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南溪

    澄海区隆都镇南溪村有着丰富的德育资源,尤其是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资源。解放前,南溪村属饶平县,南北距离不够一公里,便跨潮、澄、饶三县县界,还横隔着韩江支流南溪、北溪两大河。东西约五公里长,是一片深邃莫测的茂密山林。这个一公里、二大河、三县界、四面山林的特殊地形环境,给革命活动提供了极为有利的客观条件,是开展革命斗争的一个铜墙铁壁。但是,真正的铜墙铁壁是在共产党教育下觉悟起来的南溪群众。1925年革命的火种已传到南溪。1932年南溪已经建立起党支部……在党的教育下,南溪群众与革命队伍结成生死与共、亲密无间的关系,把敢于来犯之敌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1925年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周恩来率领的第二次东征军打到澄海樟东,三师八团的部分学生军进驻南溪祈报庙,这里是一座可容几千人的大神庙。学生军在凤山枪打陈炯明残余势力陈腾雄部队,南溪农会会员青年妇女为东征军挑饭挑水上山。 
 
    1927年旧历正月20日。南溪农会巧计营救县农会特派员詹天锡同志。4月,在詹天锡同志率领下,南溪农军参加围攻樟东反动派据点。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南溪的革命斗争更加活跃。8月下旬,会同张福海两次攻打澄海城,迎接南昌起义军。起义军到南溪后进驻祈报庙。是夜上墩一带的赤卫队员赶到南溪祈报庙集中,然后分乘六艘木船开到澄海莲阳河上岸,浩浩荡荡赶赴澄海城,使澄海城实现了“三日红”。 
 
    1932年,中国工农红军独立师第二团第三连(简称红三连)成立,赵从元等参加红三连。在红三连频频出击,战果累累的时候,反动派震惊了,即派钟芳峻团进驻隆都,陈团副驻南溪。红三连退入山林“大坪”安营扎寨,随着革命低潮,红三连再退入“龙舌崩陷”,最后退到“猴仔洗面”。当时的南溪山林,成为红军活动世界的“红军林”。刘碧花、许大贵、赵从元指挥的乌塘巷战役就发生在此时期。 
 
    抗日战争时期,南溪前段是属“缓冲区”,后段是“沦陷区”。1940年2月至1942年6月,中共潮、澄、饶中心县委进驻南溪的一座“天水世家”的侨宅里。当时书记李平、副书记吴南生、保卫组长赵世茂,直属支部书记赵从藩以“白皮红心”的面目出任西灵乡长。乡公所各股人员和自卫队全部成员都是地下革命同志。南溪守菁队也由地下党员“伪保长”赵潮明率领。这么一来,党在南溪已拥有一支几十人枪的武装队伍,后来成为地下武装斗争的骨干。 
 
    庄明瑞同志这时任南溪学校校长、地下隆都区委书记。钟声同志曾在南溪学校教书兼乡公所民政股干事,赵从护为经济股干事。西灵的各村学校大部分为革命同志掌握,吴健民同志在石头坑村教书,李习楷同志在冠美村教书,方方同志也一度准备要在樟山关顶小市开店作掩护。东面的龙潭村,也由南溪学校的学生党员林广欣建立支部,并成为革命据点,蔡初旭同志在龙潭村教书,当时以南溪为中心的西灵一带,完全由地下党控制。 
 
    1942年末,南溪为日冠侵占,成为敌占区。村东面象山日寇炮楼的炮眼正对着南溪,村内驻汪伪军三个连,村东北面洪厝山伪军建了一个小营垒,四周挖壕沟,迎面控制南溪全村,村后木棉山也建了一个小营垒,从背后控制南溪,村里下巷路口“众和”还驻了一班日伪保安警察,敌军人数差不多占全村的四分之一。在这四周是敌人枪口包围下,内外腹背部受敌的严峻局势中,南溪群众坚持着顽强的对敌斗争,著名的“敌后武工渡”和渡口钵仔寨遭遇战就出现在这个时期。 
 
    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南溪对革命发挥的作用就更大了,首战“樟林告捷”、“一武”由赵从护率领,从卓花赴樟林,“二武”从南溪出发,化装进入樟林。“独中”主动出击攻打隆都店市,也是从南溪集中后,在革命营地沐祖祠出发,胜利后,晚上又化整为零地回到南溪,英雄陈小红就在这一役牺牲的。牺牲后葬在南溪山。这一战役是由吴健民、庄明瑞、赵从护等策划的。 
 
    1957年,广东省政府确定南溪为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根据地之后,南溪狮山建立了烈士纪念碑;1950年建立解放战争时期赵从护、赵世藩、徐明征三位烈士坟墓;解放后一些离休老干部去世之后也葬在狮山,使狮山成为革命陵园。

标签: 
作者: 
赵世能
来源: 
汕头日报(2005.4.10)
浏览次数: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