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古代文明——激活揭阳清代书画艺术

    自唐、宋以来,读书人如果有意加入仕宦道路,惟一的途径就是参加科举考试。想考试中选,一个很重要的条件,首先应该把馆阁体的毛笔字写好。特别是到了清朝,考官更是注重“字取黑大光圆,词则冠冕,文实广泛,偏重书法,忽略文字”。(1)文章纵然作得好,如果字写不出馆阁体的工整来,对不起,试卷即被丢到废纸篓中去。   
     揭阳清代的书画家,多数是为参加科举而从小临习馆阁体,在奠定了基础并取得踏入仕途的资格后,视书画为余事,偶尔泼墨寄情,都是业余书画家。   
     一、不学香光体的清初帖学书家   
     书学理论家、书法名家康有为谈及清代的书法,有一段概括性的理论,他说清代书法凡四变:康熙、雍正二朝专仿董其昌;乾隆时竞讲赵体;嘉庆、道光二朝则崇尚欧阳洵;咸丰、同治之际,北碑萌芽,至清末民初则碑学益盛。(2)按照康有为的观点,即清代的书法从清初帖学发展而为碑学,书风由束缚而得到解放,书体由柔媚而雄强。以秦篆、汉隶、北碑为主体的清代碑学,在清中叶以后渐开风气,这是全国书坛的大势。那么,揭阳书家是走帖派还是碑派的路呢? 清初,指顺治、康熙、雍正这段时间。   
     明末帖学书家董其昌的书法集宋元诸家之长,萧散古淡,空灵剔透,有一种典雅高贵的气质。康熙是一位对汉学很有兴趣的皇帝。在书法上,他对董其昌尤为推崇。不仅大力搜罗董的作品,还心摹手追。有皇帝的青睐和大力倡导,自然影响巨大,几乎全国靡然从风。馆阁大臣、翰林学士都崇尚董体,连科举考试也以董书为标准。董氏号香光居士,其书体,世称“香光体”。既然上有所好,香光体顺理成章地成为清初新的“馆阁体”。   
     揭阳书家是否受到这种风气的影响?我们择一些有书迹的书家来作大写意的评说。   
     郑匡夏字彤右,地美都人。顺治十一年举人,无心仕途,归筑卧游洞于家乡邹堂山,潜心学问。“文学韩柳,诗宗钟谭,各极其致,著书《元白草》。(3)工书,今地都卧游洞口有他题刻的“卧游洞”三字,隶书而带楷意,笔法圆润有肉,生气勃发。   
     佘斗南,榕城人。活动于清初。能书画,以行书擅长,出入米元章。   
     江南春号竹溪,云路人。康熙秀才,赴乡试时半途生病返家,未几弃世。少而能字,擅书榜,今云路存其所书匾“凤鸣里”、“兴云市”、“北极生辉”等,师法颜真卿《大唐中兴颂》,书体宽舒庄重。   郑科伟字睿夫,地美都人。庠生。以武功名世,死于清初郝尚久之乱,乡人私谥为“敦烈先生”。擅楷书,书法颜真卿,今地都有其书“止观岩”三字楷书,圆润稳重。他的三个儿子受到影响,都能书,时称“三郑”。   
     林景拔字彦楚,号荆岩,原籍普宁,后居棉湖。康熙五十一年进士,擢翰林院庶吉士。有《荆崖诗文集》。书法颜真卿。今榕城双忠庙有他康熙五十二年书撰《重建双忠庙并筑二圣书院碑记》,稳雅脱俗,以颜为骨。   
     谢学圣字复守,号乃愿,桃山都人。康熙五十九中举人第一名(解元),任交城知县。任间革陋规、宽刑政,士多颂之。任满偕继室孙氏隐居交城县灵川村,辟“耕读轩”,觞咏自娱,著有《耕读集》。工书法,也以颜体为骨。   
     陈元德,惠来人。雍正二年进士,任巴县知县。曾参加纂修《普宁县志》。有诗名。书学“二王”。今惠来马嘶岩有他在乾隆十年书撰诗碑,行书,字体遒媚,点曳也工。   
     李国选字东曹,号耐人,署所居为何恃堂,梅岗都尖山人。廪生。著有《何恃堂集》二册。《集》为绳头小楷,笔划秀雅,字体偏长,学唐人写经而气韵稍逊。   
     以上数家,郑匡夏学汉隶,佘斗南学米元章,陈元德师二王,李国选学唐人写经,其余江南春、郑科伟、林景拔、谢学圣四家都出入唐人颜真卿。当初他们为了科举而学馆阁体,注重字形方整,黑光乌亮,追求“黑、大、方、光”,多少都染上馆阁体的习气。但没有学康熙皇帝所喜欢的“香光体”。   地都邹堂“三郑”,即郑逊、郑溶、郑其崇,可称“兄弟书家”。    
     “三郑”之父即清初书家郑科伟,大概是家庭氛围,三个儿子都擅长书法。长子逊,字鲁城,康熙十七年岁贡,授保昌县训导。已故书家郑家凯评他的书法,说“清润劲逸”。次子溶,字崇瑶,康熙十一年拔贡,任万州训导。晚年迁任曲阳县丞,以年老归退。郑家凯论其书法,“玲珑飞动,不可按抑,而纯雅之色,如精美金玉,毫无怒张蹈厉之态”。(4)三子其崇,号怀斋,康熙四十年举人,官内阁中书舍人。幼年丧父,由其兄抚养教育成长。旧志说他“能诗工书,誉隆京华,人得片笺,其手迹,如珍拱璧”。(5)我们没有见到“三郑”流传下来的书迹,只能依靠这些评论,获知“三郑”的书法成就。郑其崇在外地任职,书名能够“誉隆京华”,这是令人激动的纪录。他是清代揭阳人第一个在外地出名的书法家,非常难得。   
