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澄海侨批被迫中断

    从有华侨出国历史开始,澄海华侨每年寄回的侨批在家乡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澄海是著名侨乡,旅外侨胞约60万人,侨眷占总人口的75%。澄海所有的乡镇,包括每一个自然村,可以说无处不有移居海外的人,有的乡村旅外人口占留住人口的一倍以上。很多家庭,丁壮几乎出洋谋求生路,家中只剩老人、妇女、小孩驻守。从有华侨出国历史开始,澄海华侨每年寄回的款项已在家乡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据有关资料统计,澄海每年侨汇收入从19世纪的一百数十万元 大洋 到20世纪的数百万元。这段时间的侨汇以赡家侨汇为主,而比较大笔则是置业和投资于工商交通等企业。20世纪初,潮汕地区的侨汇每年已有数千万元 大洋 。20世纪二十年代,每年侨汇已超过一亿元。抗战前的三十年代曾一度突破2亿元 澄海侨汇约占这个数字的14% ,即每年澄海侨汇最低达到2000万元 大洋 之多。广大侨乡人民就靠亲人国外侨汇来,接济亲人,繁荣家乡。抗日战争爆发后,整个中国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侨乡经济受到极大的冲击,尤其是澄海受冲击的程度比其它县份更剧烈。 
 
    抗战刚开始时,因战火尚未波及汕澄等地,外国商船还要进出汕头港,侨乡人民与海外亲人的讯息和经济联系还未完全中断,但正常生活秩序已被打乱,侨汇大大缩减,除了部分赡家侨汇以外,属于投资置业者,已完全终止。1939年汕头沦陷后,日本鬼子侵入澄海,对侨乡人民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仅5月29日澄城被杀的有姓有名者达700多人,无名氏者则300多人;以后日本鬼子又放火烧南门外盐街,侨居商铺20多间一起被烧毁。这时候城镇街头和农村已逐渐出现饿殍,其中大部分是老弱贫困的侨眷。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寇南侵东南亚,海路完全阻塞,侨汇也彻底断绝,侨乡的大灾难来临。这时的澄海城处在战火交叉地带,接着县境先后沦陷,日伪对侨乡百业竞相摧残,加上1943年大旱灾、大饥荒,接着又有日本鬼子制造的“虎烈拉”流行,侨乡已疮痍满目,众多侨眷受害。据有关资料记载,是时存德堂每天收尸,有时扛棺木,两三具相迭,有时棺木用船来载,曾一天收尸30多船次。又因尸多棺少,棺木用完,以麻袋装;麻袋用尽,以草席卷,当时存德善堂埋尸,不是单棺独袋埋,而是挖成大坑,满船满载集体掩埋。此情此景,侨乡人民实在苦不堪言。 
 
    记得在抗战前城东金城巷有一位侨属徐老姆,已届古稀之年。她的长子长媳侨居泰国,留一女儿阿柿在老母身边。二儿子孝叔在南门外开一凉果店,孝叔娶妻后生女阿卿,一家大小5人,既有侨批,又有生意钱,经济充裕。自从鬼子进城后,孝叔的店铺被鬼子破门抢劫,刚好当时孝叔蜷缩在货筐后面,鬼子用刺刀到处乱捅并抢走一批东西后离去。孝叔被刺中两刀后,强忍痛楚不敢声张,等鬼子走后方仓皇逃脱,回家后从此一病不起,不能主持店务,病达数月含恨去世,商店也倒闭了。不久侨批中断,经济来源告绝,一家老幼孤寡,靠当卖首饰衣物过活。就这样拖了一年多,家里已物尽无计,饥饿难挨,厝又是租屋不能卖,十极无路,孝婶只好忍痛把亲生的4岁女儿卖到福建四都,换些大米、地瓜,勉强度日;这些粮食吃光了,就摘野菜来吃,全家饿得脸部和脚都浮肿,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孝婶和柿姐瞒着徐老姆,四处乞讨,一家人常于深夜抱头痛哭,撕心裂肺之声,催人泪下。不久,孝婶改嫁异乡,徐老姆也活活饿死,柿姐孑然一身,被远方农民收为童养媳,自此家破人亡。这是当时日寇统治下千家万户悲惨侨户的缩影。 
 
    澄海冠山乡是著名侨乡,抗日战争前原有人口9886人,沦陷期间,被日寇杀死37人,被强奸19人,饿死1282人,逃亡334人,绝户198户,至抗日战争结束时全村只剩下3668人,幸存数占战前人口的37.1%。 
 
    澄城东湖乡也是重点侨乡,抗日战争前,这里有万多人口,至抗日结束,全村剩下2900多人,仅占战前人口的29%。该村邱厝围原有人口800多人,约150户,由于侨汇断绝,农村经济衰败,被迫拆屋或被日伪强征拆毁建炮楼的厝屋达20多座350间。侨户衣物卖尽,只好逃亡,卖儿卖女,比比皆是。仅邱厝围饿死的就有200多人,逃亡外地的60多人,被迫卖儿卖女的有30多人,绝户的20多户。至抗日战争胜利,邱厝围只剩200多人。 
 
    隆都也是著名侨乡,沦陷几年被日寇奸淫抢掠,杀害和挨饿客死他乡人数高达一万多人,占当时隆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隆都原有70多个自然村,其中50户以下小村近30个,这些小村战争之后出现“一半小村一半荒,一半外逃一半绝” 户 的惨景。 
 
    参考资料:《澄海华侨志》、《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等。

作者: 
黄少雄
来源: 
汕头日报(2005.12.18)
浏览次数: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