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潮汕侨批例俗

    例俗,民间约定俗成之惯例,一种传统文化现象。这个词,《辞海》和《现代汉语词典》中均未见辑录,而起码在上世纪前半叶,在潮汕方言口语中,却是可以经常听到的,可能存在于古汉语中。 
     作为历史见证文物,潮汕侨批无论从书写形式到内容表述,都充分反映了这种“在法律上没有明文规定,以前曾经有过,现在可以仿效照行”的老例俗。当然,随着时光流逝,它已经渐次“作古”了,唯其“灵魂”还在,给考证工作带来一些麻烦。   
     试举几例证之:   
     一、收批人地址的写法。   
     老侨批常用老写法,寄往潮属“某县”的侨批,常因循写为“某邑”,盖因旧时“邑”为县之别称也。但潮安县就不同,1914年前称海阳县,批封都写“海邑”。1914年“因山东亦有一海阳县,故改潮州的海阳县为潮安县”②后,批封照例该写“潮邑”,但又因潮汕还有一个字头相同的潮阳县,原来已先简写为“潮邑”,故在海阳县改称后,寄给潮安县的侨批,只好照实写全县名。但也不尽然,一些过番③年代较早的老华侨,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仍沿用老写法,这显然是受老例俗影响而习惯使然的。还有如揭阳县今揭东县,1965年拆出一个揭西县,但1988年从泰国寄来的侨批,批封上地址仍写“揭邑桃都白石下乡”④,好得还有老乡村名,不然就难以分清是揭阳还是揭西了。那个“桃山都”,经过多次沿革,也早已成为历史地名了。   
     二、收批人称谓和寄批时间。   
     老华侨尤其恪守“人伦之道”,讲究“长幼有序”,往家里寄批,批封上都是写给最长辈的,如有祖辈在上,尽管他她们已年老不当家,但儿孙寄批时,一般仍需写祖父母、甚至曾祖父母大人收;只有父母没有上辈的,则写“双亲大人”收;父母一方过世之后,则写“严亲大人”或“慈亲大人”收。批信末的寄批时间,通常署上用“天干”“地支”排列的年份,而且简写为“天干”的某个字。   老华侨陈集允兄弟4人从新加坡寄给潮安县东凤二房后厝的家批,就是按例俗这样写的。由于这家人现存的侨批多仅侨批文物馆收藏的就有566封、年代久最早的是1912年,而且大都是早期由水客客头带来,没有盖邮戳的,要分辨那一封是什么时候寄来,照顺序整理编排,确是颇费功夫。除了批封上寄款币种能大体分清属于那个年代之外,要具体到哪一年,还得从“称谓”和署写时间多方加以考证。例如,其中若干封的批封,有的写“双亲大人”,有的写“慈亲大人”,寄批时间署写“癸X月X日”。这个“癸”字,可以是癸丑1913年,也可以是癸亥1923年、癸酉1933年,每个相差10年。那些批都是寄龙银银元的,可以排除是1943年,因为自1935年以后,龙银就已经停止流通,侨批概以国币和时行币种结汇。那么,要得出“癸”是哪一年的结论,又得进一步从批信内容寻找确切证据了。陈集允的父亲是1922年农历四月初九逝世的⑤,那么,他写给“双亲大人收”的,肯定是1913年;写给“慈亲大人收”的,肯定是1923或1933年,而要确认这两个年份,又得再从他本人和胞弟批信中寻找例证。   
     三、平安批和顺风批。   
     潮汕有句俗语:“平安当大赚”;春联亦云:“平安二字值千金”,把人的平安当作比赚钱更重要。在以前谋生艰难、交通电讯不发达的年代,华侨过番,一去就是三五年、十头八年才能回唐山⑥一次,有的甚至一世人一辈子也没法回来,最终客死异国他乡。“平安”对飘洋过海、离乡别井的华侨和侨眷来说,更是头等重要的大事了。因而,自然而然、约定俗成地形成一个例俗:华侨寄批,无论是哪个所在国家和地区、“新唐”或“老唐”⑦,所寄款项多少,信文内容长短,有无批封或是封、信合一印成一定格式的简易批纸,都照例在开头或结尾写上:“蒙神天庇佑,内外平安”、“幸得内外平安,喜之胜也”、“祈望诸事合想、两地平安”等祝颂词,祈祷平安大赚。这类“常批”俗称“平安批”。   
     潮汕侨乡有个老例俗,凡乡中有人要“过番”,不管是“新番”初次出国,还是“老番”回国省亲后要重返侨居地,其亲房族人、邻居戚友,都要带上当地土特产、糖果饼食之类的礼品前来送行,俗称“送顺风”⑧,意在祝福番客一路平安,顺风得利。华侨几经颠簸跋涉,甫抵侨居地后第一封批信,俗称“顺风批”。这种“顺风批”,主要是向家里人“禀报平安”,无论钱银多少,2元4元都可寄,但一定要双数,以图吉利。有的“新唐”上岸,一时未有工可做,事可赁,处在投亲靠友、居无定所的情况下,这头一封“顺风批”的银项,往往是向亲友先支借或向当地批局申请先垫付的。俗语云:“家书抵万金”。试想想,在往昔交通很不便利的年代,华侨过番有多辛苦!清代中期便有“暹罗陆归”⑨的传说,记述潮之海客,乘船往暹罗今泰国,水程6360里。时有武解元进士陈有光之子,从海客赴暹罗谋贸易,将至时船失风任其漂荡,至某一地方舟坏上岸,与同行数十人投生。后历尽种种艰难险阻,食宿折磨,至归潮州,计行程一载云。就是到了1949年初,陈集允之细弟从新加坡回家乡完亲后,从汕头乘轮返回时,因海上遇雾,船走错路,半途几经周折,经香港、北海、海口、越南,至抵新加坡上岸时,共计历时15天⑩。这是他本人寄回的“顺风批”所叙说的,足见“顺风批”在侨批中的分量。   
