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口岸:海上丝绸之路

    宋代,由于北方的辽、金、蒙等民族的兴起,战乱频繁,由陆路通往中亚以至欧洲的贸易路线受阻,宋朝采取禁绝陆路交往的边防政策,所以对外贸易依赖海运。随着全国政治经济中心南移,外贸重心逐渐移到东南沿海。
 
    潮州地区是滨海之地,早在西汉就已经有航海的记载。到了宋代,海上丝绸之路的政策,给潮州地区带来了机遇,促使了这一地区的海运贸易应运而生,凤岭、庵埠、东陇、柘林和南澳各个港口相继崛起与繁荣。
 
    从地理自然环境来说,潮州自唐末以后,韩江三角洲中部低地平原和榕江、练江下游平原逐渐形成,人口分布也逐渐从北部山区移向沿海平原;交通方面从过去依赖山区小路逐渐发展水路和海运;经济上农业、渔业、盐业发展很快,特别是陶瓷产品大量出口外销。南宋淳熙年间当上广东提典刑狱的诗人杨万里到达潮州,他写了一首诗《揭阳道中》的诗云:“地平如掌树成行,野有邮亭浦有梁,旧日潮州底处所,如今风物冠南方。”这是对潮州平原景物的写照,说明南宋时潮州发展海运贸易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潮州境内河流纵横、港湾密布,所发现的宋代瓷窑遗址,都是靠近韩江边。潮州陶瓷产品出口外销,是经由韩江出海的。而海航地点,也都是韩江支流或榕江、练江沿岸或出海口。北宋时,韩江三角洲上的中部低洼地平原区已形成,这个地区,以沿现庵埠一程洋岗一东陇一线为分界,这一界线是当时的海岸线,也就是宋、元时至潮州的主要海港。北宋时,庵埠港是潮州对外贸易重要港口,《潮州府志》说:“庵埠集百货之舟,如蜂屯蚁聚”,当时从湖头至水吼桥一带都是海船停泊之地,如咸鱼踏头、盐踏头等古代码头旧迹。在湖头附近,曾发掘出埋在几米深的古船、古钱和茶叶。到了宋代末年,庵埠以南的海滩已形成陆地成为鮀浦盐场。南宋于宗(赵扩)嘉定十四年(1220年),潮外水军移到鮀浦场“以扼海道”。
 
    澄海程洋岗乡外的凤岭,北宋时是韩江东溪出海口,程洋岗及附近的前埔周围有很多瓷窑的陶瓷产品远销东南亚及国内沿海各地,至今已发现宋代窑群17座,其窑砖经鉴定为六朝年代产品。凤山岗上有凤岭宫、天后庙等供古代航海者祈拜的庙宇。宋哲宗(赵煦)元符二年(1099年),盐运官李前在凤岭山下凿通韩江东溪与北溪之间的运河,称为南溪,并题诗刻石,诗云:“筑堤开井易通津,神宇盐亭又鼎新,力小尚能支五事,增光更俟后来人。”从石刻诗看,当时开凿这条运河主要目的是为了盐运,到了南宋末年,出海口下移至现今澄海县城南门外了,称阚望村,南末景炎年间,丞相陆秀夫被贬移居间望衬即此地也。
 
    东陇古称北汕头,为韩江北溪出海口,唐、宋年代,韩江北溪为潮州出海的主要航道。东陇出海即为柘林湾,前临南澳岛,是通洋船只必经之地。《潮州府志》载:“东陇在樟林之西,北达郡城,商船停泊之处,为海船出入要隘,木筏、盐船货物总汇之地,其出海处称旗岭港水自韩江发源而来,往来客舟多泊于此。”
 
    明代饶平人陈天资撰写的《东里志》是记述潮州的南澳岛和拓林湾一带的民间史书,该志载:“天后宫,一在大城东门外,一在柘林守备营后,一在深澳,宋时蕃舶建,时加修理,晏总兵移建于海岸,凡航海者谨事之。”我国东南沿海,宋代以后天后宫是航海事业的象征,南澳岛和拓林湾在宋时已有供航海者祈拜的天后宫了,而建设天后宫的蕃舶则是“国人出洋船舶。”顾炎武的《天下郡国利病书》亦谓:“以市舶为夷舶,而以商舶为华商出洋之舶,亦称番舶。”由此可见,建造深澳港天后宫的,应是宋代航行国外的潮州船户了。
 
    到了元朝,潮州的海运贸易进一步发展,广东道肃政廉访司签事周伯琦到潮州,他形容潮州沿海是“卤田宿麦翻秋浪,楼舶飞帆障暮云”。可见元代潮州地区海运贸易十分繁荣。

作者: 
陆集源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2.8.11)
浏览次数: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