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乾隆年间潮州歌册已有刊刻本

    目前,我们所能看到的潮州歌册,最早的版本是清咸丰至同治年间(公元1851-1874年)刻印的,不久前,笔者意外在潮州市一位教师家中,发现了乾隆手抄本潮州歌册《新刻古本刘成美忠节全传》的残本(缺11-13、19-23卷共7卷)。 
 
    这部书叙述春秋十八国时,齐王惠帝在位,御弟聘王掌十八万兵权,与奸相邱已狼狈为奸,杀害忠良,培植私党。刘成美中武状元,奉命解救被掳劫在犬界番邦的太子,邱已与聘王暗中通番,成美失援被擒。后得齐女李湘君之助,刺杀番王,得太子归。聘王囚兄篡权夺位,太子出亡,卖身为仆,得配何凤娇。成美逃至云南,与王钦、曹彪等诸将辅助太子。聘王遣孙齐征云南,使用法宝兽牌。太子伪装入陶知府家赚得女娲镜(又名轩辕镜)以破之。太子在贵州即齐王位,广招兵马,积聚粮秣,封成美为侯,以成美为帅,曹标女翠娥等为先锋,出兵攻伐篡位的聘王。兵过之处,关隘守将解甲投降。占据齐京的聘王纳三妖狐为妃,使之出战,赖妖法得胜。后为轩辕镜照出原形,遂尽诛之。大军卒破都城,俘获群奸,至此大封功臣。书中还带叙秦邦故事一节。叙说齐王妹丹阳公主嫁秦国为后,已生太子,有奸臣助孙妃为乱,秦太子亦出亡。秦王病死,丹阳公主被贬冷宫。齐王得信出兵,曹彪女翠娥之丈夫邓信为先锋,不幸为乱箭射死。齐兵攻入秦都,孙妃为翠娥所擒,被腰斩之,放出丹阳公主,终使秦太子登位。 
 
    这部书共25卷、25回。卷与回互相对应,共8册。7字一句,竖排3句,21字一竖行,每页9句189字,共737页,约6633句、4.6万字,个别字眼、页面有伤残模糊的情况。这部书目录之后、正文之前残页附有抄写者的题识:“字阅者珍之时乾隆丁卯年重刊、三十六年抄”。(笔者按,这里的“字”字应是指上辈对下辈的告示之意。)此题识记录了这部书刊刻的情况和抄写的时间,这是鉴定这部书版本源流、抄写情况最为直接的依据。从题识可知,抄写者对这部书的珍惜,以及这部书重新刊刻于乾隆丁卯年(即乾隆13年,公元1747年),抄写于乾隆36年(即公元1770年)。这部书有“重刊”、“新刻”、“古本”之字眼,可知这部书并非初次刊刻。有关刘成美的潮州歌册在潮汕地区流传由来已久,而且传刻不绝,清乾隆13年以前已有刊刻本流行,惜旧刊本今已无从觅到。 
 
    手抄本潮州歌册《新刻古本刘成美忠节全传》里面已出现大量潮州方言,如:拳头脚尖、忤逆、至亲、正房、淡饭、相辞、瑶琴、恶什、公厅、相熟、箱笼、求乞、对理、老身、嫁送、怎生、官人、舍人、小生、还魂、田租、心内、家内……且手抄本根据乾隆丁卯年重刊本抄写。据此推断,乾隆丁卯年重刊本应是以潮州方言改编后的版本。因此,这部手抄本潮州歌册,可以佐证明末清初,或者至少在清初,就有以潮州方言改编的木刻潮州歌册。 
 
    从《新刻古本刘成美忠节全传》(残本)可知,在清末民国初大量印制出版木刻本潮州歌册之前,已有篇幅较长、内容较复杂的歌册产生,它通过手抄本传播,部分通过木刻本传播。 
 
    清末民国初木刻本潮州歌册的歌词一般是七言句式,即7字一句,4句一行一节,首句起韵,二、四句押韵。节与节可连续同韵,也可以转韵,多用平声韵。全部文字,自左至右,竖行排列。而手抄本潮州歌册《新刻古本刘成美忠节全传》,同样是7字一句,4句一节,但竖排3句一行排版,并非都是4句转韵,这与弹词大体相同。歌词里面仍有不少说白,这同样是潮州歌册从弹词改编过来时留下的痕迹,也是早期潮州歌册的艺术形式。 
 
    对潮州歌册深有研究的郭马风先生认为,这部乾隆手抄本潮州歌册的发现,对研究潮州歌册的版本源流,以及潮州歌册艺术形式的演变,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和学术价值。

作者: 
马庆贤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5.10.20)
浏览次数: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