     书法并非是文人的专利,清初揭阳有一位武将也能书,其子则承家学,“父子书家”,值得一谈。   
     陈元才字汉光,号健亭。霖田都人。康熙五十三年武举人,后封文林郎。生性喜任侠,路见不平事,即拔刀相助。喜施赠,乡人有困难,常解囊相助。设摊煮粥赈济灾民,路收遗骸筑“万人冢”,建鸿溪书院以培养学子,建桥、筑路,善举多多。虽然他是武举,对诗、对史、对书法都很喜欢。乾隆《揭阳县志》说他“性嗜书,得颜平原笔意;晚耽史传,乐以忘老。”(6)子陈子承字铁山,号仰齐,乾隆二十五年举人,历任知县、知州、通判,卒于衡州通判任上。能诗擅书,尤工大字。   
     很奇怪,尽管皇帝倡导香光体,揭阳这些书家却没有去刻意摹仿,也许是“山高皇帝远”吧,揭阳书坛没有与京城“遥相呼应”。但是,也未能摆脱“馆阁体”的笼罩。   
     二、寂寥的清初画坛   评说清初的揭阳坛画,我们感到很尴尬。原因是,留存下来的作品委实太少了。   
     我们仅见到佘斗南的一帧墨蟹。   
     佘斗南,前面已谈及他以行书名世,偶尔挥毫作画。佘惠文藏其《墨蟹》折扇一件,虽逸笔草草,也见功力,右下角是墨蟹二只,上题七绝一首,为文人戏笔之作,属书房畦轸。   
     武进士孙奋扬,号郁文,渔湖京冈人。雍正五年(1727)武进士,选授福建长福营守备,转授台湾,擢贵州永安营都司。以功升四川顺庆营游击。有政声。旧县志说他“能诗,善画,时行吟染翰”。(7)著有《墨积斋诗稿》。   
     在这里,还要提一下李仕学,因为他是古代揭阳极少见的书画理论家。   
     李仕学字亨敏,号逊斋,揭阳人。康熙贡生,历任新会、顺德教谕。著有《初学艺引》二十三卷,《四库全书总目》说“是编本为初学游艺而作,首冠以格言一卷,其余分为六引,曰文引;曰诗引;曰书引;曰画引;曰琴引;曰棋引。”(8)其中《书引》和《画引》分别论及书法、画法、书学、画学。   
     三、多学唐人的清中期书坛   
     清代中叶,指乾隆元年至鸦片战争爆发即道光二十年。历乾隆六十年、嘉庆二十五年和道光二十年,约一百年。   
     乾隆中期,国力日益充实,三藩平定,台湾收复,西北归顺,中国大一统的局面已经形成。乾隆皇帝刻帖立碑,俨然书坛领袖,不过他的嗜好与康熙不同。乾隆嫌“香光体”书风纤弱,不能体现泱泱大国之风,不能体现祖国大一统的气象。于是改而大力推崇赵雪松,以丰圆秀润为美,以奇伟洒落为雄。乾隆喜欢“御游”,更好舞文弄墨,每到一处,几乎都留下了“御笔”,刻石立碑。同样是上行下效,“楚王好细腰”,世人视肥胖为病,“赵雪松”成为新的偶像,全国书坛风气为之一变。   
     (一)学颜的士宦书家。   
     清代中叶揭阳较有名的书家,如郑大进、杨子琅、陈子承、林标、林国栋、林缙、苏才和黄壮略兄弟等等,都是经过科举考试,又获得一官半职。他们都是学颜的仕宦,基本代表了当日揭阳书坛的情况。   
     郑大进字誉捷,号谦基,梅岗都山尾村人。乾隆元年进士,历官至直隶总督。任职三十多年,革弊兴利,振兴教育,特别在治理河道上多有建树,史称能吏。著有《爱日堂诗文稿》等。擅书,师法颜真卿,尤擅楷体,所作筋力丰满。揭东县玉窖村现存他在乾隆三十二年书撰《梅岗书院记》石刻,庄重朴实。北京博物馆藏他“恭录御制诗”折扇,也楷书,一丝不苟,端庄圆润。以上二件都根植于颜书,嫌其缺少个性。又有“梅岗书院”和“彀诒堂”两匾,也都出入颜体,以个性而论,匾胜于折扇和《梅岗书院记》一筹。   
     林标,字子英,惠来人。乾隆间举人,无锡知事。能诗工书。有诗题刻于惠来榕石寺,碑今佚。《百木园随笔》说他“昔年得惠来林大令子英《榕石寺诗》拓本,书体圆劲俊骨,师颜而稍变,五十年代失于水”。(9)   
     林国栋,字樗岩,桃山都人。乾隆间由桃山迁居揭阳县城,建私塾课徒为业。因多次斥资建韩文公祠,嘉庆三年受到知县表彰。光绪《揭阳县续志》说他“好学、工书”。(10)   
     杨子琅,揭阳人。乾隆间监生。一生多斥资在家乡修祠、筑路、建庙。旧县志说他“善书法,声誉著闻,垂老手不释卷”。(11)书家孙振声说曾于“揭阳坊间见到杨子琅楷书条幅,虽残破,而墨光黑彩,仍有精神,盘骨圆润,得力于颜鲁公”。(12)   
     林缙字德业,磐东人。乾隆五十九年举人,历任浙江龙泉德仙、居清等县知县,具政声。嘉庆十三年任同考试官。乡人说他“工诗文,善书法……生前作品殊多,惜多毁弃,现存遗墨无几,仅有‘聪明正直’和‘瞻云就月’匾额挂于村庙”。(13)所书也属颜体风格。    
