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略军在汕投降始末

    1945年8月10日,日本军国主义被迫由日本外相东乡通过中立国瑞士和瑞典政府,分别向中、美、英、苏四国乞降。
 
    日本侵汕占领军粤东派遣军司令部,在接到日军准备投降的消息后,于8月13日召集潮汕所属官佐来汕开秘密会议,对如何进一步破坏和屠杀我国同胞进行密谋部署。伪《粤东报》同日把日本要投降的消息,说成:“中日无条件和平”,企图再次欺骗受蒙蔽的潮汕人民。
 
    8月15日凌晨,日本天皇裕仁广播《终战诏书》,向全世界宣布日本帝国无条件投降。是日,侵汕寇酋在汕头日军派遣军司令部(现汕头市第六中学),召集日军官佐及汪伪军头目开紧急会议。下令潮汕日、伪军均龟缩回各据点待令。潮汕各地日、台籍侨民也纷纷逃回汕头。
 
    8月17日,汕头日寇进行一次临死前的残酷“洗监”,枪杀我无辜被囚禁的数十名同胞。敌人还故意烧毁物资,销匿武器,将枪炮沉人大海。8月27日、28日两天,驻揭阳日军集结于榕城西门外田野,进行实弹射击,消耗大量弹药,进行降前破坏。同月下旬,日军还袭击我驻饶平县拓林镇讥洲岛的守军,进行了垂死的挣扎。
 
    8月下旬,国民党汕头市党部、潮梅军事特派员公署、186师师部、《岭东民国日报》社先后派员来汕,做准备抗日胜利后接管工作。原汕头避难内地居民,也纷纷陆续回汕,汕头市人口半个月内骤增4万多人。
 
    9月2日,日本在投降书上正式签字,第二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同日,侵汕日军130旅团长、潮汕警备司令官少野修,在汕头警备大队部召集所属日军和伪和平军头目,开特别会议,传达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后有关问题的决定,并令侵汕各地日军、伪军均撤回各县城集中,不得出击,就地待命。但驻潮安和澄海日军非常顽固,不听从布置,仍在各据点按兵不动,秘密把军火破坏,把重要物资毁掉。
    日本宣布投降后,国民党第七战区司令长官,派12集团军副总司令徐景唐和闽粤边区副司令欧阳驹,为国民政府“潮汕前进指挥所”正副主任,委徐景唐为受降长官主持受降事宜。
 
    9月8日,徐景唐在揭阳县新亨镇蓝田书院(时为县立农林学校),召开高级干部会议,讨论对日受降和部署驻军接防问题。侵汕日军派汕头警备队长佐濑浅次郎及西川正俊等人为代表,前往揭阳谒见徐景唐,接受受降布置。
 
    同月10日和12日,第七战区上校参谋李拓和美军上尉高路士等人,徐景唐及随从百余人先后抵汕,并在外马路“国际俱乐部”设立“潮汕前进指挥所”。9月17日,国民党军186师突击总队的特务营及宪兵连,开进汕头市接替防务。
 
    日寇驻潮安各据点,9月14日才撤往县城集中,15日晚不得不由日军寺田大佐带队离开潮州到汕头署石集中。分驻澄城、樟林、东里和庵埠、南澳等地日军,也于015日起集结于澄海县的外砂,22日被送往暑石。潮阳、揭阳等县日寇也先后到磐石集中营集中。集中营除磐石外还在达濠、沙浦、澳头三地设立收容所。
 
    礐石集中营以礐光中学为主,并暂借各国驻汕领事馆空地10余处,搭帐篷为日俘住宿。并收容日陆军94旅团支队本部及直属部队的朝鲜兵共1100余人;沙浦等收容所以庙堂祠宇10余处为住地,收容日军田中大队官兵1200余人;达濠收容所也以庙宇祠堂20多处为住地,收容村重大队全部及香川部的山冈中队共1600多人;澳头村收容所以庙祠10多处为住地,收容后藤炮兵大队全部官兵500人;日军家属及留汕日侨449人也集中于此;炮车的骡马及饲养员,则集中于潮安庵埠;小部分技术人员暂服务于汕头有关工厂。计这次收容的日军有步兵二个大队,炮兵一个大队,工兵、宪兵、通讯兵、辎重兵各一个中队,总共约4800多人。9月11日,在汕德国侨民也被集中惩教场二号楼待命。
 
