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土地情结对潮汕社会历史发展的影响

    情结指的是影响人的心理情绪的深层次文化因子。土地情结是人们对土地的感情、热爱、呵护,是一种文化现象。由于人多地少,生存空间狭迫等因素的影响,与中国其他地区的居民一样,潮汕人具有浓重的土地情结———强烈的土地意识;高度重视农业的观念;浓重的乡土观念;强烈的地域观念;对土地神的崇高信仰以及风水信仰等。浓厚的土地情结对潮汕地区社会历史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首先,我们应当看到它的积极作用。 
 
    1、促进潮汕人对农业生产的高度重视,潮汕地区农业水平的不断提高。由于土地情结的浓厚,世世代代的潮汕人特别重视农业生产。虽然耕地面积少,但潮汕人十分珍惜每一寸土地,并充分使用好每一寸土地,以致“踏进潮汕农村,满目翠绿,无一荒芜之地。”更甚之,潮汕人因地施种,讲究精耕细作,“种田如绣花”。潮汕人用绣花式的技术和心态来种田,农业生产技术较高,因此潮汕地区的农业水平一直在全国名列前茅,是农业较为发达的地区,令人称道。“三分地闹革命”,潮汕人用较少的土地养起众多人口,堪谓一大壮举。 
 
    2、赋予潮汕人高度的凝聚力。潮汕人以潮州话为纽带,形成一体,非常团结,具有非凡的凝聚力,这是世人皆知的。《1882至1891年潮海关十年报告》中有一段话说:“全帝国公认,汕头人的非凡的联合本领和维护其一旦获得的地位所表现的顽强固执精神,使他们的国内同胞望尘莫及。”从1981年起已连续九届的国际潮人联谊会,以及国际潮剧节等活动的举办,个中也充满商业意义,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历史上潮商商会组织的延续,是新时期潮汕人高度凝聚力的充分体现。 
 
    潮汕人高度的凝聚力是建立在浓重的土地情结基础上的。潮人在人多地少的本土,为维护个体或某一集体的利益,产生了内部的团结与对外的排斥,这种特质较其他地方的人群更强烈。因此,潮人在海外或外地为了维护商业利益和求生存、开拓,受到在本地已经形成的那种求同抗异习性以及灵活顽强的应变能力的支配,乡亲的认同感特别强烈,这是潮人团体的凝聚力往往强于其他团体的潜在特质,也是在东南亚以至各国唐人街中潮人社会的一个突出特征。 
 
    3、浓郁的恋根情结引发海外潮人关心桑梓建设。土地情结进而产生了恋根情结。恋根情结是乡土、民族、国家观念的一种集体无意识的内核。强烈的土地情结使得许多出外的潮汕人都有一股强烈的恋根情结,特别是海外潮人。海外潮人的恋根情结,表现为对故乡眷恋不已的深厚感情,以及如孩子对母亲的报答般对故乡义无返顾的回报;众多的海外潮人视乡土为生身父母,尽管在海外节衣缩食,但都有一颗报答乡土的拳拳赤子之心。只要他们在海外一站住脚跟,便会寄钱寄物回家,便会想方设法帮助家乡解决所有困难;一有所发展,就慷慨捐资捐款,支援家乡建设。据统计,从1889至1949年60年中,潮汕侨胞在潮汕地区投资的企业共4062家,投资金额约8000万元,占近代华侨投资国内企业资金总额的11.3%。而改革开放后,从1979至1999年,潮汕地区引进外资企业共7400家,累计实际利用外资近100亿美元。 
 
    潮汕海外侨胞更是不遗余力支持家乡的教育医疗慈善事业。据初步统计,1978至1999年,海外潮人在潮汕地区捐资兴学的金额,累计达30亿港元以上。他们在潮汕捐资新建、扩建和改建的各级各类学校达到2000多所,占潮汕地区各级各类学校总数的一半以上。李嘉诚斥巨资办汕头大学,林百欣办科技中专、林百欣中学、小学…… 
 
    4、造就了潮汕人的爱国主义优良传统。强烈的土地情结使得许多潮汕人不仅爱乡,而且爱国。他们对祖国有着强烈的赤诚之爱,为了祖国,他们舍身忘己,无私奉献。特别是旅居海外的潮人,由土地情结进而恋根情结而升华起来的民族意识、报国情怀,使得海外潮人身在海外,心系祖国的安危,关心祖国的变革和危难。一旦祖国有什么动荡和不安,他们便会挺身而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家乡,为祖国竭尽全力,死而后已。一旦祖国有难,他们就伸出救援之手,帮助祖国解决灾难、建设新的生活,盼望祖国更加富强、更加兴旺。 
 