     苏才,字菲谷,普宁人。嘉庆九年举人,授东莞县教谕。道光十年任普宁三都书院山长。著有《怀德堂稿》《喷饭集》等。书宗颜真卿,现存“普宁县三都书院序”石碑,楷书,纯颜一路书风。   戎世芳字漱亭,号馥斋,惠来靖海人。咸丰六年举人,明年成恩贡元,铨选为儒学正堂。一生以在家乡设帐受徒为业。著有《馥斋集》。书法王右军,得秀媚韵味。   
     以上数人,都是帖学书家,除戎世芳以外,其他诸公都出入颜真卿,多数得圆润雍容之笔,未能冲破颜家樊篱。他们是文人仕宦,视书法为余事,下笔拘谨,受到馆阁体的影响,个性逐渐泯灭。下面再谈二位学苏东坡而稍带个性的书家。   
     (二)袁少庚及其他书家。   
     袁炼字雄业,又字少庚,号鹤邻居士,渔湖都长美乡人。乾隆十年进士,历任惠州教授,福建闱试官,兼摄陆丰教谕。乾隆十九年俸满致仕归家。旧《县志》说他:“雅好东坡诗,兼爱其书法,暇则拈韵临池,辄效其体,颇具眉山门户……善绘事,间泼墨自娱,得之者如珍拱璧。”(14)也就是说,特别崇拜宋人苏轼,书法和诗词都学苏。传世有行书诗轴,字体肉丰骨劲,绵里藏针,无一懈笔,字阵节奏感也甚强,得力于苏氏《黄州寒食诗》帖而略有已意,虽未能臻于大成,已有别于当日学颜而囿于樊篱者。也能画,同年进士林世忠在袁氏六十大寿时贺诗说“尔来雅得丹青妙,尺幅门前桃李荣”。     袁氏的书法,深受时人的喜爱,也影响堂弟袁标青。   
     袁标青字册业,号光史,渔湖人,后居榕城,任县衙幕府。他对堂兄亦师亦兄,推崇备至,尤喜爱他的书法。仿堂兄书体,几可乱真,人莫能辨。这种学书方法当然不可取,但可反证袁的书作在当日受欢迎之一二。(15)   
     有兄弟武进士,也能书,属书坛韵事。   
     兄黄壮猷,字可秀,号定园。弟黄壮略,字学三,地美都埔尾村人。同中乾隆十五年武举人。兄于乾隆十七年中武进士,官至五品侍卫司正堂。弟也于乾隆二十五年中武进士,弟官至贵州安笼右营都司,后赴四川征剿叛乱有功,部议叙提升,未几卒于军营中,时在乾隆三十八年十二月,加封为四品昭武大夫。《地都区志》说兄“能诗尚武,工书法,擅丹青,文武双全”。弟“工书法,字苍劲雄浑”。(16)可惜武进士兄弟的书迹我们都没有见到。   
     钦州冯敏昌、顺德黎二樵、嘉应宋芷湾、南海吴荣光等等在清代中叶都是广东帖学名家,揭阳书家与之相比,多取法唐人,途径较狭,堂庑不广,未能与之相媲美,应逊一筹。加之人数不多,流传书迹也少。   
     四、不容乐观的清中期画坛   
     乾隆到嘉庆这数十年间,揭阳画家为数不多。《岭南画徵略》《广东画人录》对这一时期的揭阳画坛,都只字未提。   
     黄壮猷,在上一节《书法》已谈及,论者说他“工书法,擅丹青”,(17)但国画没有作品传世。   
     孙子俊字伟人,渔湖京冈人。道光十五年副榜,榜发时因病去世,邑举人郭光为办其丧。以诗名世,有《四百八十二峰游草》和《吟香馆诗钞》,诗为潮州太守黄安涛所重。善画,作品毁于“十年文革”期间。1988年,我到其家乡京冈走访,据其族孙回忆,孙子俊的作品以花卉、山水为主,多为小品。每件多题已作诗,着墨不多,但很有情趣。   
     武将庄起凤字明辉,号铁峰老人,普宁果陇村人。曾赴府试落第,转而习武,道光十二年中武举榜首,十五年为武进士。历任碣石都司、碣石左营守备、广海游击、香山中营都司、澄海参将等职。解甲归田后潜心研习书画诗文。画作深入宋、元名家堂奥。尤喜画马,也最擅长画马,所作马栩栩如生,常作《八骏图》《百马图》。墨运柔和,笔法潇洒,远景山水树木也各有神韵。是写实派的画马专家。   
     五、名家辈出的晚清书坛   
     历史学家把道光二十年鸦片战争视为中国近代史的帷幕。本文遵照这一划分来叙述,仅仅是为了叙述方便。一些活动于清末民初的书家也间有涉及。   
     揭阳书坛和中国书坛一样,有一种奇特的文化传统,那就是很多仕宦,都能写一手毛笔字或涂抹几笔花草虫鱼。推其原因,是因他们都要参加科举考试,而考试是否中举,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毛笔字是否写得好。因此,毛笔字成为每一个读书人的必修课。其次是任职之余,同僚之间免不了要互相唱和,应酬挥毫。再者是一旦官场失意或解甲归田,往往要以书画自娱自娱。因为有这种种缘故,大多数书画家都是仕宦。当然,并不是说,能写一手工整的馆阁体就是书家,毕竟书画艺术需要有艺术天赋和学养,需要有个性。   
     (一)丁日昌及其他。   