    9月25日,侵汕日军全部被缴械。同日,汕头市长谭葆寿派员接受汪伪市政府各科局和警察局、商会、潮海关等单位。闽粤边总司令部也开始接收军警、接管警卫勤务,点收日军用物资仓库,计从敌手中收缴的有步枪3000余支,轻重机枪100余挺,大小钢炮110多门,掷弹筒80余具,旧汽车不足10辆,破旧飞机15架,还有弹药一批及军犬10余只。伪和平军44师李少庭部也在潮安独树、上庄被缴械,计有步枪200余支,轻机关枪27挺,重机枪11挺,短枪15支(因大部份手枪被盗走),榴弹筒6具等物。
    是月,国民党汕头空军站接收日空军器械;海军驻汕头办事处接收日海军船舶器材;日台侨资船舶管理处接收日海上交通工具;粤赣区货物税局接收伪税局、闽粤边总司令部接收日军粮秣,军委会战时运输局接收公路交通运输。
 
    9月28日上午9时,潮汕受降长官徐景唐在“前进指挥所”礼堂,举行受降典礼仪式。首先是接受日军南支那派遣军司令田中久一中将委派23军参谋长为代表的富田直亮少将,在汕头签署的侵汕日军投降书。接着,由徐景唐中将对日侵略潮汕派遣军发布第一号命令。参加受降仪式的,我方还有前进指挥所副主任欧阳驹,汕头市长谭葆寿和美军代表等人,日方的有少野参少将、方冈中校、佐濑少校也参加。至此,潮汕地区抗日战争终于胜利结束。
 
    12月28日,盟国美军联络官海文上校飞抵汕头,洽商运送日俘日侨归国事宜。1946年2月13日起,东京美军司令部陆续派舰来汕运走日军日侨,至2月26日,共分6批运走近5000人。日寇在潮汕部分地区蹂躏6年多,屠杀无辜群众不可胜数,血债累累,民愤极大,但在美帝国主义的庇护下,这批残害潮汕人民的日本战俘,连粤东派遣军司令官、警备队长和政务部长等首恶战犯,也被美军偷偷运走。数以千计满身沾着血污的日本兽兵,只扣留下日军宪兵第六中队长松木平司、日军曹长吉川悟保,日军军曹黑木正司和台湾籍汉奸刘耀徨4人听候讯办而已。4月13日,留审4名罪犯被押解广州行营法办,只将残杀百姓成性的黑木正司依法处以极刑外,其余人员均被释放遣送回国。
 
    中国人民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14年战火和离乱中,付出巨大的代价,蒙受惨重的牺牲,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军民伤亡约3500万人,财产损失和战争消耗折合美元5620亿。潮汕人民因日寇入侵造成大饥荒而饿死、病死的就达100万人以上。仅潮安县、被敌残杀的有8800多人,被酷刑虐待终生致残的有800多人,被饿死的有6万多人,逃荒流离失所的有10万多人,逃亡无踪的约3万人,绝户的有 7千多户,被敌强奸妇女有3千余人,被烧毁房屋3万余间,其它财产损失不计其数。汕头市也是这样,在日寇占领汕头前22个月中,日军出动803架次飞机对汕头轰炸,共投弹804枚,炸伤居民580人,炸死315人,炸毁房屋484座。日军在汕头践踏6年多,居民死亡和失踪人数达5万多人。市郊的达濠镇被日军杀死、饿死、病死占全镇人口1/3。现在村后的万人冢,就是日寇统治时期惨痛的见证。这是日本战犯对和平与人道的肆虐。日军侵略潮汕罪恶昭彰是不容抹煞的,我们将永远记住一段悲惨历史,决不容许日本军国主义复活。这出历史的惨痛悲剧绝不应让它重演。

作者: 
秦梓高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0.09.04)
浏览次数: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