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潮人的中华和乡邦文化情缘

    越南是潮人移居人数众多的国家,南宋末年以后,潮汕地区不断有成批民众移居越南,至20世纪50年代前期,越南潮人的人数达到50万人以上。20世纪50年代后期至80年代,起初是南越吴庭艳集团推行“越南化”政策,至越南国家统一后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有10万左右潮人先后被迫逃离出境。目前,越南的潮人仍有40万人左右。这为数众多的越南潮人,和其他各国(地区)的潮人一样,向来对故国故乡怀有浓厚的思想感情,对历史悠久、光辉灿烂的中华文化和乡邦文化,十分喜爱。他们在越南住居的地方,一直尊崇、传承和弘扬中华与乡邦文化,其深厚的中华和乡邦文化情缘,主要表现在如下五个方面: 
     一、致力发展和坚持华文教育
     移居越南的潮人,绝大多数原来是潮汕地区的贫苦民众。他们在越南艰苦创业,很希望自己的子孙获得文化科学知识,且能传承中华和乡邦文化,永远不要忘记故国故乡。因此,他们很热心在居住地创办华文学校,发展华文教育。堤岸潮人在1913年就集资创办义安学校,其后发展成为义安中学。堤岸潮人还先后创办明道小学、南侨中学等华文学校。南侨中学是1941年8月由潮籍知名人士、教育家王贯一、郭湘苹、陈心圃、卢晓彻、杜汀洲等发起并创办的,由王贯一担任校长,郭湘苹担任教务主任。堤岸潮商对南侨中学的创办给予大力的支持,潮商林合成号和荣源号东主许荣祖、郭通合号东主郭绪先、祥和号东主吴宗祺、杨天泰号东主杨述之等,慷慨向南侨中学捐资,参加该校校董会,并由许荣祖担任校董会董事长(1)。由于南侨中学重视对学生进行进步思想教育,教学质量高,校风良好,办学声誉高,当时到该校就读的不仅有堤岸、西贡和越南南方各省的华人子女,泰国、柬埔寨、老挝不少华人子女也慕名到该校就读。越南南方的蓄臻(2)、芹苴、薄寮、坚江、金瓯、茶荣、朱笃、美萩和越南中部的会安等地潮人,也先后创办华文学校。会安市潮籍侨领、实业家许渭滨,在该市带头捐资创办培英小学和树人中学。蓄臻市潮人创办的蓄臻中学、中华公学和新中学校,芹苴市潮人创办的兴中学校,薄寮市潮人创办的新华中学,迪石市潮人创办的明德学校,朱洋市潮人社团创办的培青学校等,都是越南南方较为闻名的华文学校。至20世纪50年代,越南潮人创办的华文学校达到100多所。
     越南还有一些地方的潮人,与其他各帮华人共同创办华文学校。如居住在河内的潮人,于19世纪后期与该市其他各帮华人共同创办河内中华中学。岘港市潮人与其他各帮华人,合作创办岘港市树人中学。芹苴市丐冷镇、迪石市迪吹镇和坚江省周城县叻港华人区,当地所居住的华人大多数是潮人,为了增进当地华人的团结,这些地方的潮人与当地所有华人共同办起华文学校。
     早期越南潮人创办的中小学校,都用华语进行教学,重视教好中国语文、中国历史和中国地理课程,使学生增进对中华民族的认知和对中华文化的认同。
     20世纪50年代后期至80年代,越南潮人在相当困难的情况下,想方设法,使居住地的华文教育得以坚持下来。1955年12月,南越吴庭艳集团颁布“越南化”法令以后,越南南方的华文教育受到无理的限制。对中华文化具有浓厚思想感情的越南南方潮人,根据当时的政治环境,采取应变的办法,在华文学校采用“双语制”或“多语制”进行教学。“双语制”就是用华语和越南语进行教学,一般是中国语文、中国历史和地理采用华文教材,用华语进行教学。“多语制”是用华语、越南语、法语(或英语)进行教学。这种应变办法,用华语进行教学的课时比以前减少,但这是在当时恶劣的政治背景下,为了坚持华文教育而采取的应变措施,反映了越南南方潮人在居住地坚持华文教育的良苦用心。在越南国家统一后十多年的时间里,越南北方和南方的华文教育也受到诸多的限制,越南潮人和其他各帮华人,为了保持华文教育不致全部中断,曾经进行艰苦的争取和挽救工作。