     鸦片战争之后,揭阳书坛涌现一些较有成就的书家,如郑家兰、戎世芳、郑元灏、丁达夫日昌兄弟、林伯虔、曾习经等等,他们都是参加过科举的士子,但没有受到馆阁体的束缚。或因为官职大,或因为艺术水平高,其中一些人对揭阳书坛有较大的影响。因为大环境,这些书家所走的艺术道路已不是单纯的帖学或碑学,而是两者相兼,力求走出自己的路来。   
     学界对于家学渊源一贯很重视,良好的家庭氛围对人的成长有重要的意义。当我们谈及丁达夫、丁日昌兄弟的书法时,可以较为明显地看到家学对于下一代的影响。所以,在谈丁氏兄弟时,也顺便谈及其后代。   
     丁达夫字庆春,丰顺人。诸生。对丁日昌是又兄又师。曾任广西梧州府幕僚。精六艺,擅书法,初临汉碑,后师颜真卿、米芾,书体结构严谨大度。丁家光藏他的行书册页16件,为晚年所作,运笔正侧互用,藏露结合,随意而潇洒。   
     丁日昌字雨生。除少年及在外任职,常居于揭阳榕城。以贡生起家,官至福建巡抚。著有《百兰山馆古今体诗》。架藏六万多卷,有《持静斋书目》。他的书法,早年师欧阳洵、王献之,后学颜真卿,渗以北碑、藏巧于拙,浓厚似绵里藏针。《岭南书法史》说:“丁氏工书,所存多为手札皆自然高雅。”(18)《新加坡揭阳会馆银禧特刊》有他30岁左右致揭阳陈升三信札,盘骨紧密,秀媚动人,得力于王献之《十三行》。揭阳黄克敏藏丁氏行书四条幅,录苏东坡诗,运笔圆润,绵里藏针,血脉贯通,当为其得意之作。   
     丁日昌官职大,幕僚多,学生也多,诗、书在潮汕,特别是在揭阳有很大的影响,如许希逸、谢巢云、周子元、孙鹤年、谢应龙、林达泉、林友松、黄翔龙及其子孙等等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其艺术光彩的辐射。   
     丁惠衡字俊卿,日昌长子,江西补用知府。书受乃翁影响,又得力于颜真卿。行书笔法遒劲流丽,不拘不束。   
     丁乃潜字旭卿,号纳庵。日昌次子。光绪十九年副榜,浙江候补道员。晚年居榕城,潜心诗书医理。著有《匏存室集》。以家学而能书,初学苏东坡、董其昌,晚年参以刘石庵、翁松禅,融会变通,自成一格,书法成就为丁氏族中翘楚。其友吴泽庵有诗纪之:“纳庵先生书法其得意处,当为岭东近今第一人。知者尚少,写此诗所以坚讷庵之自信,促嗜书者之共赏,非阿所好也。松禅已死啬庵老,海内书家竟炫奇。独守师承兼变化,讷公绝艺几人知。”(19)晚年所书,书法纯练,结体紧而字形长,运笔纯而锋铎藏,高雅绝俗。   
     丁叔雅名惠康,日昌第三子。幼随侍父亲左右,深受熏陶。乃父去世后,闭门力学,发所藏书读之。对经史百家、训诂词章、金石考古、目录版本学都有涉猎。后赴长沙谭嗣同所办南学会,参加戊戍维新变法。又曾受派往日本考察。但才不能施,郁郁而逝。与谭嗣同、陈三立、吴彦复并称“清末四公子”。诗学李义山、龚自珍,绝无一毫尘俗气,有《丁叔雅诗集》。书法初致力于唐楷,进而法钟繇,笔画浑厚,结体严谨,精紧遒劲,洗去俗气。   
     丁韵初名鸿胪,惠馨次子。擅诗,著有《问樵诗草》,名诗人陈衍盛称,说“三世诗家世所无”。(20)书法受其父影响颇大,从唐人写经入手,参以已意。   
     丁氏第四代书名较著者有丁逸史(1890~1975)丁天骏兄弟。逸史书学颜真卿、黎二樵,中年喜翁方纲、刘石庵、何子贞,博采众长以求一格,年逾古稀尚能伏案书绳头小楷。弟天骏书学欧阳率更,章法疏朗,平正安稳。逸史在揭阳门生颇多,影响不少。丁氏数代能诗书,在潮汕书坛也属韵事。   (二)多才多艺的林伯虔。   
     丁日昌以特殊地位提高了他的书法对世人的影响,比他稍后的林伯虔则纯属凭其书法艺术魅力赢得了声誉。毫不讳言,林伯虔是近代揭阳书坛的一面耀眼的旗帜。与同时期广东名家相比,毫不逊色。   林伯虔字钦甫,榕城人。光绪十七年举人。基本以执教为生,先后在潮阳、揭阳等地教书。曾任揭阳劝学所总董。诗书画印均能,画以墨竹、贞石为擅长,得文与可神韵,超脱不凡,以书名大盛,画名为书名所掩。收法四体均能,以行草见长。根植于钟、颜,蹀踱于欧、米,能深入魏碑、籀篆堂奥,又师承清代名书家刘墉笔意,下笔丰厚,深藏骨气,淳朴高古。行书貌似平淡无奇,实则如佳酿入口,甚可品味。功力甚深,势雄意健。隶书得力于《乙瑛碑》,笔到意到,开张合度。也擅篆刻,有《林虞笙印谱》,周子元作《林子虞笙以所刊印谱索序诺而未果今夏客葵阳寓中无事辄成长句寄题》赞之,有“刀锋欲作凤鸾舞,笔迹隐挟蛟螭腥。但觉胸间吞爻篆,翻疑腕底奔雷霆。”(21)   
