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猛即汉揭阳令史定的发现对潮汕史研究的重要意义

    2003年11月,“第五届潮学国际研讨会”在广东省揭阳市隆重举行,笔者以《从新发现的“汉武帝为揭阳令史定赐姓‘揭’改名‘猛’”所引出的若干新说》一文参加了研讨会并在研讨会上作了演讲,受到与会专家学者和社会各界以及海内外揭氏乡亲的关注。 
 
 
 
    汉代揭阳令史定就是揭猛 
 
    称“史定”就是“揭猛”,资料翔实,佐证众多。证据确凿,同时也并非一家之言。 
 
    一、从揭氏的族谱看《高廉揭氏族谱》记载:“揭原史姓,汉初时,豫章郡史焕公之长子定公,智勇超群。出生于汉文帝后元二年(公元前162年)农历十一月十六子时。于汉武帝时为护驾将军。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因闽越王王郢发兵进攻南越,汉武帝派王恢、史定兴师平乱,兵出南昌,未过南岭,闽越王弟杀郢以降,天子羁留史定为揭阳令。未几,因南越相吕嘉叛主,杀中国使,史定籍揭阳人民财赋总绘南越地图,挈地上奏天子,并承天子令,会诸将来番禺,捕获南越叛首吕嘉、建德,如命屯兵梅岭,挫败东越馀善的称帝叛乱。两役奏凯,收平南越、东越归汉。武帝嘉其忠勇,于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十月十四日发圣旨加封史定为‘安道侯’,以揭邑为姓,赐姓‘揭’,改名‘猛’,此为揭姓之所由也。”2004年10月,笔者有幸参加“广东廉江揭氏族谱编修理事会”组织的“揭氏探流万里行”活动,对闽、粤、赣三省九市十八县之揭氏聚居地进行访问、考察,发现福建《归化瀚溪揭氏族谱》、《明溪县志·姓氏源流·揭姓》、宁都《豫章揭氏十修族谱》和江西《濠江揭氏族谱》等对揭氏祖源的记载,也同出一辙,皆称“始祖揭猛,原姓史名定,任揭阳令。元鼎六年,被汉武帝赐姓‘揭’,改名‘猛’,并封为安道侯”。 
 
    二、从苏过所撰的《史揭合序》看 
 
    苏过,是苏轼第三子,时受苏轼之命,为揭氏一修族谱撰序。序称:“史焕长子定于建元六年以护驾将军随王恢出豫章,兵未逾岭而东越输服;又承命随严助往谕南越,为粤胁令揭阳而阴据中国之喉吭,业二十载矣。乃元鼎六年,南越相吕嘉闻助、恢主战已戳,遂叛粤主,杀中国使。而东粤兵临揭阳,史定以素教聚蓄储者,挈地归汉,收平两粤。武帝旌其忠,发诏封为安道侯,世袭揭阳令,赐姓‘揭’,赐名‘猛’……”苏过的《史揭合序》中的记述,与揭氏族谱所载也基本相同。 
 
    三、从地方志和古籍的记载看1、清《揭阳县志》载:“史定,秦时人,仕南越,为揭阳令。元鼎六年,汉兵下番禺,定决计属汉,汉武嘉之,封安道侯,邑六百户,子当时袭侯爵,子孙遂家于揭阳。祀名宦”;2、《潮州府志》、《潮州志》、《海阳县志》载:“汉元鼎六年,粤揭阳令史定降汉,为安道侯”;3、江西《广昌县志》载:“揭光始祖揭猛之三十四代裔孙揭震,其后裔在唐朝德宗年间从广东潮州迁入”;4、班固《汉书》载:“苍梧王赵我与粤王同姓,闻汉兵至,降,为随桃王,及粤揭阳令史定降汉,为安道侯”;“安道侯揭阳定功状户数,以南越揭阳令闻汉兵至自定降,侯,六百户。三月乙酉封”;5、司马迁《史记》载:“苍梧王赵光者,越王同姓,闻汉兵至,及揭阳令定自定属汉”。 
 
    以上记载,也从一个重要方面提供一些有关汉揭阳令史定就是揭猛的资料。 
 
    要说明的是,揭猛即汉揭阳令史定的发现,并非始于今日。其实以往出版的一些典籍,都已有所记述,如:《中华万姓渊源》(杜建春著,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称:“揭猛,原名史定,后因任南越揭阳(今属广东)令而因地取代”;《唐熙字典》(上海书店出版社1985年出版)称:“揭者,姓也。《前汉功臣表》载:“安道侯揭阳定”;《中国姓氏辞典》(北京出版社1995年出版)称:“揭氏在历史上较为晚出,据《姓氏考略》所载,西汉初年有揭阳定,为功臣,原姓史氏,官拜揭阳令,以任职的地名为‘揭阳氏’,后改为单姓‘揭氏’。揭阳,在广东省东部,榕江上游”;《中华姓氏辞典》(柴玉文著,中国言实出版社出版)称:“揭氏:西汉时,史定官迁揭阳令(今广东省揭阳县),世称揭阳定。唐有揭镇,青州刺史。” 
 
 
 
    潮汕史的有关问题 
 
    将得到彻底解决 
 
    随着潮汕文化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揭猛即汉揭阳令史定的发现,无疑对潮汕史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一、为“汉揭阳令史定”堂堂正正地正名。以往有两部典籍曾记载史定这一人物,一是《汉书》的《两粤传》,称“揭阳令史定,定者令之名,史其官也”;二是《阮通志》的《职官表》,称“口定。本南越揭阳令。闻汉官兵至,降。元鼎六年,封安道侯”。这些记述,有的明显错误,有的表述模糊。因此揭猛即汉揭阳令史定的发现,有助于我们对史定作更具体、更清晰的了解,同时为“汉揭阳令史定”堂堂正正地正名。 
 
    二、为秦汉时期的潮汕史填补了空白。目前有关潮汕史的研究,秦汉时期居多尚停留于考古学范畴,事件、人物的发现和记载还很不足,因此揭猛即汉揭阳令的发现,便很自然起到为秦汉时期的潮汕史填补空白的作用。 
 
    三、可以提高潮汕(古揭阳)的知名度。汉武帝把史定任职地揭阳的“揭”字,赐给他作为宗族的姓氏,并且为其颁发圣旨,这诚然是史所罕见。去年,在揭阳市举行的“纪念揭阳先贤史定(揭猛)学术研讨会”上,广大海内外揭氏乡亲对此极感兴趣,表示将筹资在揭阳兴建“揭阳先贤史定(揭猛)纪念馆”,以资纪念。 
 
    四、将顺藤摸瓜,弄清潮汕史的诸多问题。如潮汕古籍所载的“始皇伐百越,命史禄转饷,留家揭岭”中的“史禄”何解?是否如《辞海》所释:“监禄,秦代人。监即监御史,名禄,亦称史禄,姓失传”?揭猛即汉揭阳令史定的发现,显然有利于我们对上述问题的进一步研究。 
 
    五、史定的“挈地归汉”是目前最好打击“分裂国家”罪犯的教材。史定本是中原汉人,在“赵佗拒秦自立的南越国任职”,当他“闻汉兵至”,即深明大义,为祖国统一,毅然“挈地归汉”,受到武帝的嘉封和人民的崇敬。 
 
    简言之,揭猛即汉揭阳令史定的发现,对潮汕史研究意义重大,正如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所言:厘清了史定与任嚣、史禄、史焕诸人之关系,有关潮汕史的问题将得到彻底之解决。

作者: 
徐光华
来源: 
汕头日报(2005.4.18)
浏览次数: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