     越南实行革新开放和中越两国关系正常化以后,广大越南潮人在新的形势下,积极恢复和发展华文教育。许多地方的潮人社团和热心人士,千方百计把当地的华文学校复办起来。薄寮市新华民立学校、朱洋市培青民立学校、坚江省周城县叻港华人区华文学校和金瓯市华文学校等,都是由当地潮人复办并取得良好办学成绩的华文学校。蓄臻省朱洋市的居民90%是潮人,素有“小潮州”之称,该市潮人社团珠光会于1991年复办培青民立学校,由于当地潮籍乡亲的热情支持,使这所华文学校越办越好,全校学生达1000多名。很值得指出的是,越南各地潮人在新的形势下,积极举办华文培训中心和华文夜校,采取多种形式发展华文教育,成效显著。如胡志明市新平郡的潮籍热心人士,创办新平郡劳动子弟华文中心,招收大批华人劳动子弟,学习华文和各种专业知识。蓄臻、迪石、薄寮、芹苴、朱洋等市的潮人社团和热心人士,不仅创办华文培训中心,还举办华文夜校,在业余时间用华语对青少年进行教学。这些办学形式,对越南潮人在居住地坚持和发展华文教育,传播中华文化,具有很强的生命力。
     二、积极创办华文报纸
     越南华人创办华文报纸,曾达到40多家,其中潮人创办的华文报纸占四分之一以上。潮籍知名人士方君健(祖籍普宁)、郑武职(祖籍揭阳)、吴敬业(祖籍饶平,曾化名吴琳曼、陈光等)、张易生(祖籍潮州,即张翼,又称张奕德)等,在越南报界中声望颇高。20世纪30年代,方君健就热心在西贡参与华文报纸《越南日报》的创办工作,担任该报董事,积极为该报招股集资,并亲自撰写稿件。与此同时,郑武职在河内办文化公司,同时担任河内《中华日报》、《时代报》、《南亚日报》的经理或社长。1938年6月,吴敬业与张易生等在西贡创办《全民日报》,由吴敬业担任总编辑,张易生任该报副刊主编兼与吴敬业等轮流撰写社论。《全民日报》每天发行5000份,发行网遍及越南城乡以至印支全境,是当时印支全境发行量最多的华文报纸。1940年初,法国殖民当局屈服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势力,下令封闭《全民日报》。接着,吴敬业等设法以隐晦的方法出版《华商日报》和《中山晚报》,但这两种华文报纸仅出版了3个月,也遭到无理封闭。张易生于抗日战争胜利后,在西贡参与复办《越南报》(20世纪30年代称《越南日报》),其后又在西贡参与创办《新华日报》。1947年,张易生进入越南南方解放区以后,又主办《莽原》等华文报纸。
     越南潮人所创办或参与创办的华文报纸,都积极宣传爱国进步思想。如方君健参与创办的《越南日报》,吴敬业、张易生等创办的《全民日报》,都是宣传抗日和动员广大海外侨胞支持祖国军民抗击日本侵略的重要宣传阵地。张易生参与复办的《越南报》等,积极宣传动员越南潮人支持中国人民解放战争。这些越南潮人创办或参与创办的华文报纸,大多数办有副刊,登载许多中国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等作品,在宣传进步思想的同时,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很受越南潮人的欢迎。
     三、热心办好潮剧和潮乐团体
     喜爱潮剧潮乐,热心办好潮剧潮乐团体,这是越南潮人热爱乡帮文化的突出表现之一。他们身居海外,向来把在居住地传播和发展潮剧潮乐艺术,看作是维系与故乡血脉相连的精神纽带,同时作为他们增强同乡凝聚力,以及丰富文化生活的重要方式。