     我在揭阳见到林伯虔的作品二十多件,多数为行书。他有一副对联,下比是“笔下波澜老更平”,以此来作为对他书法的评价,很恰当。昔年到青年的书法,锋芒毕露,风骨棱棱;壮年之后,转于平淡,浑厚华滋,不作软媚态。论者说:“光绪林举人,诗文书画篆刻均有声于时,城中市招,以得其所书者为荣。吾潮文士,也喜得其寸缣,往往尺幅见珍。余曾于汤坑城中,尤见堂中有悬举人对联者,联语八字,幽静恬适,惜忘其内容矣。”(22)林伯虔书法,自有一股洵洵儒雅的书卷气,具见学者的素养。以艺事论,他是书第一,画次之,篆刻第三,诗词殿后。   
     林伯虔的学生中较出色的当推磐东郑之栋。郑字学任,号松生居士,光绪贡生。民国后任过多个学校的教职,曾任汕头日新文学专修学校校长。1938年回老家办学。书法从楷入手,师法颜真卿;又致力于北碑,在其师指导下,后以行书名世。所作行书稳健秀媚,运笔纯实,略嫌其拘谨。   
     孙裴谷也是林伯虞的书弟子,后来在书画印上都有所成就,成为民国岭东书画坛的一面旗帜。  
     (三)书名远播的曾习经及其亲友。   
     曾习经的书法,是走植根碑学,融入帖学,碑帖结合的路子。在本节中,主要介绍他及其亲友的书法艺术,都能融碑入帖而有所成就者。   
     曾述经字撰甫,霖田都棉湖人。诸生。在家乡设帐授徒,弟习经随之学。光绪十四年与弟同被选入广雅书院,明年兄弟双双中举人。后任福建上杭知县,以母老辞职归家,任榕江书院院长。能诗文,得苏东坡雍容雅健之法。有《曾撰甫集》。擅书,碑、帖俱学,对欧阳洵《铭泉铭》《仲尼梦奠帖》尤有心得。      
     曾习经字刚甫,晚号蛰庵居士。入广雅书院后,为梁鼎芬所激赏。光绪十八年进士,在户部任职二十多年,官至度支部右丞。宣统三年清帝退位前一日辞官。擅诗词,诗名与梁节庵、黄晦闻、罗瘿公并称“岭南近代四家”。   
     《岭南书法史》说:“曾氏的书法,源出六朝,旁及唐人写经,古雅脱俗。亦能作瘦金体书,常用以书扇。广东省博物馆藏其行书黄庭坚诗轴。用笔方中带圆,间参以隶意,笔法颇近《张黑女墓志》。”(23)《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也说他:“书宗张黑女,亦写瘦金体,俱有独到。”(24)数年来,我为撰《曾刚甫先生年谱》,多方收集蛰庵居士的书迹,寓目他书撰《清故诰封资政大夫花翎福建补用直隶州知州曾公墓志铭》拓本一册,《殿试试卷》一册及各体楹联、团扇共三十多件,写瘦金、张黑女、隶书、爨宝子等各种书体都有。考其书艺,能融隶楷于一炉,笔法古拙浑厚,意态厚重雍容。   
     曾习经初则为参加科举,对馆阁体下了很大的力气,奠定坚实的基础,以“墨黑光亮”的书体通过多次参试。中进士后,能丢掉作为敲门砖的馆阁体而运碑入帖,临习百家。揭阳孙秋松藏的“漫构异书谈岳渎;遍搜小集刻江湖”联,有很多瘦金味道。揭阳市博物馆藏“独有山茶老于铁;乍拖池柳欲垂丝”联及团扇自书诗等,源于张黑女,方整中寓变化,笔致温厚蕴籍。《蛰庵诗存》用手迹刊印,行楷,隽逸质朴,奇欹淳朴而无霸悍夸张,不斤斤于点划,安逸淡雅之中见韵味。这《诗存》是他第三阶段的作品,犹如他的诗词从绚丽归于平淡一样,书法也如此。   
     潮籍学者蔡起贤先生撰文说,曾习经生平有两件最令人感兴趣也是最精彩的艺事,一是辛亥年《崇效寺雅集诗卷》,一是为胞兄曾述经书撰的《墓志铭》。前者题画题诗者都是当日名家;后者是他的书法代表作。我有眼福,这两件艺术品都曾缘寓目。《诗卷》为诸名家雅集崇效寺写赠曾习经。作者多数是书画高手、著名诗人,既可知曾氏交游之广,也可见名家书画真迹,弥足珍贵。(25)其次是1920年夏书撰《墓志铭》。文辞情深感人。运笔中侧锋互用,方中带圆,刚柔兼济,沉挚有力,结体严谨安雅,这是他深入《张黑女墓志》和《龙藏寺碑》的结果,此件可视为曾氏楷书的代表作。   
     曾习经的诗词和书法,在清末民初潮汕诗坛和书坛都属第一流,在近代广东书坛也是佼佼者,与广东李文田、潘存、江逢辰诸名家齐名。下面我们谈谈与他同时的几位文人和受他影响的亲友、学生。   与曾习经同龄、同学的周伯初,也是一位植根碑学、融汇帖学的书家。   
     周伯初名士,字伯初,号毅甫,晚称艺园居士。榕城人。清末贡生。辛亥后任榕城毓秀学校校长十余年,民国间二任揭阳县长。著有《艺园诗文钞》。书法取经王羲之、刘石庵,兼有南帖北碑之长,老而益秀劲。   
     曾习经的同里诗友郭餐雪也是一位多才艺的文士,其诗书画在当时也称好手。   
     郭餐雪名心尧,字餐雪,号半生和尚。棉湖人。秀才。中年后居潮州。诗书画均能。画尤精山水,情韵具佳。擅隶书,师《礼器碑》,得端庄雅静之妙。潮州饶锷天啸楼原有他书撰隶书联:“长啸一声横素鹤,重楼百尺卧元龙。”   
