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河洛,无尽风骚——读《岭海诗词三百首》

    《岭海诗词三百首》是大潮汕当代诗词第一部选集。作者群贤毕至,老少咸集,官民僧俗,百家争鸣。体裁上诗词并重,律诗绝句,小令慢词,百花竞放。在致用方面,更是兴观群怨,激励讽喻,展现时代画卷,讴歌风土人情,美善刺恶,曲尽其妙。 
 
    唐风宋韵,时代精神 
 
    读诗词的人大都从唐诗宋词读过来,所以对当代诗词的要求也很高,要读“国级”的,水平稍低,便容易兴趣索然。值得称道的是,《岭海诗词三百首》虽然是大潮汕作品集,但水平却无疑是“国级”的。 
 
    就说一代宗师饶宗颐先生,北大副校长季羡林教授推崇他为当今诗词第一人,其《菩萨蛮》词云:“人间冰雪为谁热,新词恰似鹃啼血。血也不成书,眼枯泪欲无。风鬟连雨鬓,偏是来无准。吹梦到如今,有情海样深。”以词评词,辞雅意畅,既有真知灼见,又见形象飞动,能臻此境界,确非易到。 
 
    张华云老先生的“拉车不耻长街闹,打厕专挑粪汁浓。”“三岁事君情缱绻,一鞭在手意踌躇。”高煜先生“覆瓦尽堪安五口,闲居犹似割三分。”杨方笙先生“南国岂能无婉娈,北窗恰好纳炎凉。”黄翼先生“满棚珠履三千客,绕舍峨冠十二栏”,此等句法,唐风宋韵,浪漫古今。几位前辈的佳作妙句,稳妥贴切,功力深厚,足称中华诗坛第一流人物。 
 
    这本书由岭海诗社六位著名诗人反复挑选,并加以点评。诗人评诗,真个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往往把写诗诀窍也点明了。黄赞发先生五律《村居》云:“城中生倦意,来就旧池塘。老屋余金凤,新楼依翠篁。溪清思戏水,岭秀忆樵霜。数日尘嚣外,依依草木芳。”蔡起贤先生点评:“久居城市,回返自然,极写宁谧之乐。‘老屋’二句,眼前景物,而深致旧池塘变化之感;‘溪清’二句,追记昔日戏水、樵苏乐事。末以旧地草木,令人眷眷作结,章法甚密。”这就把最难工的五律,开篇结句,中两联情景交融,条分缕析,金针渡人,让人在领略此诗意蕴的同时,了解律诗的章法。 
 
    刘麒子先生七律《感怀》云:“独怜天籁作长吟,击节高山流水音。眼角烟云皆俗物,怀中大海是胸襟。百年醒世因科学,千载怡情在艺林。愿抱诗心真善美,人生苦旅寄微忱。”对仗工隐,音韵合辙,平仄粘对,格律森严,诗意盎然,端是佳作。他现为全国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中华诗书画委员会会长,确实是实至名归了。 
 
    历史画卷,地方风情 
 
    《岭海诗词三百首》还反映了时代风云;又反映了潮汕的风物人情。翻读这本书,一首首,一句句,会把我们带回到那逝去的年代,重睹历史的画图;又会带领我们回归自然,领略山光水色,引发一串串联想,一声声感慨。 
 
    “连天烽火急,待晓出芦沟。昨夜桥头血,宵来家国仇。”吴钩先生五律《忆芦沟晓月》,瞬即把我们带到烽火连天的抗日战场。“群众乘时龙奋起,一词胜利血书成。扶桑闻道风萧瑟,未许我曹恃太平。”蔡起贤先生《抗战胜利五十周年感赋》,则抗战之艰难,最后之惨胜,今日日本之不认账,包揽无遗。 
 
    “寒冻早春竹挂冰,砰訇脆响似雷霆。荒山寂寞无旗鼓,应是老天壮我行。”陈谦先生《爆竹》把当年十几位爱国华侨奔赴战场的行军,写得诗情画意,让我们今天能仍感受到革命者的浪漫情怀。“才看此日去,便梦他年归。”林宗棠先生《祖孙别》含页联,平平十字,深刻反映了当年上山下乡运动中千万知识青年、家长欲行不行的心态。当代描写知青诗词甚多,当推此联第一。 
 
    “冬去春还四害除,家家门巷换新符。沉舟意共千帆远,病树心随万木苏。”杨方笙先生的《改正志感》,把动乱结束,群情欢畅之状,呈现在我们眼前。含页联从千古名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苏”点化而来,沉舟有意,病树有心,这深一层的境界,才足以画出历次政治运动受伤害的知识分子形象。“老去哪甘万事休,笔锋仍敢碰刀头。挽来天上银河水,一洗人间万缕愁。”沈吟先生《诗人节感怀》,我们看到在乍春还寒的时候,一代“狂人”引吭高歌,直舒胸臆,寄情歌咏的豪情。“重光词笔千秋在,今庆河山改。铺笺泼墨再无愁,敢拾南唐遗事数风流。”李志浦先生《虞美人》显示了剧作家擅长诗词的当行本色。文艺工作者在二次解放之后,冲破藩篱,要写出不愧对于古人,免受讥于来者的作品。 
 
    黄雨先生“个别现象小唱”:“掌权当可超标准,缺款何妨府库支。”刻画当代以权谋房的某公形象心态,分毫不爽。《无题》中“莫道人才非易得,一条裙带硬牵来。”北京周笃文教授慨然评之曰:“痛语也,然却切中时弊。不知车酋车之使,能观纳风谣否?”贝闻喜先生榕江竹枝词云:“江潮涨落日双周,搭渡竹船赶水流。九月初三十月四,门前桥畔看潮头。”把揭阳水城特点描写得十分细致,陈匡国先生笔下《捕银鱼》的镜头:“悠悠江水向东流,灯火莲阳一叶舟。为捕银鱼多创汇,漫天星斗落船头。”潮水有汛,弄潮儿捕鱼创汇,已非徒为果腹御寒,新渔家之乐,洋溢其中。 
 
    看完这本诗词集,你会相信,我们潮汕当代“河洛人”,无愧于我们前辈乡贤,在当代中华诗词之林中,也足以管领风骚。

作者: 
徐名文
来源: 
汕头日报(2005.3.13)
浏览次数: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