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时代的歌声——读《还珠楼吟稿》

    我市老文化人、潮剧院著名编剧李志浦先生,在2004年秋天,将他几十年来案头所积存的旧稿,编辑成《还珠楼吟稿》、《还珠楼文稿》、《还珠楼联稿》(续)三书付梓。 
 
    《还珠楼吟稿》收诗词680多首。时间跨度超过40年。最早的两首为《西岩访胜》(1962年6月)和《游莲花峰》(1962年7月)。那一年,诗人随吴南生同志协助澄海艺香潮剧团赴广州演出之后转道潮阳西园,协助元华潮剧团改编潮剧《龙凤店》。上述二诗,便写于那年夏天。 
 
    全书共分言事抒怀、城乡新貌、胜日吟笺、出国游、九州游、潮汕行、剧坛即兴、生活小咏、联谊唱酬等12个栏目。他走遍潮汕大地每个角落,祖国的五湖四海,还有那天南地北,欧西澳新。足迹所及,必纵情吟讴,留下许多优美诗篇。 
 
    应时文字,酬答诗词,最易犯套话空话连篇的毛病。李先生的诗,当然也不乏台面上的话,但始终露出真性情。蔡起贤老谓之“清词丽句颂明时,锦心绣口总无私”。不为私心而写,这样的诗便可亲近。 
 
    李先生是一位感情丰厚、待人接物最重感情,始终怀抱一颗炽热爱心的诗人。读这600多首诗,感受最深的一点是,诗中跳动着时代的脉搏,处处流露出一个“情”字,那亲情、友情、乡情,对祖国大地,对苍生万物的眷顾热爱之情。诗中流露出的跪乳之恩、舐犊之情、脊鸟令鸟之爱、琴瑟之谐、总角之思,令人感慨不已。反观当代社会,以及当前的文艺作品,多的是矫情滥情,商品化了的“情”,缺的是真情实情。李先生的诗,好就好在有情有爱,毫不浮泛,令人回味无穷。 
 
    李先生熟悉古典诗词中的各种体裁格式。在这册“吟稿”中,凡五律、七律、五绝、七绝、五古、七古、五排、七排、竹枝词,无一不备。他共用了25个词牌,还有几个曲牌及自度曲。总体来说,长调的词他填得少,诗中的七律七绝,他写得最多,也写得最好,尤其那些七律诗。律诗讲究对偶,而李先生是撰联高手。书中116首七律,首首工稳流畅,毫无雕饰痕迹,殊属不易。写于10多年前的《岛新八景》(8首),曾传诵一时。诗人写的律诗,不少地方用宽对。这反映他的主张:不必过于泥古,不要让古人束缚我们的手脚。至于近体诗讲究起承转合,李先生是写戏大笔手,布局谋篇对他来说完全不在话下。他灵活运用对偶的各种技法,譬如流水对、当句对(自对)、互文等。还有,书中最后一首《邓小平诞辰一百周年纪念》,首联“峰回路转现新天,送白驱穷喜有年”是对偶句。律诗首联不用对仗,用之称为“偷春体”。诗人多次娴熟运用它。 
 
    李先生一贯不用陈言陋语,不作精巧奇崛之句,崇尚清新自然的诗风。对那些晦涩难懂、故作高深的作派,他更具微词。杨方笙老在本书序诗中有句云:“不希大人赏,勿求俗众怜”。我想,这大概便是李先生一贯所主张的“雅俗共赏”艺术风格的又一体现。 
 
    当前,诗词的发展存在众多问题。追求清新自然的风格,我想,这也许是使诗词获得更多人喜爱的手段之一。而像志浦先生那样,让诗词多一点民间乡土味和传统人情味,也不无裨益吧! 
 

作者: 
李汉庭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5.3.11)
浏览次数: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