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时期潮人一封寄给海外亲人的报捷家书

    
 
    1939年夏,日本侵略军为实现其封锁华南沿海,将潮汕作为控制香港、东南亚的战略据点的计划,趁我国传统节日端午节(6月21日)到来之际,调海陆空兵力一万人左右,对我汕头市实施突袭。守军独九旅旅长华振中得悉日军登陆后,即下令各部队死守,驻汕部队相继抵抗。但由于敌我兵力悬殊,23日凌晨,汕头失陷;至7月下旬,潮阳、澄海城相继沦陷,韩江、榕江、练江的出海口被日军控制;至1943年底,潮阳县城及华阳、桑田、海门、和平,揭阳的大井、南陇、双港、钱冈一线,潮安的官塘、铁铺、溪口,澄海县全境,饶平的隆都及柘林、海山等沿海地区均沦为敌占区。 
 
    日军占领潮汕后,大肆烧夺抢掠,惨无人道,欠下潮汕人民的一笔笔血债,留下了桩桩罪证。潮阳县海门下洋下陇梅园侨属吴仕琴先生是一个有心人,在日军侵华期间,他给旅居马来亚的父亲吴海城及其弟妹的回信,均留有底稿,并将来信和回函底稿贴在一起,成为一本侨批、家书集。其中,1945年12月23日复其父亲吴海城的信(可惜欠一页),控诉了日寇侵占家乡,毁夺抢掠的罪行。信中说:“八月初二日(阳历9月7日)……日军大炮打进吾乡一万多枚,皆坠吾乡前后,……那时候乡人皆逃往他乡,儿的家属往白水堂居住。……又伪政府之苛勒,路途之禁塞,交通甚为不便,无异笼中之鸡,物资受伪政府之组合,价格持高,日加一日,……潮阳县城及海门我乡饿死殒多。那时无米可食者,食番薯为上珍,其余食薯头、生金叶、生菜、生草等物。数年来,日军到乡暴恶,随意操采牲畜、食料,掠工挑回山营;天天要工人数百往山顶开筑战壕,如工人不周时,就烧人房屋,杀伤人命;如要木料,将房屋采平,取了杉、角。最甚者,清口、牛埠两乡厝屋完全拆清。下陇及其他各乡大约数十间,被杀死数十人。富沟田被占二百余亩,用乡人与他耕种,田禾成熟,唤我们与他收成。遇此纷乱时代,惨无可此。……”1945年下半年,日本帝国主义穷途末路,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发表《终战诏书》。消息传到潮汕沦陷区,人民额手相庆。此后,潮汕敌占区相继被我接收。9月28日,潮汕受降长官徐景唐在汕头市外马路131号“前进指挥所”举行受降典礼仪式,接受了日军代表富田直亮少将签署的侵汕日军投降书。 
 
    侨属吴仕琴在给旅居马来亚的父亲吴海城的复函底稿中描述这段历史时说:“想不到日本失败如此迅速,无条件的投降。至现年八月十二日(阳历9月17日),国军到乡接收领土。次日,到潮阳县缴交日军枪械。乡人如同云开见日一般……。” 
 
    吴仕琴先生在家书中控诉日寇罪行、记述日军投降的史料十分宝贵。可惜,该信底稿残缺,无法见到全貌,也没有见到回函。但这封复函残稿仍然极具文物价值和史料价值,它见证了日军侵略潮汕,烧杀抢掠的滔天罪行,见证了海内外华人共同欢庆抗战胜利的真切情景。

作者: 
陈汉初
来源: 
汕头日报(2005.9.18)
浏览次数: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