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邑侨批与潮汕侨批之比较

    四邑是指新会、新宁后称台山、开平、恩平四地今增加鹤山一地称五邑,四邑是我国三大侨乡之一,华侨分布世界各地,华侨人数与现今五邑地区人数相约。   
     四邑地区的侨汇批虽然历史悠久。1864年美国已有华侨汇款回国之统计以及已有相关的专著章节介绍,但在收藏角度来认识四邑侨批,却是近两年的事。 笔者借地利之便,近10余年对四邑侨批作了大量收集、整理和研究工作,目前已基本掌握了四邑侨批运作方式与特性,今借本次侨批大会,简要地与潮汕侨批比较一下,以便让同好了解同为广东但因地域不同而产生的不同方式的侨批情况。   
     一、侨汇来源地区的比较   
     四邑华侨以美洲、澳洲等地区为主,因此四邑的侨批以美国寄回的为最多,其次为加拿大、澳大利亚、古巴、秘鲁。而新加坡、印尼、日本、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则较少。香港则作为侨汇的主要经转地,故也有不小的接驳侨批进出,这点则与潮汕一样。   
     潮州地区的侨批,以泰国、印尼、新加坡、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为主,在四邑大量存在的由美洲、澳洲寄回的侨批,在潮汕地区则从未发现。   
     由此可见,移民地区的不同,所产生的侨汇来源地也就不同。   
     二、经营侨批的商号   
     四邑侨批经营商号,与潮汕的不同,四邑侨批早期为水客顺带,其后水客发现帮人带款有利可图以及为增加华侨的信任,开始“挂单”在某些商号中,而有海外关系的商号,也开始兼营侨批,如米铺图1、五金店、杂货店、洗衣店甚至医馆,可见当时四邑地区经营侨批之盛了。在民国及清代,笔者尚未发现专或侨批的商号,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1950年,政府整顿侨批业,四邑侨批才开始专营侨汇,并正式改称“×××侨批局”。   
     而潮汕侨批虽然早期的发展方向与四邑一样,但它的经营却极为规范,来回批都有帮单批号,且早在民国中期,已有“侨批局”的名称存在,而专营侨批的侨批局也已出现。   
     三、寄款方式不同   
     四邑侨汇因为以美国、加拿大等美洲国家为主,因这些国家的汇款方式较为发达,而且离中国路途遥远,携带现款相当不便。因此,四邑华侨汇款回国,以寄送支票为主,甚少托带现款回国,因此当时四邑地区兑换店林立,支票可在当地或广州、香港兑付,非常之方便快捷。而汇款回国也以当地货币为主,因此四邑地区的侨批上常见注有“港币××元”、“美金××元”、“英磅××元”字样。   
     而潮汕地区的侨汇以东南亚为主,因距离相近,因此多为寄现款,寄支票则甚为少见,且多兑成当时的中国货币。   
     四、寄款额及次数不同   
     在侨批收集中有不少集邮同好认为四邑不存在侨批实物,原因是百多年来都缺少实物为证,但四邑地区华侨众多,不可能没有侨批存在,经笔者一再发掘,终于挖出了不少的四邑侨批。经过研究,发现四邑侨批确实少见,一家人中一般不足二、三十枚,过百枚的已是罕见,而潮汕地区一家人有一、二百封侨批是常事,发现一、二千封的也有存在,互相对比,可见四邑侨批之少。   
     而四邑侨批少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它汇款额巨大,常见在清末民初已有汇港币100元至500元不等的数额图2,而同时期的潮汕侨批,只汇1~20元之数额。因四邑侨胞汇款数额大,因此汇得次数就较少,而潮汕地区汇款数额小,则汇的次数就密些,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两地华侨当时赚钱的多少以及不同的人文概念!   
     五、文化不同侨批也不同   
     四邑文化与潮汕文化不同,因此四邑侨批上经常出现一些广府话,如“贼佬”、“亚伯”、“亚婶”这样的广府文言,当然潮汕批上也是方言满纸。   
     文化不同所产生的侨批不同,连困扰侨批研究的年份标准也有不同。   
     潮汕早期侨批通常没有年份证明,信上或封上仅写一个天干文字,因此其准确年份多带有“猜测”成份,干支一轮相差60年,因此给研究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而四邑侨批则较为规范,年份标注大多为清楚的年份或纪年光绪、宣统或民国,用干支也是天干地支齐全,不会产生误解,因此四邑地区的侨批年份较易认定。而笔者收集到最早的四邑侨批是1897年的。   
     六、邮政处理方式不同   
     如前所说,潮汕侨批较为正规,而广东邮政对潮汕地区的侨批采取“总包优惠”的方式处理,因此寄入潮汕的侨批会以总包形式发至汕头邮局,然后再分拆逐一盖戳处理,因此潮汕侨批虽然没有贴邮票,但却有侨批落地戳。而寄出的侨批则可按总包形式仅收取半价邮资寄航空则要纳全部的航空邮资寄送,并有专门的侨批邮戳使用。   
     四邑侨批则没有此种方式,目前发现的四邑侨批多是私人带送,所以来回都没有邮票或邮戳,而经邮局寄递的侨批,没有邮资上的优惠,也没有相关的邮戳。这是四邑侨批与潮汕侨批的最大不同点。 
     由于时间匆忙,仅就上述6点作出比较,这仅是对两地侨批研究的一小点,相信仍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敬请同好批评指正。

作者: 
麦国培
来源: 
首届侨批文化研讨会论文集
浏览次数: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