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胪人民谱写抗日英雄篇

    1943年1月9日,日军从潮阳县城挺进,占据八区的桑田后,多次出兵骚扰、掳掠桑田至关埠沿途村寨,西胪乡附近各村首当其冲,据有关史料载:当年日寇在内八乡见人就杀,村民林兴、林顺、蓝炳就之母、蓝锦堂之妻等惨遭日寇杀害。内輋、外輋遭日本鬼子拆祠堂2座,民房200多间,用于修建工事,又强奸妇女百多人,掠去生猪、耕牛、鸡鹅鸭一大批,几十户村民因房子被拆无家可归。当时西胪乡乡长陈邦宪顺应民心,首先组织西胪第一支抗日自卫中队,兼任中队长,他发动乡民筹集资金购置枪械。自卫中队下分3个小队,共有队员130多人,配备轻机枪2挺、步枪100多支。凤山、陂尾等乡也组建了杀敌自卫队。凤山乡由乡长李科文兼任中队长,庄汉良任副中队长,陂尾乡由乡长黄承基兼任中队长。这样,三个乡便联合编成了“西胪抗日自卫大队”。大队址设于六凯祖祠内,陈邦宪任大队长,陈维祯、陈朝盈任副大队长。自此以后,各乡自卫队屡屡挫败来犯之敌。1943年9月12日,日寇伯野部进攻西胪,陈邦宪率队配合保安队分三路击败之。17日日寇以猛烈炮火进攻,占据了竹林,激战至夜晚又将敌击退。1944年1月26日夜,日军中队长永芳敖幸率兵100余名突袭西胪,受到自卫队阻击,死伤10多人。此后,日、伪军又多次再犯西胪,均被当地军民合力歼击,损兵折将而败退。日军中队长永芳敖幸恼羞成怒,遂于5月15日凌晨二时许组织大规模军事行动。驻桑田日军调集潮阳县城日伪保安大队,分两路进犯西胪:一路由永芳敖幸率领日军50名、伪军6名,经陂尾乡沿北铺村向桥仔头摸进,从背面围攻驻西胪寨内建祖祠的国民党军一八六师五五七团九连;一路由日伪保安大队长蓝晓东带领日伪军200多名,进抵竹林村前沿,正面攻击西胪自卫队。敌抵建祖祠前时,遭西胪自卫队侧击,驻军全连亦登上屋顶反击,双方展开激烈巷战。群众闻日伪军进寨,也纷纷拿起锄头、尖担、大刀参加战斗。在黑夜中,日军分不清方向,怆惶溃退。15日拂晓,石井的国民党驻防军和自卫队紧密配合围剿日军,两股力量,双面夹攻,鬼仔们陷入烂泥中,两脚难以自拔,只得用长枪当拐杖,结果越陷越深,而枪支沾满了烂泥不能使用。就这样,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一个个被我驻军和自卫队员们击毙。这场战斗至上午10时结束。该役打死打伤日军、伪军100多名,其中,中队长永芳敖幸、曹长田博、卫长高山进等日军49名横尸老围,有1名日军负伤逃回桑田据点后也毙命;同时俘虏日伪保安中队长伍荣等5名,缴获轻机枪4挺、步枪30多支、手枪数支、掷弹筒3具、指挥刀5把、其他战利品数十担,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我抗敌军民牺牲23人。五·一五战役结束,时为西胪自卫队队长、副队长,小队长之陈邦宪、陈维祯、陈朝盈、黎荣辉等受省、县电嘉奖励,还收到各界劳金和锦旗、物资等。西胪抗日大捷,轰动了粤东。 
 
    此后,不甘失败的日伪军,疯狂反扑,多次炮击西胪诸乡村。1944年12月,日伪军100多名大举进犯陂尾乡境内的虎山,在海拔160多米处以天然岩洞为制高据点,掠迫百姓当劳工扩挖战壕,搬“灰土角”、石头,挖坟碑石构筑工事盘据。其时,日伪军时常下山来到陂尾及虎山周围10多个乡村,奸淫妇女,劫掠财物,随意枪杀无辜民众,当时的陂尾乡民被杀害的就有6人,洋文村有3人。陂尾乡民黄文明等几人在虎山下干农活,都被虎山顶的日伪军开枪活活射死,乡民黄添顺在干完农活回乡的路上,被迎面而来的日寇用刺刀戳死,大肠溢出体外,惨不忍睹。 
 
    现健在并年已84岁的李科文 时为凤山乡乡长、第二自卫中队队长)的口述,当时西胪三支自卫中队一共有300左右人,配有轻机枪6挺,长短枪300支,分别在大队长陈邦宪、中队长李科文、黄承基等的带领下,配合陂尾附近四乡八里的四五千民众,四面包剿住扎于虎山顶的日寇 包括伪军约30余人 。当时围剿的声势浩大,据健在的年近80的乡民黄丙顺告诉笔者,当时四五千名乡民来自陂尾、西胪、竹林、陂头、泉塘、洋文、兴平、青山、埔龙西等10多个乡村,手中或执镰刀、或持铁串、尖担,或持竹槌、锄头……敲锣擂鼓呐喊助威,大声叱喝着:“上虎山掠日本仔呵 ”“冲啊 冲啊 ”“冲上虎山 ”……杀声四起,震撼了整座虎山。黄丙顺一家有5兄弟,便有4兄弟参加围剿,他的大兄23岁的黄赤蟹最勇敢,冲在队伍最前头,当他正攀登上虎山的一块巨石时,不幸被鬼子开枪击中当场壮烈牺牲。赤蟹牺牲的消息,更激怒了几千乡民,乡民黄渣女亩更是加劲擂鼓助威,众乡民继续边呐喊边攀登虎山,这时冲在队伍前面的乡民黄木逵也不幸中弹牺牲,黄文溪因中弹受伤流血过多而献身。乡民们和自卫队个个义愤填膺,从早上八九点一直围剿到傍晚黄昏时,才撤回各自村寨。这次的围剿虎山,声势浩大,威慑敌胆,日伪军见势不妙,自知此地不可久留,便夹着尾巴乘夜逃走了。 
  
 

标签: 
作者: 
陈世英 陈景明 黄从辉
来源: 
汕头日报(2005.9.11)
浏览次数: 
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