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东南亚潮侨概述

    杨群熙
 
    潮汕籍华侨、潮人遍布世界各大洲,其中东南亚的潮侨历史较久,人数众多。近代东南亚潮侨与当地人民共同垦荒种植,开发资源,共同反对殖民主义者的压迫。许多潮侨积极支持和参加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主革命运动,作出了可贵的贡献。本人就近代东南亚各地的潮侨历史,分别作简要的介绍。
    近代泰国潮侨
 
    十八世纪初期,泰国已有许多潮侨,从事耕种,小手工业和航海服务业。有不少湖轿、潮人与遏女结婚,生育了混血儿女。清雍正年间,澄海县华富乡人郑镛到泰国大城谋生,与暹女洛央结婚,生子郑昭。镛死后,昭被暹罗大臣昭彼耶郴克里收为义子,长大时当御前侍卫,后擢升哒府太守。一七六四年,当暹罗国家遭受缅甸封建王朝军队侵赂的时候,郑昭率领遇罗军民和华侨共同艰苦奋战,至一七六七年赶走侵略军,被拥戴为暹罗国王,建立吞武里王朝,与中国保持亲宙的关系,在中泰友谊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章。
 
    清中叶以后,潮汕民众由于家境贫苦和避天灾战乱等原因,赴泰国谋生的人越来雄多。澄海的樟林港,是当时重要的海运贸易和移民口岸,澄海,海阳(今潮州),饶平等县居民,通过樟林港坐"红头船"到暹罗的人很多。一八O九年,当泰王拉马第二登位的时候,泰国华侨、华人以潮侨,潮人为最多,其中有不少潮人受到泰王的封爵。据清末外交官张荫桓《三洲日记》所载,一八八八年曼谷"合土客之民不过百万,华人居其大半,其入山种植之华人,劝;三十余万",而"寓暹华民潮为最,闽次之,广肇、海南次之,惠州、嘉应又其次也"。由此可知,近代泰国居住的人口之中,潮侨、潮人所占的数量最多。
 
    近代中、泰两国都遭受殖民主义者的侵略,潮侨、潮人和当地居民都受到列强的压迫。许多潮汕民众到了泰国,在相当艰苦的条件下垦荒种植,或用原始的方法开采锡矿,生活很困苦。泰国与马来西亚接壤的半岛部分,至今仍是泰国橡胶的主要种植区,那里的橡胶起初是潮侨从马来西亚运入种植的。泰国西海岸普吉岛以产锡著称,近代有不少潮侨在那里采锡,直到现在,在该岛采锡场的许多人是潮侨的后代。有许多潮侨、潮人,则在泰国从事各种小手工业,或当小贩,为当地居民服务,与当地居民亲密往来,同甘苦共命运。
 
    近代泰国有一些潮侨,经过艰苦经营,逐渐发展成为实业家。如泰国的药材业,最古老而有历史性的,首推曼谷妈宫后李天顺堂,其创始人为澄海县东里乡旅泰华侨李松青,他原是一个在泰国为孤儿单身汉煎药赠医的人,由于服务周到,深受当地民众的迎欢,曾得到泰王的嘉奖。李氏数代相传,药材业不断扩大,吞府哒叻蒲天顺六记,也是李氏的系统。泰国华侨最早经营辗米厂者,也是潮籍高姓,厂名"元盛",在叻下马呵区,起初规模甚小,每日出产扑米约十余车,白米还不能辗磨,其后实业不断发展,创立"元发盛辗米厂",能辗白米,获利不少。
 
