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南华侨对抗日战争的贡献

    华侨的社会历史地位决定了华侨是中国反帝反封建的民族民主革命的促进力量之一,是统一战线的组成部分。潮南华侨也和全国华侨一样,为桑梓之安宁,为祖国之强盛,洋溢着爱国爱乡拳拳赤子之情愫,无数佼佼赤子献出了可贵的生命,为抗日战争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广泛团结各界人士建立统一战线 
 
    1933年夏,马来西亚共产党党员钟萍洲被英国殖民当局驱逐出境回国,来到地处大南山的家乡两英镇古厝乡。于1934年夏,他到南山第一联乡办事处工作,便利用夜晚在两英圩开办广州话、普通话学习班,招收了方维新、钟廷明、钟震等20多人参加学习班。他们于1935年冬组成南山青年进德会。西安事变后,该会会员思想受到很大震动,在两英圩各商店、新圩小学内分散开展爱国抗日宣传活动。青年进德会受到两英镇永丰乡的归国华侨钟圆秀等人的支持和赞助,此外,还做通有关统战对象的工作,向南山管理局申请备案,取得合法地位,使沉寂的南山开始燃起了抗日救亡的烽火。 
 
    爱国归侨钟萍洲于1937年6月被委任为南山民众教育馆馆长之后,以“南山青年进德会”为基础,深入发动南山青年、两英商店店员、织布厂女工、各乡学校师生,于是年9年上旬在两英圩礼堂举行“南山青年救亡同志会”的成立大会,与会者1000多人,钟萍洲任总干事,方维新、钟廷明、钟震等为常务干事。至1939年冬,会员发展到2000多人。1937年9月下旬,该会为纪念“九·一八”东北沦陷6周年,在南山两英圩举行抗日救亡的火炬大游行,熊熊火炬形成巨龙,两英圩成了不夜天,在大南山区沸腾。1938年春,他们根据“岭东青抗筹委会会议”精神,将“南山青年抗日救亡同志会”改为“南山青年抗敌同志会”,制作“南青抗”徽章,出版《南山青年》。这时,“南青抗”组织遍及山内外的20多个乡村,会员发展到1800多人。他们以学校为阵地,开办成年男女夜校28处、儿童识字班240多处、妇女识字班50多处,近4000人。1937年夏,潮(阳)、普(宁)、惠(来)、南(山管理局)“青抗会”联席会议在两英召开,有力地支援了惠来县“青抗会”的反迫害斗争。在两英公园进行军训,还组成了“南青抗”战时医疗队,以适应战时的需要。1938年秋、冬和1939年春先后吸收方维新、钟廷明、钟震、钟前、钟南天、钟惠卿等参加了地下党组织。1939年春,潮阳县“潮青抗”蓬勃发展,国民党右派挖空心思限制抗日救亡的开展。当时设在普宁流沙的潮普惠南分委坚决贯彻上级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指示,由分委书记陈初明主持组织“暹罗华侨青年抗日同志会农村工作队”,把归国华侨中的进步青年团结到党的周围,密切配合抗日团体和南侨中学开展抗日运动。 
 
    以人力、财力极力支持援助抗日救亡运动 
 
    潮南华侨乡情亲情浓郁,一贯关心祖国、家乡和亲人,他们竭尽全力支持援助抗日救亡运动。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1938年4月初,敌机频临县境,烽烟漫天,人心惶惶不可终日。素有爱国爱乡光荣传统的潮阳、潮南华侨缩衣节食,以特别捐、娱乐捐、购公债、义演义卖、航空救国捐、献金等形式,大力筹赈,踊跃解囊,为祖国抗日救亡捐款献物。旅暹同乡侨胞共集国币13万元,汇交棉城东门林春记,转发县城各慈善机关,作救济事业之用。 
 
    潮阳县和平镇里美村的马士纯,1929年在汕头一中参加中国共产党,从事地下革命活动,曾先后在潮汕和上海被捕,经营救出狱后于1932年到暹罗任崇实学校校务委员、教员。该校赢得了社会的高度赞誉,得到了广大华侨的拥护。马士纯于1934年初毅然回国,越春任普宁兴文中学舍务主任,从事恢复普宁党的组织活动。在中华民族抵抗日本侵略战争的高潮中,经潮汕中心县委和普宁县委的批准,由马士纯负责主持创办新校的工作。1938年暑期在揭阳县三区的石牛埔创办起西山公学。秋季改名为“南侨中学”。1939年春又增设两个分校。一在揭阳水流埔,称南侨二校,一在潮阳和平里美乡,以原来一间小学的祠堂作基地,马士纯为校务主任,称南侨三校。学生各四五百人。南侨中学以培养潮汕抗战骨干力量为目标,参考延安抗大的教材,培养出一批抗日的健儿。 
 
    回国回乡英勇参加抗日战争1945年7月中旬,日军在太平洋节节败退,占据沙陇之日军,鉴于形势日趋不利,撤出该乡。成田乡自卫队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奉命截击。自卫队长率队员10余人登上过街碉楼。此时敌200余人分三路,一由沙陇,一由前面山,一由马沟,包围碉。自卫队不因人数悬殊而畏惧,沉着应战。敌军虽挟犀利火力,其伤亡人数则倍增。驻孔溪桥炮楼之杀敌队,在敌人猛攻时,面不改色,高唱《义勇军进行曲》,高呼“抗战必胜”的口号,乡人闻之钦佩赞叹,迨该碉楼被敌人以干柴焚烧,楼板发烫,火烟袭人,队员仍然不屈不挠,后因弹尽援绝,他们才被迫坠楼,陷入敌手。翌日被解抵和平桥时,这15位侨乡壮士慷慨就义,口号声不绝,在潮南侨乡抗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作者: 
郑会侠
来源: 
汕头日报(2005.9.25)
浏览次数: 
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