     20世纪中叶,越南西堤(即西贡和堤岸)已有东方、以云、新艺、阳明轩、玉雪等业余潮乐社,并有潮群、师竹轩、潮州、同德等潮州大锣鼓班。许多爱好潮剧潮乐的潮人,分别参加这些业余潮乐社或大锣鼓班,积极排练潮剧潮乐节目,参加各项演出活动。1976年,上述5个业余潮乐社合并组成胡志明市统一潮剧团。胡志明市的潮人社团和热心人士,一向对统一潮剧团给予大力的支持。如胡志明市潮州义安会馆第三届理事会在三年任期(1998—2001年)之内,就拨款逾2亿越南币,赞助统一潮剧团添购道具、戏服、布景、灯光和音响设备。胡志明市的潮人社团和潮籍热心人士,还共同组建统一潮剧团顾问会,采取赞助剧团经费、协助剧团栽培新秀、帮助剧团提高演出水平等措施,使统一潮剧团的演出活动正常开展,越办越好,成为当地潮籍乡亲最喜爱的乡帮艺术团体。每年农历正月十四晚,胡志明市统一潮剧团都参加在胡志明市潮州义安会馆广场举行的胡志明市潮籍乡亲庆祝元宵文化盛会,一连领衔演出十多个晚上,演出古装或现代潮剧,至农历正月底才结束演出。统一潮剧还时常应越南南方各省、市潮人社团的邀请,前往公演潮剧节目。20多年来,统一潮剧团人才辈出,演艺不断提高。该剧团女小生林宝珊,扮演潮剧《梁山伯与祝英台》中的梁山伯,声色艺俱佳,博得观众的热烈赞扬。1997年,越南国家授予林宝珊“优秀艺人”的光荣称号。另一位女小生黄丽玉扮演现代潮剧《住客》中余五一角,演得唯妙唯肖,博得全场观众喝采。因此,她荣获胡志明市文化新闻厅等单位颁发的“优秀演员奖”。
     除胡志明市统一潮剧团外,越南南部蓄臻省朱洋市珠光业余潮剧团和芹苴省芹苴市天和业余潮剧团等,在越南也颇为著名。朱洋市珠光业余潮剧团是20世纪80年代由朱洋市潮人社团珠光会创办的,在该市潮籍同乡的大力支持下,这一业余潮剧团经费和设备充足,吸收了一批有较高潮剧艺术素养的演员,演出的潮剧节目受到当地乡亲们的好评,时常应邀到越南南方一些省、市演出,还曾到胡志明市鸣凤戏院公演多出潮剧。虽说该剧团是业余艺术团体,但其演出水平一度不亚于胡志明市统一潮剧团,故越南南方潮人中有“西堤统一,朱洋统二”的称谓。芹苴市天和业余潮剧团,是芹苴市潮人社团天和互助社于1969年创建的,在越南南方解放前后,该剧团曾在芹苴市和渭清县等地演出数十场,使这些地方潮语弦歌不息,许多潮籍乡亲因此获得乡帮文化的享受,其乐无穷。
     越南不少地方的潮籍热心人士,还积极建立和办好潮乐团体,经常进行潮乐演奏活动。胡志明市潮群古乐业团,自它的前身潮群职业联合会成立算起,已有50多年的历史。该古乐业团的团员已发展至500多人,其宗旨是发扬中华民族古乐精华,尤以潮乐为主,同时发扬互助互济精神,服务社会慈善福利事业。50多年来,这一古乐业团积极组织社员演奏潮乐,多次参加胡志明市潮人庆祝元宵文化盛会的演出活动。胡志明市东方古乐瑞狮团成立于1953年,原称东方古乐研究社,是由一批爱好潮乐的潮籍实业家和热心人士共同建立的,旨在开展潮乐研究,汇集潮乐精华,弘扬乡帮文化艺术,并为社会服务。该古乐瑞狮团也多次参加胡志明市潮人庆祝元宵文化盛会,还到各地参加慈善表演,使潮乐之声响沏当地城乡。越南南方薄寮市喜爱潮乐的潮人,于1986年建立侨光古乐社,社员经常聚集一起演奏潮乐,同叙乡情乡谊。该古乐社每年参加越南南方联省的民族文艺演出,每次登场,均博得许多潮籍同乡和其他各族民众的赞扬。在越南,不仅一些大、中城市的潮人建立潮乐团体,一些潮人聚居人数较多的镇、坊,也建立潮乐团体。如芹苴市丐冷镇的潮人,在20世纪40年代建立丐冷镇潮州音乐社。迪石市迪吹镇的潮人,于20世纪70年代建立迪吹镇华声乐社。这些镇、坊的潮乐社团,聚集当地喜爱潮乐的同乡,自娱自乐,对乡帮文化艺术在当地的传播起着重要的作用。
     四、喜欢欣赏和创作中国国画