     潮人受到曾习经影响最大的是他的学生林清扬。   
     林毓林字清扬,号璞山,榕城人。毕业于北京中国大学,诗、文、书都受曾习经的影响。其书初学张黑女,后专攻爨宝子,以北碑笔法入行书,古拙优雅。书稿、信札,信笔写来而字字金玉,然其温厚蕴籍、变化融会终逊其师一筹。著有《璞山集》《续集》。揭阳书家邝慕欧、佘惠文、许秋岚都是他的学生。   
     曾习经的儿子靖圣和女儿振绮都能书。   
     子靖圣号敬庵。毕业于北京大学,曾任潮安、揭阳县长,揭阳一中校长。幼受其父影响,书法二王。   
     女振绮字玉漪。毕业于北平女师。幼年随父居北京,诗书深受影响。画宗陈师曾,以花卉见长。书学张黑女,受其父影响最大。林清杨说:“尝题诗画轴悬诸厅事,座客见者咸惊,故一时名闻都下,时人论其才艺,以为与康有为之女同璧,梁启超之女令娴匹敌。”(26)嫁揭阳吴文献。吴以武人驰骋笔墨、喜搜集碑帖拓本,早年学王羲之、苏东坡,晚年入碑,以行书见长,绵里藏针,柔中有刚,也一时名手。   
     (四)其他名家。   
     在清晚期至民国初,揭阳书坛能够融碑入帖者,尚有郭光、郭春华、余芷逸、陈祺年、杨柳芳、周培生、周子元、黄逸云、罗云藻、李腾云、林兆凤等等,在书法上都是各有心得的行家。   
     先谈几位以碑学为主的名家。   
     郭光字照堂,署所居为归去来斋。榕城人。道光十五年举人,当过连州、罗定州、恩平县、阳江县的教谕。专治古文字学,居平博览群籍,日事著述,对于字的起源、辨识、音读尤有研究,著有《铎音集》《字学拾遗》《音义千条录》等。有同治元年书刻于榕城双峰寺内的隶书,是为五代陈希夷书“寿”字的跋文,“希夷先生寿字,龙蟠戛柱,鲤跃龙门,仙笔也。同治元年春郭光由肇郡移来于此。”他对于汉隶运笔娴熟,得力于《曹全碑》,舒展中见秀美,体态窈窕。   
     郭春华,榕城人。光绪贡生,揭阳县教谕。与郭光一样,也是一位擅长汉隶的书家。今揭阳双峰寺有张国梁书“虎”字碑,上有郭春华题跋“光绪丙戌秋,购得张忠武公墨迹,龙威虎振,如见英风,诸同人善之,劝余勒石以垂不朽并志慕云尔。郭春华谨记”。汉隶。仙桥桂竹园岩有“曲水流觞”四大字,也汉隶。同年,他为黄岐山崇光岩书写的“山高水长”四字石刻,也隶书。他的隶书取法《曹全碑》《乙瑛碑》,得浑厚庄重,纵横劲拔韵味。   
     余芷逸,榕城人。以诗名世。书法初习颜,后致力北碑。有光绪十四年为《绕绿书庄诗集》序,又题《集黄仲则句成二绝》,诗为篆体,序为行楷。篆书师法吴赵兴,行楷沉潜北魏,参以汉隶,气势畅满,舒徐为妍。   
     陈祺年字康侯,榕城人。光绪十七年举人,吉林候补知府,后以病告假归家。1914年任惠来县县长。书法欧阳洵,也研习碑学。揭阳市博物馆藏其行书四条屏,笔划挺秀,章法疏朗,字距变化不大但很连贯。   
     再谈几位擅写帖的书家。   
     郑家兰号秋皋,丰顺人。嘉庆十三年进士,福建邵武县令。后主讲于韩山书院。有《正初文集》。书法行楷兼美。丰顺县博物馆藏其行书《咏梅》诗匾,俊逸秀劲。书家孙振声说:“甲申夏于萧丈处见丰顺秋皋大令行书五言联,秀劲绝俗,得米海岳笔意。相传大令貌不出众且跛足,而学问淹博,书法脱俗可观,政声甚好,人称郑菩萨。”(27)   
     郑元灏号洧川,普宁人。以军功援例为漳州巡检,后任龙溪典史,浦城九牧分司,卒于漳州官邸。潮州学者郑国藩说:“〔郑元灏〕素工书善尺牍,骈四俪六,推重一时,书法平原,时出入韩苏,乞书者户外履满。”(28)   
     许希逸字菊坡,自署堆墨斋主,榕城人。同治岁贡,授同知衔,福建候补通判。同治十二年入丁日昌幕府,光绪二年随赴台湾考察。十四年参与纂修《揭阳县续志》。诗风妥帖工稳,以五言见长,著有《堆墨斋诗钞》。喜搜集前贤遗墨,庋藏也丰。书法颜鲁公,书体秀润丰满,一笔不苟,刚健中有圆转之美。也能画,擅水墨山水兰竹,运笔苍浑遒劲。子鼎才擅书,元凤擅画。   
     周子元名易,自署味菘园主,榕城人。光绪十二年拔贡,仕至郁林州知州。辛亥革命后首任揭阳县民政长。富藏书,能诗文,诗与曾习经、许希逸并擅于隶事,工于裁树,一洗诗人穷饿酸辛之态,著有《味菘园诗集》等。书宗“二王”,以行楷为佳。传世有若干手稿,筋骨紧密,挺然秀出。   
