桥,中间为浮桥。1246年和1259年两次修葺,增新船14只。1326年 元初 ,把部分木板改为石板。1332年石板断折死人,再改为木板。1435年建成西边10墩9洞,东边13墩12洞,中间用24只船连成浮桥,墩上建楼阁,称24楼台,改名为“广济桥”。1513年,增桥墩1,减木船6,遂有“十八梭船廿四洲”之说。1724年 雍正二年 ,在桥两岸铸钅生牛两只,刻“镇桥御水”四字。1842年钅生牛被水冲走一只,于是,有了“两只钅生牛一只溜”之句。1958年,改建成为跃进桥。1988年,被列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史志家爱读它为“广济桥”,湘子桥被读为俗名,然在老百姓的名实取向和旅游者的价值天平上,后者似更能够“卖出好价格”。一如人们叫惯关公而叫不惯关羽、普遍叫孙中山而很不普遍叫孙文一样,这全是知名度高低使然。此刻面对的湘子桥,虽然已从童话走出,但我的童话情结,还将会继续回味在即将大规模复建的期待之中,千呼万唤在更加诗情画意的旅游效应之中。 
 

作者: 
郭光豹
来源: 
汕头日报(2006.2.19)
浏览次数: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