    海阳人郑智勇和澄海人陈慈黉,更是近代泰国工商界的著名人物。郑智勇原籍海阳县 
    近代新加坡潮侨
 
    六百多年前,新加坡已有华侨的足迹。到了近代,新加坡的潮侨人数增加很快。据清代旅游家李钟钰《新加坡风土记》的记载,光绪七年(公元一八八一年)新加坡全部人口十三万九千二百余人,其中华侨八万六千七百多人。在这八万六千七百多华侨中,福建各州府男女共二万四千多人,潮侨达二万二千六百四十四人,广州、嘉应,琼州人都比潮州人少得多。
 近代前往新加坡的潮侨,除少数人备有舟资旅费外,大多数是殖民者通过"客馆"用威迫利诱手段拐骗去的"猪仔"。一八七六年,汕头有"客馆"二、三十家,其主人根据新加坡或槟榔屿客贩的意图,在潮汕一带诱骗和拐掠人口,运至新加坡等地当苦力。每年从汕头运至南洋各地的"猪仔",达数万人。清末潮州名士林大川的《韩江记》,记述客贩在潮州各地"买良民过洋者,名为过咕哩。初则平买,继则引诱,再则掳掠。海滨一带,更甚内地。沿海居民,无论舆夫、乞丐以及讨海搭者,也被掳去"。这些"猪仔","一入番舶,如载豚豕。"李钟珏的《新加坡风土记》还对"猪仔"到新加坡后的命运作这样的描述: "华人来南洋做工者,抵坡,先投客馆。客馆者, 奸商开设,即猪仔馆也"。 "一投客馆,则此身非已有矣"。从汕头运至新加坡的"猪仔",有的再被卖至东南亚其他地方当苦力,有的留在新加坡当各种苦工,每天劳作十多小时,过着相当艰苦的生活。
 
    到新加坡的潮人,也有不少人做百货、五金、鱼类、杂货等小生意,有的种植蔬菜,以维持家庭生活。 随着新加坡经济的发展,有少数潮侨从事垦种和商业贸易活动,发展实业,成为富甲一方的人物。据清末薛福成的《出使英法意比四国日记》所述,十九世纪末期新加坡"闽省漳、泉帮贸易甚盛,粤省潮帮次之,广帮又次之"。清末外交官蔡钧的《出洋琐记》则记载当时新加坡"潮人陈姓、黄姓,闽人余姓,皆拥资三、四百万,席丰履厚,他处所未有也"。澄海县月浦乡(现属汕头市郊区)人佘有进,就是近代新加坡从事种植和商业的著名潮侨。他于一八二三年只身到新加坡,起初当帆船理帐,继为航舶代理人,其后广置地产,致力种植,是新加坡种植胡椒、甘蜜之第一人。由于他购地多,种植胡椒、甘蜜获厚利,同时举办有进公司,兼营棉织品及茶叶,资财甚多。他所建宅第,是当时新加坡潮侨四大厝之一。海阳县(今潮州)金砂乡人陈旭年,在柔佛种植胡椒、甘蜜的同时,于新加坡创设广丰、宜丰、宜隆、谦丰四店号,经营胡椒、甘蜜生意,广置店屋,也成为新加坡潮侨的著名人物。陈氏兴建的大厦,名为"资政第",也是当时新加坡潮侨四人厝屋之一。蔡钧的《出洋琐记》描述陈氏厝屋"外则洋式,而其中屋宇皆华制。鸟草翚飞,异常焕丽。"蔡氏所指的,'很可是冻旭年之"资政第"也。、近代新加坡的潮侨,具有爱国和进步的光荣传统。孙中山先生在南洋宣传民主革命时,他们热烈响应,积极参加各种革命活动。饶平人张永福是新加坡新长美布店主人,与闽籍华侨陈楚楠共同倡办《图南日报》,积极宣传反清革命,被推选为同盟会新加坡分会副会长、会长,在动员和组织南洋华侨参加辛女革命运动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澄海县岐山(现属汕头市郊区)人林义顺,是工人出身,二十多岁就在新加坡参与办《图南日报》的工作,曾从新加坡携带邹容.听著《革命军》(改名为《团存篇》)五百本回潮汕秘密分发,扩大革命宣传。后来,他被推举为同盟会新加坡分会交际,受孙中IU委派到槟榔屿、仰光等地,建立同盟会分会组织。侨居新加坡的海阳县(今潮州)宏安乡人许雪秋,是富商子弟,慷既眉资献力从事民主革命活动,被孙中山委任为"中华国民军东征都督",数次回潮汕策动武装起义,是丁未黄岗起义的具体筹划者。武昌起义后,他又回潮汕组织民军,参加光复潮汕,在辛亥革命时期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近代印尼潮侨
 
    宋、元两代,闽粤人到印尼者甚众。明初郑和下西洋以后,到印尼的华侨大量增加。就后来形成的各帮而言,闽帮人数最多,客家帮次之,潮州帮居第三。据一九三五年的统计,当时印尼华人一百多万人,其中潮人十万左右。潮人大多数居住在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也有少数居爪畦等地。早期到印尼的潮人大多数从事农业和种菜,在东苏门答腊东岸同植区域的潮人则多数是烟草园的苦力。
 