     清末民初,揭阳涌现的一批书家,他们或能诗文,或工书能画,或政余挥毫,在书法上都有成就,除上面所谈到的人外,尚有吴佐熙、黄逸云、蔡达三、姚梓芳、王家光、林公任、孙丹崖、彭镜波、李腾云、林育林枚兄弟、李道闲、张若凡、蔡鹤汀、许维城、杨淡吾、陈元逸、许鼎才、洪泽湖等等,这些生于清末,成名于民国的书家,多数是“余事作书家”,但都是清末民国揭阳书坛的主将。共同点是,在起步时走进古贤艺堂,毕恭毕敬地打好基础,日后则融碑入帖,竭力扩大眼界。其中有人还大力搜集考订碑帖,从事书法理论研究;有的设帐授徒,将自己的艺术才能传播及影响下一代;有的公开悬帜挂例卖字,直接与广大民众见面,使书艺趋于普及化。除了个别书家、学者在外地生活以外,大多数人都蛰居本土,少与外地交流,又缺少宣扬,因此,不要说是在全国,就是在广东书坛上,也少人提及。这些活跃在民国的书家,已超过本文的范围,就此打住。   
     六、与新时期接壤的晚清画坛   
     清末到民国初期,揭阳林成瀚、吴应凤、林岩耕亦耕兄弟、罗云藻、马云龙、吴汝霖沛霖兄弟、黄逸云、孙遇良等等,他们或是仕宦,或是诗人,或是书家,都属余事戏墨,多作花卉,视书画同源,于写书时也偶尔作画,即世称之文入画。   
     在上节曾介绍的许希逸以书名世,也能画,擅水墨山水兰竹,运笔苍浑遒劲。子元凤擅画,学宋元名贤画法。   
     林成瀚字苍石,自署一隅草堂主。榕城人。初学闽派,后师海派。擅长动物花卉,尤以画鸡闻名,时人有“苍石金鸡”之誉。有作于光绪三十年的写意花卉图轴,为盛满菊花的花蓝,旁一小鸟嬉戏飞动。左上旁题诗。纯海派画法,构图简咭,动静相宜。诗为“雅爱黄花傲霜开,一锄秋色带泥来。须知晚节香尤烈,好由韩琦圃里栽。”(29)   
     吴应凤字子渊,梅岗都曲溪人。同治秀才。工书擅画,以画兰花名。家中多植兰花,日间移橙伴兰,细心观察兰的形态,夜则以月影灯影描绘传神。并进而赏其品格,抓其神韵,使所作兰花运笔运墨疏密、浓淡、间隔、锋芒等构图,自然有趣,疏影离披,淡花浓叶,顾盼有情。同邑喜欢画梅自称梅痴的吴沛霖有诗题其墨兰,为“此是吾家老画师,一花一叶信多姿。从今我亦临千本,不署梅禅署惠痴。”(30)   
     林岩耕字毓田,自号十二桥渔者,榕城人。曾居汕头市。画法师承海派,尤擅山水。论者谓:“传说他北上旅游,在舟中遇一乘客在写竹,于是向其虚心请教,领悟到自已过去所写墨竹有枝不系叶之病,从此大有进益。归家后把自已从前作品赎回,付诸一炬。故其所作墨竹尤为时人所重。张岳松论苏东坡写竹“交柯乱叶纷无数,一一皆可寻其原。”(31)林岩耕大概体会到这个道理。澄海博物馆藏其作于光绪十八年秋《风晴雨露竹》石刻四幅拓本。也能诗书,时人周子元称他“一生仁义孝,三绝画诗书”。(32)其弟亦耕,也能诗画。林长晖有《赠亦耕兄》诗三首,称“更羡一门风雅盛,弟兄书画米家船”。(33)   
     罗云藻字文卿,榕城人。廪生。光绪十四年任《揭阳县续志》采访。擅长书法,画则以山水见长。有《清江落雁图》,绘落雁百十成群,一一可数,正、侧、高、低和鼓翼、敛羽者,都作伸颈下水争竟之势,甚为可观。   
     与罗云藻同时的画家马云龙,字禹臣,又称雨宾,署所居为楼云仙馆,揭阳人。擅长钟馗、山水。山水师法清初“四王”、沈石田。有光绪十五年山水人物图轴,摹沈石田笔意,密处层层相叠繁而不乱,疏处虚中蓄实。   
     有两位在揭阳很有影响的职业画家林亦华和杨柳芳,他们不再视国画是诗书的余事,而是公开设画室,标润悬帜,以卖画为生,并培植后进。   
     林琼字亦华,自署醉古山房主。榕城人,职业画家,长期在榕城设画室。擅长画人物,在很大程度上师法闽派曾波臣的风格,特点是人物造型准确,采用层层渲染出人物面部阴影凹凸,使之具有立体感。林亦华在学曾波臣的基础上,能深人生活,注意人间百态的无穷变幻,笔下的市井细民往往能达到形神兼备。衣褶则采用小写意,没有曾波臣那样遒劲干脆流畅。他是一位以鬻画为生的画家,故而尽可能削弱传统文人画的书卷气和庙堂气,增加市俗气,特别注重市井细民,目的在于迎合商人和市民的口味。时人誉为“亦华乞丐”,即承认他的市井细民独具一格。他在揭阳近代画坛的影响很大,杨柳芳与他也师也友,画法受到他的影响。弟子孙裴谷、林天均、王逊等,都是在揭阳民国画坛上的佼佼佼者。   
     杨柳芳字仲平,又称芷芳,自署榕江依依草庐主。榕城人。职业画家,长期设画室于榕城。擅长仕女。与林亦华一样,初受闽派影响,后致力于海派。所作人物面部多为工笔,衣摺则写意或半工笔,形态颇佳。曾见其人物条幅三件,一为《木兰从军》,仿唐寅笔意,运笔细致,点划分明。一为《骑驴图》,背景为山溪小景,写意笔,人物用工笔。一为《牛郎织女图》,仿新罗山人画意,也工笔。三件都以冷设色为主。也能书,师王羲之。   
