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侵略者两次轰炸我的家乡

    
 
    怀着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激情和民族自豪感,面对日本新历史教科书无耻篡改侵略历史的险恶野心,勾出上世纪30年代已深烙在我童年脑海中对日本侵略者的记忆,用我的亲历痛斥日本的侵华罪行,以示不忘国耻,以表对受难者的缅怀。 
 
    日军飞机轰炸浮任小学 
 
    1938年,8岁的我在饶平县海山浮任乡小学读书。当年日军大举进犯潮汕沿海,浮任乡虽系小岛,但抗日救国的教育在小学里占着显眼位置。当时,日军攻占了南澳岛并以此作为基地大举侵袭潮汕沿海。与南澳岛一水相隔的海山岛在地理位置上和军事意义上无疑是日本侵略粤东乃至福建东山岛一线的前沿桥头堡。日军早已对浮任乡虎视眈眈,在南澳站住脚后即从海上和空中不断对我的家乡浮任进行袭扰。 
 
    9月,学校刚开学不久,一天中午在浮任乡上空突现日本飞机,黑色、单翼,飞得很低,速度很慢,机翼上的日军标志很显眼,飞机在上空盘旋了几圈就飞离了。老师对学生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要预防日军的空袭。事实果真不出所料,第二天中午过后,天空无云,很闷热,村民多到树下乘凉,忽然听到飞机声由远而近,我当时正在松磐下乘凉,看见飞机,赶紧跑到三山国王庙前的路坎边躲起来,抬头看见一架日机低空慢速飞来,临近我头顶时突然从飞机上扔下一个炸弹,一颗又黑又长的炸弹从我头上直冲下来,我当时才8岁,也不怕,看着炸弹飞过头顶骤然轰的一声爆炸了!这在我童年的心灵中首次印证了日军的罪行,直至今日,毕生不忘! 
 
    没过多久,日机又飞来了,同样扔下炸弹一枚,飞不远又转了回来,在被炸的上空盘旋一圈,估计是来观察两次轰炸的效果。 
 
    第一颗炸弹差点炸中浮任小学永思堂分校,炸弹接近分校屋顶落在后面约30米的民居中,炸毁前后两排房子,其中位于祖祠巷南一横一之六的林庭必家被炸塌。因家穷,67年来无法修复,断墙残壁,荆棘满地。炸弹炸毁了前排的民居即落在后排民居的天井中,炸出一个方圆约2.6米的炸弹坑,深度约一人高,从我所拍摄的实照中可以看出现在门牌石井片26号的林辅国的家中天井经过多次修补仍留着痕迹的弹坑。在日军炸后不久房主就愤愤离开人世。 
 
    而浮任小学是被第二颗炸弹炸中总校聚华堂的大脊梁角上,把大屋脊炸塌了,把中脊梁炸脱了,当时正在学校自习的林宾中被炸后造成重伤。学校被炸后学生无处就读,乡民房子倒塌,有几户乡民家破人亡。从童年至今67年里,我并没有随岁月的流逝而淡忘。这是我亲眼见证的日军侵华的狰狞面目。 
 
    鬼子抢了我的家 
 
    日本鬼子飞机轰炸了我的家乡和学校,是其下一步占领海山岛进而侵袭潮汕沿海的前奏。鬼子的炮艇经常活动在南澳岛至浮任乡的内海,在海上抢掠商船和鱼船,乡亲们都预计鬼子很快就会登陆,只要日本炮艇驶近,乡亲们就赶紧往山上跑,以免吃了眼前亏。 
 
    1938年9月中旬的一天中午,适逢海潮涨潮,乡里的渔民正在三山国王庙至落山虎的近海浅滩上拦起很长很长的鱼网栅鱼,渔民听见从高山方向传来电船声,还来不及逃避就看到日本炮艇直冲而来,冲破了围网,冲到三山国王庙前沙滩上。日寇登陆了!乡亲们奔走相告,能逃避的人尤其是妇女都往后山跑,我的家人有跑到后山顶的,也有跑到山仔下的,我也跟着大人混在满山遍野的人群中,从远处看,日本炮艇是黑色的,插着“太阳旗”。我记得当时7个鬼子扛着枪,头戴钢盔,从三山国王庙前的小路经松磐下再到永思堂旁进了村。日本仔进村后,逢屋必搜,逢人必抢,逢家禽必掠,有的乡亲在逃离前故意将家里搞得又脏又乱,但也免不了遭日军的抢劫。我的家靠海边很近很近,是人们下海的必经之地。日寇在村里抢掠一个多小时,强迫几个乡人挑着一担担抢夺的东西下了炮艇,赶在海潮退潮前离开。 
 
    看到日寇的电船开走了,我和家人赶快回家,进门一看,日本鬼子把我家经营的杂货店所储存的货物抢的抢,砸的砸,对数量较多一时抢不了的米、糖、油则来个大破坏,两大水缸红糖、白糖的缸被打碎,将糖撒满一地,6包大米的米袋被鬼子割破,将米通通倒在糖上,更可恶、更无人性的是将煤油浇在米糖上,还从我家里抢走了大刀牌、哈德门香烟60条;福建大红袍、铁观音岩茶3大茶箱;刚从东陇进货的4瓮50斤庄天津高粱酒也被鬼子抢光了;还有很多日用品也一样都被日本仔抢光了。 
 
    日本鬼子进村扫荡和我家遭到的浩劫,六十几年来日本鬼子在浮任乡的暴行,我一直忘不了,我和我的家人以及同样被掠夺被劫难的乡亲们更是一直痛恨日本侵略者!

作者: 
林庭文
来源: 
汕头日报(2005.7.31)
浏览次数: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