    清朝末年,大批潮州民众被诱骗或拐掠为"咕哩。,被贩运至印尼各地当苦力。起初, "咕哩"们从汕头被运载到新加坡、槟榔屿,然后再被贩卖至印尼的日里,邦加,勿里洞等地,或在种植园作苦工,或开采锡矿,受尽殖民者的欺凌。一八八八年荷兰殖民者派员至汕头与清廷洋务委员廖维杰拟订工章程以后,大批"咕哩"从汕头被直接贩运印尼各地。被运至日里的叫"古哩"每年近万人,其中潮人不少。根据历史资料,当时在日里种植园的"咕哩"是在殖民者的严格管制下进行劳动的,他们被"驱入口里烟园,按时兴工,风雨不改,稍落后者以鞭棰从事。每月每名只给伙食银四元,烟草得息,则按低其数以入数。因荷例外人不得入园,华工不能出园,凡货物银钱,概由工头出入……工头及该管之甲必丹,又曲意逢迎,通同舞弊,以苛虐之心,行克扣之事。为工人者,垂头丧气,饮泣吞声。身不能离豺虎之门,沉冤孰诉?口不能通夷首之语,苦死谁知I" (光绪二十八年九月二十六日《南洋华商呈商约大臣请设立领事禀》)"咕,坚'们住的是长约百余公尺、阔二十公尺的大"亚答寮"(用棕叶盖顶的房子),人多地狭,空气污浊,吃的是糙米饭和最廉价的食料。苦工期满,殖民者和工头也以各种借口不准"咕哩"出园,因此当时潮汕有民谚曰: "日里窟,会得入,荟得出"。据《光绪朝东华录》记载,当时在邦加岛为殖民者采锡矿的"咕哩",生活也相当痛苦, "矿厂大半在山洼,山水下流,厂主不设抽水机,华工日在水中,既患潮湿,又系枵腹,故染病最易。况天气炎热异常,时症不息,死者枕籍。"这些"咕哩"非有"出外许可证"不得外出,否则以逃走沦。如敢反抗,则在被捕后备受凌虐及至处死。由此可知,近代潮侨到东南亚当"咕哩"("猪仔")的惨况。
 
    在印尼侨史上有一件值得赞扬的大事,就是嘉应州(今梅县)人罗芳伯和海阳县 (今潮州)人宋插等在西婆罗州的开发事业。乾隆三十三年(公元一七七二年),宋插与曾在潮州打过短工的罗芳伯等人,为谋求生计,到达西罗州的坤甸开荒种植,采矿炼铁,客籍和潮籍华侨相继前往。他们建立"兰芳公司",实行自治,典章制度具备,有效地抵抗殖民主义者的侵略。宋插还带领华侨和当地土著参加的队伍,到坤甸附近的东万律开采金矿,对印尼富源的开发作出了贡献。直至光绪十年(公元一八八四年),兰芳公司所统辖的地方才被荷兰殖民者侵占。
 
    近代马来西亚潮侨
 
    现马来西亚的吉隆坡、榔槟屿、马六甲、古晋和柔佛、霹雳等州,都有许多潮人居住。十五世纪以前,已有潮人到达马来西亚的马六甲等地。到-I-九世纪,潮人在马来亚各地当种植园和锡矿工人的人数很多。吉隆坡这一美丽的城市,就是在华侨矿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据清代闽籍旅行家力钧的《槟榔屿纪略》所载,光绪七年(公元一八八一年),槟概屿(含所属的威斯利)约有十万人口,其中华人六万七千人,而潮人就占两万人,潮人比福建全省或广东其他州府到那里的人都要多。马来半岛内地的潮人,人数也不少。
 
    近代到马来西亚的潮人,大多数是"猪仔"。许多潮州贫苦民众,被诱骗或拐掠至槟榔屿以后,有的被留在该岛当"咕哩",有的再被贩运到马来半岛各地橡胶,胡椒,甘蜜,甘蔗、烟草种植园或锡矿场当苦力。在槟榔屿甘蔗种植园的潮人,饱受虐待,经常挨打,饮食很坏,晚上睡觉还被锁起来。据当时海阳县(今潮州)松修都玉石乡黄武龙、吴田等呈该县转详两广总督向新加坡政府交涉禀文中揭露:"有葛州乡人黄顺孝,托言槟榔屿埠,有洋商招工,前往该埠种蔗,每名每月工值七元……当时同赴是役者,百有余人,计共数日,能否平安,均未悉知。乃近日忽右同伴乡人,辞工归来,询及情形,据述各工人到埠后,惨遭凌虐,饥馁不堪……且云各工人,现堕黄顺孝计中,已转鬻别洋,以后断难旋乡"。以上材料,可以窥见当时潮人到槟榔屿充当"猪仔"的茸难状况。到霹雳州字律一带当锡矿场工人的潮人,遭遇更惨,他们在开拓新森林时,就约有百分之十至二十死于热病,当矿山开始开采时,已有一半左右惨死。
 
