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淘宝”,难似“沙里淘金”

    汕头时下爱好收藏的人为数不少,民间收藏热促使古玩市场拥有可观的发展空间,古玩市场的炒作又在一定程度上培养了不少古玩收藏发烧友,在汕头这座繁华都市的某些起眼或不起眼的角落,分布着可以随意淘宝的古玩摊档,这些古玩摊档平常看似萧条冷清,但这当中的门道大有奥妙。 
 
    古玩摊档遍布街头巷尾 
 
    汕头市区固定的古玩店面主要集中在金园路新旧工艺品市场,也即人们俗称的“古玩街”,以及汕樟路中旅社附近,中山路、摩逻街也有一些古玩店。近些年在城区街路边又冒出众多古玩小摊,这些古玩摊大有越聚越多之势。临时的古玩摊则主要集中在金砂公园的北侧、西侧人行道,中山公园东侧春杏路,人民广场西侧再就业市场也有一些档口。记者近日粗略计算,单是这些摆放在路边人行道的古玩摊就有近百摊之多。 
 
    据了解,固定铺档的古董商大部分是本地人,而流动摊的摊主则多为外省籍人员。平时闲逛古玩市场的既有收藏爱好者,也有普通市民。据行内人士介绍,做古玩生意同其他行业不一样,面上的交易一般都很有限,许多古董商都拥有较为稳定的客户,客户需要什么货色,古董商都会代为留意,一有新到对口的货色都会通知客户。这类客户经济实力都较为雄厚,一有看中的古董都舍得花钱。因而做古玩生意的都要靠“手路”和运气。 
 
    记者近日逛古玩市场也发现,在街边摆摊设点的有不少也靠背后的客户支撑,平时在摊点淘古、讨价还价的并不多。古玩摊许多是来自河南、江西等地,多数来汕头都有好几年了,有的兄弟结伴,有的夫妻同来,有的则是“父子兵”。居住在中山路靠中山公园一侧一出租屋的陈姓父子俩来汕倒古玩已有三四年,平时父亲在中山公园边摆摊,儿子在金砂公园旁摆摊,父亲每隔几个星期都要回老家进一次货。老家有专门到乡下或收购点收购古玩的亲戚,这些打包随身携带或托运的古玩都是些瓷器和杂玩。 
 
    在再就业市场摆一摊档的黎先生和老婆及两个十岁上下的孩子都租住在跃进路下涂坪附近的一出租屋,平时黎先生都不去看摊,就在家里接待客户,偶尔也回老家进点货。来自河南郑州的陈某夫妻俩来汕头也是有好些年头了,还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平时夫妻俩则分别在金砂公园旁摆摊。 
 
    小摊档中有不少人都印有名片,名片上除了电话还印着各种古玩门类,如“黎先生”的名片背面就印着:“家有:精品、瓷器、玉器、木雕、字画、砚台、竹雕、寿山石等”,黎先生的家共有二层,通过一条楼梯到二楼可以看到,上面除了一张床,到处塞满了各式各样的古玩,琳琅满目。同黎先生一样,其他古玩摊主都将自己的临时租住处当成古玩仓库,同时也作为带客户看货的地方。 
 
    对于大大小小的古董商来说,谈及客户都讳莫如深,因为这是“赚食”的渠道,彼此都不会透露讯息。有的古玩店一来客户就请到里间密谈,有的古董商偶然到同行处喝茶聊天,一见对方来了顾客,不管是“外客”(境外客)、“内客”(国内客)或是“过客”(普通逛街客),都很识相地走人回避,“蛇有蛇路,鼠有鼠道”,“井水不犯河水”。而固定的古玩店也时常迎来有一些专门提着东西上门兜售的跑脚小贩,他们带着一些从乡下收罗来的、或是从别处淘来的古玩,这些古玩经稍有眼力和熟悉市场行情的店家看中,以较低的价钱收进,一摆上商店货架,立马价格成倍地翻番,变成高价待沽的“奇货”。 
 
    金字塔型的收藏大军 
 
    像国内许多城市一样,汕头玩古董的大有人在,其中有部分是收藏了几十年的老藏家,有部分则是近些年初涉收藏的“票友”,各种“藏龄”、各种年龄层次的都有。据了解,真正达到质量高端的藏家不多,但有愿意购进自己中意,而且将收进的古玩当成长线投资、等待升值的“古票”的则大有人在。另外,还有大量把收藏古玩当爱好的人群,构成了巨大的市场潜力。在汕头,有的藏友收藏古玩达到几千件、上万件。有些收藏家只收进不流出,有些则反复淘汰、也进也出。收藏古玩已三十多年的石先生至今已拥有上千件藏品,他一般都只进不出,由于儿女并不喜欢古玩,他就将每件贵重的古玩都用纸张标明自己的鉴定和市场估价,以防日后无人识货。 
 
    而收藏了几十年的陈先生退休后闲来无事,心想家里堆着二三千件藏品而今已有点累赘,于是在今年春节租了间铺面,想把自己多年收藏的古玩倒腾出去。他说,反正自己每月都有一千多元的退休金,应付每月的铺租没有问题,却没想到两三个月下来每月平均都有两万元左右的营业额。 
 
    古玩市场鱼龙混杂 
 
    古玩市场如此活跃,到底有多少真正的“古董”在流通。据谙熟此道的行家介绍,许多乐此不疲的“淘古族”都抱着“捡漏”、“中彩”的心理,希望能碰运气淘到真正的“宝贝”,但市场上却是鱼龙混杂,真正值钱的古董并不多见,各种普通古玩和赝品却随处可见。 
 
    据了解,与国内其他城市的古玩市场一样,充斥汕头古玩市场的古玩多是些价值不高的古代民间用品和仿制造旧的工艺品。器物上的年款和作者名款常常是些伪劣的仿品。但初入古玩市场、甚至是长期滚打摸爬的买家还是常常会因走眼而花钱交“学费”。不少藏友多年花心血满屋子“宝贝”却充斥着不值钱的“玩意”。 
 
    记者曾在一古玩店里看到三件套的交椅,外观古色古香,古董商说那是明代花梨木官帽椅,开价三千多元。但经行家鉴定,那是一套用杂木仿制的仿制品,而且制作粗劣,用手掂量轻飘飘,连普通红木都不是。其他诸如用石粉仿制的鸡血石,用塑料制作的砚台在汕头的古玩市场屡见不鲜,这些“古玩”无论重量和外观都常令外行人频频“中招”。 
 
    汕头有一位画家喜欢一种生肖,一位长期同他交往的古玩集藏者一有斩获立马送到府上,以物易画,后来这位画家的画升值了,画家的生肖藏品也多了起来,这位集藏者也赚了一笔。再后来这位画家搬新家,要这位藏友帮他找一红色的大花瓶装点新居,藏友四处搜罗,最后找到一座一米来高红釉大花瓶。但画家一看,因为色彩不够亮丽不满意,这位藏友把花瓶搬回家后,心想找这么大的红花瓶不容易,索性上街买来一罐红油漆,花半天功夫将花瓶重新“上妆”,十多天过去了,油漆味退了,花瓶果然红得妖艳欲滴,看不出破绽,送到画家的府上,画家果然欢喜得不得了。 
 
    盛世兴收藏。古玩收藏是一种高雅的消费,又是一门学问,初涉此行者要慎之又慎,多学些鉴赏知识,少点上当受骗。

标签: 
作者: 
邵建生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5.3.13)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