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意与风景摄影

    摄影术的发明和应用,是在西洋开始的。以摄影术作为艺术表现的手段,也是在西洋开始的。所以摄影的美学基础,一开始就建筑在西洋画意上面,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近年来,虽由于摄影科学及工业的发达,使摄影术在使用方面有一日千里的进步,因而创立了摄影的独特表现技巧,但摄影画意仍脱离不了西洋画意的影响,这也是有目共睹的。尤其在沙龙摄影的圈子中,照片在美学方面的评判标准,大部分还是遵守着西洋画的美学观点的。   
     摄影术传人了东方,尤其传人了我国之后,虽有少数画意摄影家以中国画意来经营摄影作品,并已取得国际的声誉,可惜大部分的画意摄影家,对于这种尝试不以为然,认为西洋画意对于摄影作品的经营,是天经地义不容改变的事情。在这方面,我们要分别清楚的,就是“摄影”只是一种表现手段,跟绘画、雕刻,甚至音乐和戏剧,仅有形式上的不同,并没有根本上的区别。当然,它跟绘画最相似,关系也最密切。摄影和绘画之不同,可以说只是前者是科学的,是化学工业化的;而后者则是人工的,是手工业式的而已。至于都是作为表现的手段,运用客观事物的形象来寄托作者的感受和情感,则两者并没有什么分别。   
     在西洋发明的小提琴,可以用来演奏西洋歌曲,自然也可以用来演奏中国的歌曲。在西洋音乐家手上发展起来的交响乐,固然适宜于谱奏西方的旋律,但用中国的旋律来谱入交响乐,也是一样动听,经已有不少的实例。同样,摄影艺术虽然是在西洋画意襁褓中长大起来;但我相信,以中国画意来处理摄影作品,也同样可以经营到动人的作品的。最明显的例子,西洋画从严格的客观描写发展到纯是线条色块组合的抽象绘画,就是受了中国画的影响了。所以表现手段只相等于一件工具,这件工具既可以接受西方式的工作方法,也同样的可以接受中国式的工作方法。而事实上,一张摄影作品,跟一张中国画,实质上已存有共通之处。   
     首先就是色调应用上存在着的共通点。中国画法中虽有“随类赋彩”的一法,但主要还是靠墨来表现。尤其是山水画中,发展至近代,主要是用墨线来区分物体的面,和表现物体的质感。间中有设色的,也大都只是作为墨色的补助。这跟黑白摄影只运用单色来表现物体的质感和立体感是十分相同的。虽说一件艺术作品,色彩愈斑斓愈能吸引人。但这只能使人产生真实的感觉,却不容易使人产生联想的感应。只有将物体的色彩加以简化,达到极度的提炼,然后物体的精神和性格才易于表现。一件艺术作品的形和神,可以说是相对的。当把形描摹到极度真实时,它的“神”将会受到表现上的限制。如想把物体的神加以夸张的表现,只有把物体的形尽可能地提炼、纯净化之后才可能达到。所以有些题材经彩色摄影表现之后,虽得到绚斓的效果;但有些题材,却要经黑白摄影的表现,才会烘托出深浓的感情。这就是黑白摄影把物体的颜色加以简化和提炼之后,物体的神就有机会充份地体现了。从这一点说来,摄影的色调表现跟中国画以简炼的笔和墨来勾勒形象是十分相同的。   
     其次,在西洋画中,画面各部份均须有景物填满,空白部位是不可想像的事情。但在中国画中,却是相反,以形象来填满画面的却是绝少。每一张中国画面都有空白位置的出现。运用空白来产生深度,和引起观者的联想,以及渲染画面的意境空灵,是中国画布局上的特点。关于空位的运用,摄影作品是介乎西洋画和中国画之间。风景的摄影,画面是不能有空白的;但人像摄影,却大多运用空白的背景。譬如高色调和低色调的人像,以净素的背景来表现深度,和渲染人物的性格,跟中国画的处理则是十分相近的。如果画意摄影再跨前一步,在风景照片里也运用空白,只要能够掌握到中国画法运用的原则,相信并不会不被接受的。   
