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宏气象史诗风范——略论诗歌《海纳百川自强不息》的气度美

    编者按:为宣传、光大“海纳百川,自强不息”的汕头精神,本报专刊副刊部和岭海诗社联袂举办了一次有80位岭海诗人参与、历时3个多月的大规模联吟活动。 
 
    联吟是我国传统诗歌中一种集体创作形式,最早可以追溯到汉武帝时代的柏梁台诗,当时共有26人参与。这种诗艺术上要求相当严格,除了必须保持主题、情调的一致外,还要求平仄、对偶,避免重韵。它就像赛跑场上一支接力队伍,又像舞台上一场集体即兴表演。 
 
    诗言志,歌咏情。《海纳百川自强不息》这一组联吟(见本报10月11日第9、12版)见报后,社会各界反响强烈,读者或写文章,或致电话,以不同形式给予很高评价,我们倍受鼓舞。今特刊登汕头大学文学院副研究员、研究生硕士导师燕世超撰写的文章,与读者共勉。 
 
    2005年10月11日,岭海80诗人以《海纳百川自强不息》为题,联吟“汕头精神”,(该诗以下简称“汕头精神”)得八十一韵,在《汕头特区晚报》以两个整版连版的篇幅发表。笔者拜读后,深为诗中那恢宏的气象、汹涌的激情和澎湃的气势所感,遂欣然命笔,略述一孔之见。仓促成文,未免辞不达意,旨在抛砖引玉,恳望行家指教。 
 
    笔者认为,该诗最突出之处在于气度美。“气”是中国古代文论的重要概念。早在先秦时期,孟子就有“我善养吾浩然之气”之说。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以气为主”,“气”遂从哲学概念引申为美学和文学概念了。据李泽厚、刘纲纪《中国美学史》考证,在曹丕那里,“气”首先是指“壮”和“健”,其次还包括“密”。而气度一词,则可包括气魄、气概和气势,在诗歌中,它们又往往通过作为形式之美的气韵表现出来。鉴于此,笔者所论《汕头精神》的气度美,在此具有多重内涵。现分述如下: 
 
    一、自强不息的气魄美。它的产生与汕头独特的地理环境密切相关。吴勤生等在其主编的《汕头史话》中认为,“在地球上,北回归线通过的陆地多是沙漠,而汕头却同华南的其他地区一样,地理条件得天独厚,由于南海这个无比巨大的天然‘空调器’的作用”,“到处是良田沃野,四季如春”。但是,正由于其优越的地理环境,人口繁衍很快,出现人多地少的局面。迫于生存的压力,汕头人只有向海外发展。创业的艰难没有使汕头人畏缩不前,反而锤炼了其自强不息的气魄。当然,这种气魄的产生还来自潮汕文化的底蕴。自韩愈贬潮,文化日兴,而韩愈作为一代宗师,他所提倡的自然是儒学。所以,儒家所倡导的“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的精神锤炼了潮汕人百折不回的文化人格,在困境中求发展成了这个地区人们的潜意识。《汕头精神》以饱满的激情描绘了这种气魄之美:昔日“征帆高举”、“开路拓源”,今朝“旧城改造”、“击浪扬帆”,这又是多么典型的中华民族的性格啊! 
 
    二、海纳百川的气概美。汕头濒临大海,这一与生俱来的生存条件以及开拓进取的精神决定了汕头人同样具有海纳百川的胸襟。在遥远的古代,这里曾是多民族的聚居地,中原人的迁徙使中原文化与当地文化在碰撞中走向融合。尤其是汕头开埠以来,民众广泛地接触了南洋各国的文化,胸襟自然扩大。《汕头精神》生动地描绘了汕头人积极走向世界的风采:“百载楼船通万国,几番种子植千株。”“有容乃大心舒广,无欲则刚气不拘。”这种海纳百川的气概表现在:一是胸襟之大。中华民族向来具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深广心境,不拘泥于一己之利,而是以天下为己任。近代以来,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数次来汕,他“天下为公”的伟大思想无疑对汕头人有着很大影响。这样,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这些闪光的思想便逐渐演化为其全球意识。二是视野之宽。有了全球意识,人们就不可能拘泥于一时一地,在求生存谋发展时就会把视野瞄准海外广大空间。有这样一个“笑话”:某汕头人看了电影《白毛女》后,深感困惑:杨白劳既然在家乡呆不住,为什么不向海外发展呢?这就是海洋文化与内地农业文化的明显区别:前者谋求向海外发展,后者故土难离。三是思路之广。宽阔的视野孕育了汕头人不安于现状的闯荡意识,而这种闯荡意识又直接激发了汕头人的创新精神。汕头从清初形成渔村到近代开埠,再到上个世纪一跃成为中国四大经济特区之一,其文化根源也许就在于此。 
 
