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相国祠”石刻匾额来历

    近年来,在原揭阳县人民政府(今市成人中专)内,出土一块长190厘米、宽64厘米、厚18厘米的石刻匾额,上书“相国祠”三字,苍劲有力。
 
    揭阳有史以来从未出过宰相,何来这“相国祠”石刻匾额?文史界和书法界人士议论纷纷,归纳起来,有二种看法比较统一:一是认为可能是南宋时曾来过揭阳京岗教书的梁克家,后来当过宰相,因有功于京岗,是否是后来京岗乡亲父老为其建造祠宇而留下匾额;二是认为可能是揭阳名贤、明末爱国志士郭之奇之后人为其建造的祠宇?
 
    笔者认为当年梁克家虽来过揭阳京岗教书,也当过宰相,有功于揭阳京岗,然京岗孙氏早已建“恩相祠”祀奉,今遗址尚存。那么,这匾额就只能跟榕城东门郭氏之郭之奇公有关了。然而,笔者不敢妄定。
 
    不久前,适逢榕城东门郭氏之“金马玉堂”修复竣工,我应邀前往参加庆典,遂向郭氏乡亲言及石刻匾额,众人大为哗然,引出了榕城甲东里有一座气魄壮观雄伟“郭氏家庙”。翌日,我专程前往参观访问。这是一座座北向南的三璧联“百鸟朝凰”清代后期建筑物,大门下的阳埕上立着一对露天大石狮,大门两边各嵌着一只大石鼓,门顶匾额书“郭氏家庙”四个大字,整座面积近2亩。此庙大门内的门顶上有一石刻碑文,名曰“郭氏家庙匾额碑文”,上面刻了密密麻麻的大片字,末处是“光绪三年岁次丁丑元月立”。
 
    后厅中央有一神龛,祀奉“相国祖之奇公神位”。
 
    原来,郭之奇之九代裔孙升裕,从事商贸,年至四十,尚未发达。有一次在祭祖时许愿说,“他日我若能发达致富,一定建造相国祠祀奉先祖”。后来,郭氏升裕公果然发达致富,遂在榕城东郊买地营建“相国祠”。在营建“相国祠”期间,郭升裕在外生意频频告捷,投入资金也逐步增加,买厝用地,范围不断扩大。此举使近乡感到震惊,认为郭氏营建范围的不断扩大,将对近乡造成一定的威胁和影响,遂联合向官府起诉(起诉理由不明)。官府为避免争端,即言明营建“相国祠”是官府的事,私家所建的“相国祠”应改为“家庙”,且范围不得自行扩大。第二天,官府派差役将“相国祠”石匾拆下扛走。
 
    尔后,郭氏只得将已买的“相国祠”附近厝地辟为“百鸟朝凰”之民居,并定名为“甲东里”,至目前,“甲东里”一带基本都是榕城郭氏所居住。
 
    据郭氏耆老的这番介绍,这出土“相国祠”石匾的来由,基本可明,故作引玉之砖,盼待完善或裁定。

作者: 
徐光华
来源: 
Internet
浏览次数: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