     从20世纪初开始,由于新文化的传播,书画艺术逐渐普及,书画再不是仕宦的专利。市井收藏与玩赏的风气也大增,一些大户人家喜欢在厅堂上悬挂些仙佛肖像或山水画作,既显示文雅阔气,也增加文化气氛;一些人则以拥有某名家的作品为荣。揭阳虽属海隅,同样也受到这种风气的影响。同样,书画家们也不把书画作品看成纯粹是自适自娱的精神家园,而逐渐变成为一种谋求物质功利的手段。揭阳一批专业或半专业书画家在这氛围下应运而生,他们不再像从前仕宦书画家一样自鸣清高,羞答答地不敢视书画作品的商品性,而是公开标润,按件论价,视鬻画卖字为合理的谋生手段。据《百木园随笔》说,民国初期仅揭阳县城内即有专业书画室十多处,老板即书画家本人。一些书画家除了卖画之外,也设帐收徒,指导后学。揭阳画坛逐渐摆脱“闽派”的影响,接受“海派”的熏染。较出名的画家有邝碧波、谢式文、张若凡、许元凤、林石帆、张若凡、孙裴谷、王逊、林天均等等。   
     清代福建人蓝鼎元来任普宁县知县兼署潮阳县,他观看潮籍画家陈玉山的画作,大为激赏,撰《陈玉山画记》《高隐屏小记》。《画记》说“使玉山生长大江南北之间,或遨游京师齐鲁,岂至今尚尔寂寞,仅驰声誉于荒陬?余以此悲玉山之不幸也。然兰生幽谷,岂必待人而后芳?”(34)我们对于清代揭阳书画人物也作如是观。   
     揭阳的古代文明,还有很多等待我们去搜索,揭阳清代书画艺术还有待我们去激活。我先抛出粗糙的砖头,期望能引来美玉。    
     2003年夏   
     作者附记:本文原近二万字,奉命略删节,内中涉及书画家,在拙著《揭阳美术家人名辞典》(东方文艺出版社,2004年5月版)中都有传,故从简。   
     注释:   
     (1)商衍鎏《清代科举考试述录》,三联书店,1958年。   
     (2)康有为《广艺舟双楫》,上海书画出版社,1981年。   
     (3)清陈树芝主纂《雍正揭阳县志》卷六《人物》,中国书店,1992年影印本。   
     (4)彭妙艳主编《地都区志》第六篇《文化》,揭阳县地都区志编纂办公室,1990年。   
     (5)同注(3)。   
     (6)清刘业勤主纂《乾隆揭阳县志》卷六《人物志》,民国27年重印本。   
     (7)同注(6)。   
     (8)清纪晓岚等《四库全书总目》卷一三0子部·杂家类存目七,中华书局,1965年。   
     (9)孙振声著,孙淑彦选编《百木园随笔》,1997年打字本。   
     (10)清李星辉主纂《光绪揭阳县续志》卷三《人物志》,民国27年重印本。   
     (11)同注(6)。   
     (12)同注(9)。   
     (13)张平主编《磐东区志》,揭阳县磐东区志编写组,1989年。   
     (14)同注(6)。   
     (15)拙文《袁少庚半幅书法》,《墨海一瓢》,容斋出版社,2001年。   
     (16)同注(4)。   
     (17)同注(4)。   
     (18)陈永正《岭南书法史》第157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   
     (19)吴沛霖著,吴雨三编《泽庵诗集》,民国23年。   
     (20)陈衍《石遗室诗话》,辽宁教育出版社,1996年。   
     (21)周子元撰,周泽芳编《味菘园诗集》,民国12年。   
     (22)同注(8)。   
     (23)同注(18)。   
     (24)俞剑华《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第1080页,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1年。   
     (25)见拙文《崇效寺雅集诗卷》,《墨海一瓢》,容斋出版社,2001年。   
     (26)林清扬《璞山续集》卷二,民国34年。   
     (27)同注(9)。   
     (28)郑国藩《似园老人佚存文稿汇钞》卷四本传,民国24年。   
     (29)同注(21)。   
     (30)同注(19)。   
     (31)刘惟科《潮汕书画史略》,《韩师学报》,1988年。   
     (32)同注(21)。   
     (33)林长晖《绕绿书庄诗稿内集》,民国24年。   
     (34)清蓝鼎元《陈玉山画记》,郑焕隆选编校注《蓝鼎元论潮文集》,海天出版社,1993年。     (作者单位:揭阳市丁日昌纪念馆孙淑彦)

作者: 
孙淑彦
来源: 
第五届潮学国际研讨会论文集
浏览次数: 
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