    三、鸿篇巨制的气势美。《汕头精神》长达162句之多,在旧体诗中是不多见的。这种鸿篇巨制本身自然就衍生出恢宏的气势美。首先,它通过丰富多彩的描绘,从各个方面展示了汕头百年沧桑巨变。其中反抗侵略,革命斗争,商旅交通,工农渔业,文化教育,体育盛会,风土民情,直至当前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尽收眼底,具有史诗般的规模。读此诗,我们仿佛在读一本凝缩了的汕头沧桑巨变史。该诗虽然刚刚问世,但笔者预测:它在汕头诗歌史上定会占有重要地位,因为这种磅礴的气势非一般人所能。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种洪钟大吕、铿锵有力之作了,该诗的出现,无疑将对扭转汕头诗坛乃至国内整个诗界萎靡不振的风气起到一定作用。其次,别具一格的艺术形式。大诗人闻一多曾提倡诗歌的三美———建筑美、音乐美和图画美,这一诗歌理念对于考察《汕头精神》的艺术成就不无益处。1、格律整饬。这样长的一首诗,一韵到底是非常困难的。一般的诗人常常换韵,换韵则容易使其气势受挫,形式上不合要求更是做诗之大忌;二者的完美结合在很多情况下仅是一厢情愿的事。毛泽东曾批评陈毅说:“你的大作,大气磅礴。只是字面上(形式上)感觉与律诗稍有未合,因律诗讲平仄,不讲平仄,即非律诗。”在给胡乔木的信中,他更是感慨道:“诗难,不易写。经历者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不足为外人道也。”作为大诗人的毛泽东尚且如此,对于像这样多人联吟的排律,其难度可想而知。然而《汕头精神》却能够一韵到底,其艺术功力可以想见。更值得一提的是,该诗还能够在一韵到底时不至于表现得呆板。因为它所使用的韵母u发音时,人的口型呈圆形,能够产生圆韵之美。就该诗而言,用舌尖音容易显得底气不足,用鼻音容易显得缺少灵活性,而韵母u弥补了上述不足,既体现出文化底蕴深厚,又有灵动之感,这正暗合了潮汕文化的基本特征。2、旋律之美。该诗在韵母相同的情况下不断变换声调,这使人感到既有气势之美,又能够做到静中有动,动与静相互配合,使诗歌语言生出极大张力:在声调的回旋之美中把人引到深邃的艺术境界。3、色彩之美。各种色彩的词巧妙组合(如“红”、“碧”、“青”、“金”、“银”、“紫”等),使诗歌画面绚烂多彩,也暗喻了人生的多彩多姿。除上述“三美”外,诗的开头和结句尤见功力。起句“回归线上耀明珠,秀岭如屏安北郛。”既说出汕头地理位置,又辅之以比喻、拟人等修辞手法,给人以神秘之感,容易激发读者的欣赏兴趣。“沙汕萦波溯嘉靖,”正如《红楼梦》中的王熙凤起句“一夜北风吹”那样,欲言未尽,可以引起无数话题,深得诗家之妙。而结句“自强不息天行健,海纳百川道不孤”,通过引用成语典故,既突出了主题,又避免了无病呻吟和口号式的结尾,并上升到“执大象,天下往”这一哲理境界,从而给人以无限回味的余地。

作者: 
燕世超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5.10.14)
浏览次数: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