     长期以来,许多越南潮人在执业之余,喜欢欣赏和收藏中国国画,以此作为他们情系中华和丰富精神生活的一种方式。若当地举办中国国画展览,许多潮人即热烈前往参观。尤其难得的是,有的越南潮人在居住地对中国国画艺术十分执著,创作出许多中国国画作品。胡志明市潮籍知名人士张汉明,就是当今越南有代表性的岭南派中国国画家。张汉明自幼酷爱绘画,拜当地岭南派中国国画家梁少航为师。20世纪70年代初,他的书画才能初露,作品开始参展。1971年,他的中国国画作品在马来西亚参加义展,博得人们的赞扬。接着,他又多次在当地举办中国国画个展或义展。越南南方解放以后,张汉明与同行所举办的中国国画集体展,以及他自己在国内外举办的中国国画个展或义展,达40多次。他的作品,既保持岭南派中国国画传统特色,又有所创新,从构思、布局、运笔以至落色,总是匠心独运,故其笔下的花鸟虫鱼和人物,都传神入化,栩栩如生,给人以情景交融的艺术美感。张汉明的不少中国国画作品,得到东南亚、欧美、澳洲等地美术爱好者的颇高评价并珍藏。越南著名的电影导演和评论家桂林认为:“张画家的作品,笔法精髓集中在他的才华双手,已带给万物无限活力,如:菊竹、草虫、松鹤、山水等等,每一笔都蕴含风起云涌。这种生动突显出他专业的手法已达到了上乘的水平(3)。”越南潮人身居海外,他们喜欢欣赏中国国画,一些潮籍画家的中国国画作品达到相当高的水平,这说明他们的中华文化情缘是很浓厚的。
     五、乡音不改乡俗不变
     语言是人们交流思想和增进感情的重要工具,也是民系文化的重要内容。用潮州话叙谈,很自然会增进潮人之间的乡情乡谊。早期移居越南的潮人,见到乡亲,都讲潮州话。在越南堤岸、西贡、蓄臻、迪石、芹苴、薄寮、金瓯、朱笃、茶荣、巴地头顿、会安等潮人聚居人数较多的地方,潮州话十分流行,到处呈现“相逢多梓里,谈笑用乡言”的景象。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南潮人融入当地社会,有的潮人与当地其他各帮华人或其他民族通婚,由于交际和生活的需要,许多潮人学会讲越南话,尤其喜欢讲广州话。但直到现在,许多越南潮人仍乡音不改,尤其是中年以上的潮人,在同乡聚会之时,仍用潮州话尽情畅谈,乡情十分浓厚。他们在家里,常与家人讲潮州话,以此影响新的一代。素有“小潮州”之称的蓄臻省朱洋市,当地潮人从昔年到现在都讲潮州话,而且在他们的影响下,该市的京族、柬族人也学会讲潮州话。人们进入朱洋市,与进入潮汕地区一样,潮州话通行无阻,到处洋溢着浓郁的同乡情谊。越南南方一些潮人聚居的镇、坊,也一直通行潮州话。
     潮汕民俗丰富多采,是潮汕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数众多的潮人移居越南,把潮汕的民俗也带到越南,至今仍然保存下来。他们至今乡俗不改的突出表现:一是保留潮汕传统节日。潮汕民众历来的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中元、中秋、重阳、冬至共8个传统节日,越南潮人照样保留,尤其是春节、元宵、中元3节,越南潮人特别重视。每年春节,越南各城乡的潮人都喜气洋洋,互相拜年,许多人家的厅堂摆上“大吉”和橄榄迎客,在家里给老幼送“压岁钱”,与潮汕地区的风俗一样。每年元宵节,越南各地潮人都举行文化盛会和神功戏演出。如胡志明市潮人每年春节之后,就忙着筹备庆元宵的活动。农历正月十五日清晨,胡志明市潮州义安会馆广场就挤满该市潮籍同乡,男女老幼兴高采烈地到广场欣赏各潮乐团体表演节目,热闹非常。从正月十四晚至正月底,胡志明市潮州义安会馆广场都演出庆元宵神功戏,胡志明市统一潮剧团等参加演出,该市的潮籍同乡热烈前往欣赏潮剧节目,兴意甚浓。越南南方蓄臻、坚江、薄寮、芹苴、金瓯、朱笃、茶荣等省的潮籍同乡,也饶有兴趣地赶到胡志明市参加庆元宵活动,有的寄宿于亲友的家里,直至庆元宵神功戏演出结束后才返回。