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的汕头港

    汕头港于第二次鸦片战争失败后,根据《中英天津条约》和《天津续增条约》规定,1861年辟为对外通商口岸。经过几十年的建设发展,至20世纪30年代,海运贸易已达鼎盛时期。据《潮海关史料汇编》和饶《潮州志》记载:“1932至1937年外洋船进出汕头口岸的船舶艘次和吨位数均占全国的第三位”;“汕头商业之盛居于全国的第七位”。自1939年下半年之后,在日军的侵略破坏下,汕头港便逐渐衰落。 
 
    1938年10月抗日进入相持阶段。当时粤北、江西、湖南以及我国中西部各省进出口货物,悉以汕头为转运枢纽。1939年6月6日,日军大本营下达攻占汕头的命令,调集华南日军21军和海军第五舰队共万余兵力,于6月21日,在20余架飞机掩护下,由40余艘舰艇,分三路进攻汕头:一路从达濠东岗登陆,占领石;一路从新津河登陆,西进东墩、浮陇、金砂,直扑汕头;一路沿新津河溯江而上,至庵埠急转南下,从汕头北部迂回包抄。国民党驻军虽在上述各地进行英勇抗击,但终未能抗御住日军的强大攻势,6月22日下午2时许,汕头市终于陷敌。 
 
    日军入侵汕头后,随即控制海关,关闭港口贸易运输。1939年7月18日开始,日军准许来自香港、南洋的轮船(主要是英国船)载运邮包进口,但不准装载客货,其他国家的轮船一律不准进港。稍后,日军当局特准挂英国旗的商船一艘每周只进汕头港一次,只仅载运邮件、旅客、日用品和食品。汕头港海运贸易权益由日本独占。至1940年11月,日本已有8艘定期和10艘不定期的商船船队通航汕头港。商船进行海运贸易必须由日本政务院发给的特准证、货物才准进出汕头港。中国或其他外国商人如果要在汕头进行贸易的话,就得通过日本和台湾在这里建立的公司办理,由公司提取10%的佣金或收缴规定的手续费。自从汕头被日军占领和关闭港口贸易之后,海关无法对外行使职权(邮包科除外),对由日军当局签发特准证的非官方贸易,海关也无权进行干涉。 
 
    自抗战烽火延及潮汕之后,在敌人的铁蹄下,民不聊生,交通运输事业也随之冷落。汕头通行韩江、榕江、练江各条内河的电船多被日军强拉为军用,汕头至潮阳的电船多避入揭阳。潮汕铁路公司来不及内迁,导致火车机械、枕木全部被日军劫掠一空。汕樟轻便车公司及护堤公路行车公司也随之歇业。汕头航行至潮汕内陆各地的货轮改为驳船及帆船,直至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即第二次世界大战)也随之歇业,整个潮汕内外交通闭塞。因此,汕头“商民星散,人口内迁”。在日军占领下,汕头港外轮不敢进港,除日本船军输外,汕头港海运贸易一蹶不振。沦陷前,汕头港的英商怡和、太古两家轮船公司和我国招商局轮船公司在港口的货物堆积如山,陷敌后,仓库货物逐渐减少。 
 
    日军侵占汕头期间,为了军事需要,于1940年由当时的“汕头信合营造厂”在广州街尾(汕头港北岸)海滨建造一座长76.2米,宽12.5米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码头,日本人称其为“东亚码头”,汕头人称为“军部码头”。至今该码头还遗留残迹,这就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汕头的铁证。1943年9月1日,4架盟机在汕头港的妈屿口炸沉日轮“白银丸”;1944年7月26日,中美混合机轰炸日军运输舰,致一沉一搁浅;1945年1月7日,盟机轰炸日本军舰2艘,致一沉一搁浅,经过几年的抗战,使日军遭受严重伤亡,日军走投无路,直至1945年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 
 
    抗战胜利后,汕头港恢复航运,各国轮船相继通航汕头港。但由于战争创伤,港口海运贸易不如前期,原有港口6座码头3万平方米的仓库在战火中遭受严重破坏。抗日胜利后,港口只存一个残缺不全的木栈桥趸船码头和几十间破旧仓库。至1949年10月汕头解放前夕,每年港口吞吐量只有三四十万吨。

作者: 
陆集源
来源: 
汕头日报(2005.7.31)
浏览次数: 
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