    到马来西亚的潮人,也有的从事各种手艺,如当木工、铁工和制鞋、建筑工,有的在沿海捕鱼,有的经营小生意,其中有个别逐渐发展成为实业家。如最早进入沙捞越古晋地方的潮人刘建发,起初在新加坡奔波多年以后,携同乡亲到沙捞越种植甘蔗、胡椒、井与同乡沈亚尧共创义顺公司于古晋,从事出入口贸易,兼营硕莪粉厂,成为富裕的工商业家。
 
    近代有些潮人,到柔佛州从事开荒种植甘蜜,称为"开港",他们招工垦种,在浩地之内有不少特权,成为大小港主。据说当时柔佛州共有一百三十八条港,潮人为港主者占十之八、九。当时柔佛的新山,港主多数是潮人,居住者潮人占最多数, 因此有"小汕头"之称。海阳县(今潮州)上莆都金砂乡人陈旭年,青年时在当油贩,受豪富欺凌,冒险搭帆船到新加坡谋生,后因与柔佛苏丹结识,取得柔佛州第一至第十条港的主权,招募工人在这些港地河边一带大量种植甘蜜和胡椒,至三十九岁时成为柔佛·州最大的港主在新加坡经营甘蜜、胡椒等生意,资财相当丰厚。他在故乡兴建的·祠堂,石雕,木刻十分精细,巧夺天工,是潮汕著名的工艺品。潮州人陈开顺,潮阳入陈亚相等,也是近代柔佛著名的港主和甘蜜园主,对柔佛州的开发作过贡献。
 
    近代越南潮侨
 
    潮汕华侨旅居越南,不仅时间早.而且人数也多。清代外交官张萌桓一八八八年在《三洲日记》中记载,河内为"安南黎王旧都,华人商旅于此,已逾百年"。十九世纪末期越南华侨已达三,四十万人,其中西贡华侨五、六万人。在西贡,华侨分为五帮:广帮、潮帮,琼帮、嘉应帮、闽帮,潮侨人数仅决于广府人。严复的儿子严琢在《越南游历记》中,称西贡七府即广肇、潮,泉、漳,福、嘉应、琼州府华侨,也把潮侨列为第二位。越南其他各地的华侨,在各府人数的排列也大致此如。
 
    据清末袁祖志《瀛海采问记实》所载,早期越南华侨所从事的职业,耕种占一半,贸易二成。雇工三成。潮侨在越南的职业,其比例与袁氏所记载的相同。他们大多数人勤劳耕作,不耻恶衣恶食。有一些潮侨在各埠搭"竹屋茅芦,开张贸易,无大宗生意,只有零星什货主顾而已"。有的潮侨则从事出入口贸易、药材,酿酒、辗米等工商业。当时越南南圻六省,是盛产大米之地,不少华侨从事贩运大米的生意,因此有"舍粟米无出产,舍华人无生意"之说。在南圻的十八家著名酒商中,潮州帮有聚源(潮侨林福济经营)、福春源(潮侨陈彬经营)、双合兴、海利共四家。
 
    近代越南的华侨,和越南人民一样,备受西方殖民主义者的压迫.殖民主义者向华侨征税,有进口税、地基税,招牌税、身税、贸易税、房屋税等。华侨十五岁以上初到、越南者,需纳身税二元,一年以后纳五元,贸易者领招牌,分七等缴纳招牌税,领招牌之人还要分四等纳身税。据力钓的《出洋琐记》所述,当时在越南的华侨, "贱至负贩,贫至佣工,仅敷糊口,岁暮亦需完纳,无则监禁"。以上事实可以说明,在历史上越南华侨的境况是十分艰苦的。

作者: 
NULL
来源: 
NULL
浏览次数: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