每年中元节,胡志明市和越南南方各省潮人聚居人数较多的地方,当地的潮人社团和慈善机构,都仿照祖籍地的乡俗,举行盂兰胜会,搭孤棚或祭坛,陈列纸钱、祭品等,请和尚念经,施孤普渡。祭拜之后,还把物品施济当地贫民。二是仿照潮汕乡俗崇拜诸神。潮汕各地传统的诸神崇拜,越南潮人几乎都仿照进行。其中关帝(即关公)、妈祖和福德之神,越南潮人对其崇拜尤盛。胡志明市潮州义安会馆等潮人同乡社团,设在关帝庙之中。薄寮潮州会馆等潮人社团,设在福德庙(祠)之中。而朱洋、金瓯等地的潮人社团,则以天后(即妈祖)宫(庙)命名。许多越南潮人崇拜关公,认为这是弘扬关公的“仁义”之心。他们崇拜关公的目的,是祈求关公的神灵给他们带来好运,能够消灾纳福。不少越南潮人还把关帝庙称为“借富庙”,每年元宵节到关帝庙“借富”,祈求能发财致富。这些,反映了越南潮人在居住地盼望安康和发展的心态。越南不少地方的潮人仿照故土风俗,到处建有福德庙(祠),热心崇拜土地之神。在越南的许多滨海地方,当地潮人都崇拜妈祖这一海上保护神,每年农历三月廿三日,热烈庆祝妈祖圣诞,向妈祖祈求出海顺风得利,合家平安。越南有些地方的潮人,还崇拜玄天上帝、九天娘娘等。上述诸神崇拜,虽属迷信,但这反映了越南潮人的诸神信仰与原来潮汕地区的民众一样,表现了他们乡俗不改的情状。三是保持潮汕民众生活习俗。这表现在衣、食、住、行各方面。时至今日,许多越南潮人在夏天还喜欢穿香云纱衫,用潮州水布,穿潮州木屐。潮州鱼露、冬菜等调味食品,在越南潮人聚居的地方一直很有市场,不少潮人三餐非用潮州鱼露、冬菜调味不可。越南许多潮籍实业家在事业有成之后,仍保留早餐吃潮州粥,送潮州咸菜、菜脯、贡菜的习惯。在越南潮人聚会、喜宴的场所,或在他们会客的厅堂,经常可以看到潮籍同乡在品尝潮州工夫茶,谈笑风生,充满乐趣。越南潮人这些乡帮生活习惯都倾注了他们不忘故土和热爱乡帮文化的深厚情怀。
     越南潮人在居住地积极传承、弘扬中华和乡帮文化,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作用。其一,增强他们的凝聚力,激发他们奋发有为的精神。他们以中华和乡帮文化为纽带,增强团结,共谋发展,互助互济,更好融入当地社会,积极为居住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出力量,与此同时,为故国故乡作出各种奉献。其二,丰富他们的精神生活,抒发他们热爱故国故乡的思想感情。他们在居住地辛勤劳作和艰苦创业的同时,通过传播和弘扬中华与乡帮文化,增进同乡的情谊,增添生活的乐趣,倾注了他们拳拳赤子的情怀。其三,使居住国的文化丰富多采,促进了越南国家文化的发展。越南潮人通过各种形式,从各个方面,使中华和乡帮文化之花在居住地有较为广阔的传播空间,使居住国的文化能够多元发展,各族文化通过互相学习、互相交融,呈现互相促进和共同发展的良好局面。由此可见,越南潮人在居住地积极传承、弘扬中华和乡帮文化,其积极意义是不可低估的。
     注释:
     (1)参见1995年12月越南南侨中学校友会《忆南侨》编委会编印的《忆南侨———越南南侨中学创办五十四周年纪念文集》一书中阿凯撰写的《风雨当年话南侨》一文,以及2001年10月越南南侨中学校友会编印的《南侨通讯》中阿凯撰写的《纪念南侨中学诞生六十周年》一文。   
     (2)蓄臻即朔庄,越南潮人习惯称之为蓄臻。   
     (3)见2001年越南胡志明市潮州义安会馆编印的《越南胡志明市潮州义安会馆(关帝庙)特刊》。

作者: 
杨群熙
来源: 
第五届潮学国际研讨会论文集
浏览次数: 
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