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炮台一八旬老人要向日本讨说法

    我要控诉侵华日军当年的暴行,要求日本对自己的罪恶行径真诚地道歉和赔偿。”1月22日,83岁的蔡举贤老人向记者讲述他当年无辜被日军当作活靶子枪击和众乡亲惨遭屠杀的史实,并就向日方追诉,要求道歉和赔偿事宜求助于社会各界。
 
    拿村民当活靶肆意射杀
 
    在揭阳市炮台镇石牌村蔡举贤老人的家中,蔡举贤老人回忆起往事,眼中饱含热泪。60年前的1945年农历2月的一天,时年23岁的蔡举贤和弟弟来到石牌村溪下的榕江边放牛。突然榕江上开来了一艘日军的巡逻艇,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巡逻艇上的日军用机关枪向他们兄弟俩开枪射击。子弹打中了他们家耕牛的下巴,牛一受惊,狂奔起来,把紧紧握着缰绳的弟弟拉倒在地,使弟弟逃过一劫。蔡举贤只觉得双腿一麻,知道自己中弹了,求生的欲望使他拼命往前跑,可跑不了不远,便双腿一软,倒地不起。这时榕江上的日军巡逻艇已经扬长而去。蔡举贤老人说,这些日寇把中国人当作活靶子,以射杀中国人取乐。
 
    附近村民在日军走后,连忙把蔡举贤送到当地唯一的西医、上埔村的谢清爱医生诊所里抢救。经过检查,蔡举贤身中两颗子弹,一颗将他右边大腿内侧的一块巴掌大的肌肉撕掉,一颗贯穿左边大腿。这两颗罪恶的子弹给蔡举贤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使他瘸了很长一段时间,左腿到现在仍不能够完全伸直和弯曲,至今伤痕还在。
 
    村中老人历数日寇暴行
 
    76岁的蔡举太老人说,日寇占领揭阳时,他只有16岁,就被迫在日寇盘踞的石龟山上作劳工,给日寇修公路、建炮楼、挖战壕,时间长达一年多。蔡举太说,当时他们在石龟山上过着非人的生活,那些日本人动不动就对他们进行殴打,吃又吃不饱,睡在工棚中的泥土地上,使他得了风湿病。
 
    村里的老人向记者痛诉了日寇对他们村的大屠杀。1944年的农历8月12日,国民党的军队对被日寇占领的石龟山发起进攻,战斗持续到8月14日夜,国民党军队撤退后,日寇对附近村庄进行了疯狂的报复。8月15日中秋夜,日寇50多人对石牌、青溪进行扫荡,单单石牌村就有100多名村民被杀害。
    日寇在石龟山上经常对村庄和在田间劳动的村民进行炮击。蔡举贤老人说,他的一位朋友就在炮击中丧生。当时这位朋友整个上半身被打掉,后来在树上找到他的头皮和一些零碎的躯体,其惨状难以用语言描述。
 
    誓向日本政府讨回公道
 
    “侵华日军给我们造成的伤害不仅是肉体上的,在精神上也带来巨大的伤痛。”死里逃生的蔡举贤说,自己担惊受怕地生活了多年,却没有得到任何道歉和赔偿,而且日本政府到现在还对当年的侵略历史百般抵赖。他说:“能不能获得赔偿我们无所谓,我们主要是想揭开历史真相,让世人了解当年日本法西斯的罪恶行径。”作为直接受害人,蔡举贤表示要趁自己还活着向日本讨还公道,哪怕年纪再大。
 
    蔡举贤告诉记者,历史逐渐久远,记忆却不能消退。他想通过司法途径讨回公道,同时希望社会各界的有识之士能给予有力的支持。

作者: 
陈史
来源: 
特区晚报( 2005.1.26)
浏览次数: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