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 曾浴血奋战老战士豪情话当年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日联军、华南游击队等敌后抗日武装,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当年浴血奋战在敌后战场的老战士,谈起那段历史仍然豪情满怀。 
 
    彭施鲁:东北抗日联军是抗日时间最长的一支军队 
 
    “全盛时期有4万人,到后来退入苏联境内时却不足千人,东北抗日联军14年抗战之艰苦可见一斑。”彭施鲁是这不足千人的幸存者之一,他说,“东北抗联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世界反法西斯战场中战斗时间最长的一支军队。” 
 
    彭施鲁是1935年被党派到东北的。他回忆,“夏秋两季,抗联战士可以躲在山上,找准机会下山战斗,打完就回来。冬季下雪后,就很难隐蔽自己,走到哪都有脚印,日本人在每个山沟都派人,可以跟着脚印找到我们,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能住两天以上,这样一来,既难筹到粮食,又得不到休息。这样的季节,一年中要占到五六个月。” 
 
    日本侵略者归屯并户的毒辣政策,使抗联失去了和人民群众的联系。彭施鲁说,无论面临怎样的绝境,抗联战士从未停止过战斗,即使是1941年退入苏联境内休整时,也不间断地派出小分队回国打游击。抗联14年共歼灭日伪军18万人,牵制日本关东军数十万,为抗战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李水清:八路军是敌后的铁拳 
 
    李水清将军在抗日战争中参加的第一次战斗就是平型关大捷中腰站狙击战。 
 
    李水清回忆,八路军115师的整编尚未完全就绪,就立即开赴抗日前线。那是在1937年8月下旬,距卢沟桥的枪声仅一个多月,我们接到敌情通报,日军一个联队,自河北涞源向腰站、平型关前进。8月25日,奉命在腰站狙击日军的独立团占据了有利地形,任三营教导员的李水清和营长两声枪响,全营的机枪、步枪、手榴弹随即朝敌人狠狠打过去。七连连长张德仁在肉搏战中扑向日本鬼子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与此同时,平型关战斗已经打响了。李水清说,“我带领战士们继续往前冲,当冲到一块大石头前时,肚子上感觉一热,低头看,鲜血已经冒出来,通讯员用一块卫生带替我把肚子缠起来,我继续往前冲。激战至下午4时左右,传来平型关胜利的捷报……” 
 
    傅奎清:新四军是江南抗战的主要支撑 
 
    85岁的傅奎清说,“都说日本侵略者有一种‘武士道精神’,坚决不做俘虏。其实,我就亲手活捉过4个日本鬼子。” 
 
    1939年参加新四军的傅奎清说,新四军共对日伪军作战19374次,毙伤日伪军13万余人,俘日伪军16万余人。 
 
    活捉日寇的往事,让傅奎清津津乐道。“那是1942年3月,我任连指导员,率领连队参加一个伏击战。在鬼子运输队的必经之路上,共有4个连队埋伏着。与敌人激战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伤亡很大。这个时候,团首长命令我率领八连剩下两个排出击。有一个鬼子可能是子弹打完了,我看到他抱着轻机枪从土塘中窜出,向远处奔跑,战士孟庆华马上追过去。鬼子兵跑不动了,只好束手就擒。这样,我们当场又活捉了3个鬼子兵,其中还有一个留着小胡子的日军小队长。对俘虏的鬼子兵,我们不打不骂,给他们饭吃,还帮助受伤的人包扎伤口,感动得他们连说谢谢。抗战胜利后,这四名鬼子兵都被送回了日本。” 
 
    曾发:华南抗日游击队九死一生战敌后 
 
    81岁的曾发,曾是著名的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手枪队的一员。他说,“就在英国当局放弃香港,而国民政府又无暇顾及之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江纵队成立。其中港九独立大队是香港地区与日军作战的主要队伍之一。我们生擒日军南支派遣军高级特务东条正之,装扮成乞丐爆破九龙铁桥等活动,沉重地打击了汉奸、土匪及日伪军的气焰。” 
 
    曾发有过几次历险,但都幸运地摆脱了。“一次是护送战利品到东纵总部,在返回途中,前去打探路上情况的时候遭到日军包围。曾春拉响了手榴弹与日军同归于尽,我和另外一人则利用突然的大雨逃了回来;一次是我护送东纵港九独立大队的政训室主任从西贡乘船回涌背,因夜深,我们就住在村里一户人家。不料天蒙蒙亮时,一艘载着数十名日军的船突然登陆靠岸。所幸隔壁老人李庚及早发现,及时通知了我们,我们马上跑上后山,钻进山坑……”

作者: 
新华社北京(2005.9.2)
来源: 
NULL
浏览次数: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