     提到风景摄影,实在不能不重视中国画的传统。首先,中国具备了优秀的自然条件,从寒带到亚然带,奇诡秀丽的山川不知凡几。经过千多年来历代中国画家的刻意经营,在山水和风景创作方面,已发展到了高深的境界。所以从事风景摄影,而不考虑到中国画的创作方法,将是莫大的损失。   
     关于这方面,最为一般人所乐道的,是中国山水画的透视问题。他们认为风景摄影用的是焦点透视,而中国山水用的散点透视。如以中国画法入照片,势非把镜头的透视焦点改变不可。这种说法是似是而非的。实在应该说,用焦点透视来构图的只是西洋画,而并非全部的摄影作品。镜头的透视焦点并不能使一切的景物都成为焦点透视的结构。最明显的,那些横幅长条的照片,以及那些以图案趣味来构图的摄影作品,就不是焦点透视,而是散点透视的画面。又如高色调的人像,纯以轮廓线来表现人物,它的透视就是散点,而并非焦点。   
     也最为一般人所乐道的,是一张中国山水里面,既有俯视角的景物、仰视角的景物,也有平视角的景物,是非常不合理的。这说法也是似是而非的。这纯粹是从西洋画的观点出发罢了。我们感觉西洋画家的作画,有如用一只眼睛来瞄视景物,视角上形成狭窄。所以用俯视角构图时,既不可能有平视角的景物,更不可能有仰视角的景物。而一般照相机的标准镜头,视角只有50度左右,跟西洋画家的一只眼睛正相似,所以也不能拍摄出来多种视角的照片。但是,如果以一个广角镜头来拍摄风景就不同了。假如我们在东边的山腰以广角镜头来拍摄西边的全幅山景。那照片上出现的,山脚上的景物就是俯视角,山腰上的景物就是乎视角的,山顶上的景物就是仰视角。三种视角都出现在一张照片上,能够说这是不合理的吗?除了广角镜头之外,可以将镜头和菲林高低位置调节的照相机,也可以拍摄出这种效果的照片来。所以《清明上河图》的画面,照相机并非不能做到的,只要使用“接画”拍摄方法就行了。至于以一张画面来表现一年四季景色的《青山行旅图》,只要我们画意摄影家有足够的胆识来创作,相信也并非不能摄制出来的呢。   
     我们摄影家除了运用长幅剪裁,广角的镜头,接画的拍摄法之外,还可以利用放大机镜头,作多种多样的剪接,其灵活性实 不下于画家的笔锋。为什么一定要把风景画面局限于一只眼睛的视角,而不是两只眼睛的视角——两只活动眼睛的视角呢?当游山玩水之际,为什么不把眼睛从山脚浏览到山顶,从一个山峰浏览到另一个山峰,而只是把眼睛固定在一个狭窄的视角里呢?当纵目河山之际,我们的胸怀,我们的神思不是要广阔清远得多么?有人说,西洋画是人世的,中国画是出世的,正可以作为这方面的说明。若干西洋画的透视趋于狭窄,观者仿佛如在画中。但中国画以散点的透视,和放弃地平线的限制,做成无比广阔灵活的画面,观者仿佛置身于画图之上,有天下尽在眼底的感觉和气概。   
     是的,中国山水就是以极为简炼的笔墨色调,运用散点透视做成无比广阔的空间,使观者产生画中有诗的境界。中国山水不仅给人以简炼景物形象,而且使人从画面产生了耐人寻味的意境。除非风景摄影不采用中国画意则已,如果认为这是一条可供发展的途径,就必要注意到中国山水意境问题。因为这才是中国画意的神髓,是西洋画法中所没有。当然,风景摄影发展的途径很多,但中国山水无疑是一条康庄大道。这条大道已经前人开辟过,而且有过成就,可惜是浅尝辄止,方法也未尽完善。这条途径,由我们中国画意摄影家继续开辟,驾轻就熟,相信更大的成就是可以于旦夕间得来。   
     不怕粗浅,在这里谨刊出几张以中国画意来结构的风景习作,就正于同好,尚望多予指正。

作者: 
陈复礼
来源: 
潮汕海内外名人网
浏览次数: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