     四、捷寄与厚寄。   
     华侨过番谋生,恪守古训和传统例俗,克尽瞻养父母、眷属,繁衍后代之天职。潮州歌谣中《过番歌》唱道:“钱银知寄人知返,勿忘父母和妻房”;“赚有钱银多少寄,寄回唐山娶老婆。”一般来说,华侨只要在番畔有利可图,每月就有一次家批富有华侨不在此例,以为瞻家之用,此为月批“捷寄”;年关时再专寄一批为长幼家人分发腰金,俗称“压腰”,此为年批“厚寄”。故有的乡村就有“某人每年13张批”之说。按例俗,父母生日寿诞,年终谢神;或者乡里修祠建庙,演戏闹热,素有热心家乡公益事业传统的华侨,也必在侨批中额外厚寄之。   
     家乡侨属有侨批这些外来活钱,在正常情况下,平时经济生活一般要比当地农民和其他劳动人民好得多。但是,也不是所有的华侨都能无误做到“月批捷寄、年批厚寄”的。据民国廿三年1934《樟林社会概况调查》一书载,被调查的500名华侨中,经商的占7.6%;店员占38.4%;工人占30%;小贩占7.6%;其他占7.2%;失业的占9.2%紒紜矠。樟林古港是红头船的故乡,为汕头开埠前潮梅、闽南一带的主要口岸,以兴旺的海运贸易和众多的海外移民闻名世界,1875年英国出版的世界地图也标上“樟林”地名;海外华侨寄来的批信,只要写“中国樟林”便可送达。樟林也是著名的侨乡,应该说这个调查是有相当代表性的。从上述老一辈华侨职业看,真正能发财致富者比例极少,绝大多数是仅能维持生计,赡家糊口而已,碰到行情不好,也是难以捷寄、厚寄的。批信中常常有些字句:“候有厚利入手,自当多寄”、“只要有利上手,定当捷寄”。陈集允一家的批信,更有不少具体的诉说,兹摘录几封,以释其由:    
     “刻下身边并无分文可存,就目下亦是不能厚寄,候待年边看存有多少,自当再厚寄些紒紝矠;   “嘱寄银买谷事,非不如命,不肖每月银项尽寄塘唐批,其外并无余积紒紞矠;      
     “嘱儿与家大兄厚寄一事,非不如命,奈此时外地市情之生理艰难,岂可有支过,而月间所寄之银项,就工资尽寄而已紒紟矠;    
     “集祥自己做生理仔,亦是平常的,如是好,有利可取,家批定捷寄可知紒紡矠;    
     “内助到叻……儿不能厚寄者,亦身边之拮据耳紒紣矠;    
     “儿自来叻之后,衣服一概破裂……破者暂且补,寄加多少前往唐山为要紒紤矠;    
     “儿数月无寄批者,系因世界纷乱,自汕头失陷后,叻中批局就从此无收批,非儿敢断绝家信紒紥矠;    
     “家中贫苦,致害大人及胞嫂侄女等受尽苦楚,皆吾无能之罪耳,祈望大人及胞嫂安为就是,有利自当厚寄紒紦矠。”   
     这些如泣如诉的肺腑之言,道出了许多华侨在外谋利艰辛的心声,也表明了他们继承传统例俗的道义和天职。澄海樟林一个华侨,1951年寄港币20元给胞弟的批信,真有点“千言万语,一言难尽”的意思,竟干脆写作四句打油诗:“裁笺握管愁难开,雁阵鸳翼各东西,谁怜海外飘零客,未卜何时解愁眉。”读后真使人感慨万千,嗟叹不已!   
     正是:“世人皆道华侨好,番畔钱银唐山福。谁解侨批个中味,满纸辛酸尽入目。”         资料来源和注释:   
     ①陈集允,潮安东凤人。清末民初即与其胞弟集亮、集祥、集轩4人,先后往新加坡谋生,寄回的侨批原件,绝大多数已录制成光盘,为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侨批文物馆收藏。    
     ②《汕头大事记》上第118页,汕头市地方志办公室编印,1998年9月出版。    
     ③“番”,旧时对外国异族的通称。潮语“过番”指去外国。    
     ④紒紜矠《潮汕侨批萃编》第一辑第187页、113页,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编印,2003年10月出版。    
     ⑤⑩紒紝矠紒紞矠紒紟矠紒紡矠紒紣矠紒紤矠紒紥矠紒紦矠均分别见侨批文物馆收藏的“麦藏”光盘原件第50458、50234、50747、50580、50479、50383、50372、50610、50080、50594号。    
     ⑥《辞海》对“唐山”的释文:华侨对祖国一种习惯的称呼。    
     ⑦《辞海》对“唐人”的释文:唐代盛时,声誉远及海外,后来海外各国因称中国人为唐人。又,华侨也自称为唐人。本文所指是对新老华侨的俗称。    
     ⑧《潮汕百科全书》第578页,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4年4月出版。    
     ⑨《韩江闻见录》卷六,清代郑昌时著。《潮州文献丛刊》之四,香港潮州会馆1980年12月印行。《潮汕文库·潮汕历史文献丛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12月出版。   
     紒紛矠《澄海县志》第156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95年2月出版。

标签: 
作者: 
李福光
来源: 
首届侨批文化研讨会论文集
浏览次数: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