    从辛亥革命时期的林义顺到抗日战争时期的蚁光炎,在祖国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们挺身而出,慷慨解囊,毁家纾难;他们配合祖国进步力量,积极做好宣传发动工作;他们直接参加祖国的政治变革运动和救国图存运动,置个人的身家生命于不顾,甚至鞠躬尽瘁,舍身为国。 
 
    5、有利于培植乡情,提升认同感,协调各种乡里乡村关系。乡土一方面培植了人们乡土崇拜的信仰;另一方面也加强了乡邻人情世故的观念。乡土,把人们直接连接在一起,从而发生了人际关系,为了协调这种关系,人们制订了乡规民约,建立乡邻协调组织,开展互助互惠和多种形式的民俗礼节活动,培养亲密的人情,构筑起乡亲关系网络。对于乡土的自然崇拜和对于乡亲人情依恋,最终互相谐合,成为古代乡社精神的凝聚形态。 
 
    古老民俗中对于土地崇拜的活动,例如通过立社坛、社树、社石等,供人祭祀;以“社祭”为中心,开展种种民俗活动的特点在于,它既向乡民们灌输自然崇拜与祖先崇拜,又不断地向每个个体成员暗示他们生命根基的存在,使他们感受到,各自都是扎在本乡本土的一个根上所生发出来的枝杈。他们之间的亲情、互谐和认同是天经地义的。人们从小就受到这种亲情和乡情的认同和被认同的熏陶,一直对自己的行为产生影响。 
 
    其次,浓重的土地情结对潮汕社会经济发展有着极大的负面影响。 
 
    1、造成潮汕人严重的地方主义和排外意识。建立在家庭农业经济基础上的古代潮汕社会,每个家庭就是一个生产单位,属于典型的自然经济。每到农忙季节,少不了家族、亲戚和邻里、乡里的相互帮助,于是产生了亲情和乡情,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裙带关系和地方保护主义。虽然解放五十多年来潮汕地区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地方保护主义不仅没有销声匿迹,而且还在到处泛滥。原因是它有深厚的土壤和根基,可谓根深蒂固。严重的地方保护主义所带来的后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了保护地方小团体的利益,不惜欺上蒙下,不是着眼于全国、全民族的利益。 
 
    由于过分地强调乡土意识、家族意识,造成潮汕人容易画地为牢,滋生夜郎自大和狭隘的排外情绪,从而削弱开拓发展的战略眼光和“有容乃大”的创业胸襟,也严重地影响了全国乃至世界各地人才来潮汕创业,制约了潮汕的发展。 
 
    2、缺乏大开放、大手笔、大思路的意识。由于人多地少,潮人意识显得小家小气,缺乏大开放、大手笔、大思路的意识。这方面,作为潮汕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汕头尤为突出。商业上,汕头人习惯于小打小闹,一直到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才开始有了稍为可观的物业大流通,如万客隆、岛内价等;城市建设方面,汕头人强调寸土寸金,规划眼光短浅,以致马路小,街道窄,广场小,主题公园缺乏,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汕头的形象,无法提升汕头的知名度和竞争力;工业布局上,汕头人缺乏上档次、上规模的大型企业,严重制约了汕头社会经济的跨越式发展。 
 
    3、浓厚的“入土为安”思想而造成土葬之风的屡禁不止。由于浓重土地情结的影响,潮汕人生于斯,长于斯,也死于斯,因而“入土为安”的思想尤为严重,这就造成了潮汕人土葬风气的严重肆行。解放后虽经破“四旧”、移风易俗、树文明新风以及法制严惩等的冲击,但是,土葬之风在今尤烈,屡禁不止,这就大损潮汕的精神文明建设。 
 
    总之,潮汕人的土地情结是浓厚的。潮汕人浓厚的土地情结对潮汕社会历史产生的影响是深远的。情结往往是长时期形成的,深入人们心理而难以磨灭的。因此,对潮汕人浓厚的土地情结,我们要珍惜它,创设一种良好的环境,发挥其积极作用,释放其有效功能,也要采取有效措施,消除其不良影响,以推进潮汕的三个文明建设,构建和谐汕头,创设和谐潮汕。

作者: 
陈友义
来源: 
汕头日报(2005.6.20)
浏览次数: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