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以画入书”对书法的影响

    
 
    “以画入书”推进书法技法的革新 
 
    文人画的蓬勃发展,给书坛带进一股强劲的清新气息。画家将绘画技法引进书法领域,在用笔、用墨、结字、布局上不拘泥于传统,任情率性书写,形成了独树一帜的“画家书法”。“画家书法”推进了书法技法的革新,对书坛的发展和走向,起着十分重要的影响。 
 
    (1)“骨法用笔”丰富了点、画的质量内涵。用“骨”字来形容用笔,揭示了用笔的力度,为此画家在绘画或写字时,经常转笔运指。这种用笔方式不但在绘画上可以产生积极的效果,在书法中也可令点、画、线条更多样化、意趣化。石涛的书法题辞与所绘的画关系密切,他有意识地把绘画运笔方式结合到书法中,使其点画随着画面风格的变化而变化。金农把漆书笔法引入楷书,所用毛笔,“截取毫端”,平扁如刷,蘸以浓墨,行笔只折不转,横粗竖细,方整浓黑。画家型书家的这种开拓性的笔法实践,对于传统书法的发展有着很大的贡献。 
 
    (2)在结体上不断求新求变。历代有不少书画家为了更好反映自己的性情和个性,在字的结体上不断求新求变,即在对“收、放、动、静”这四个方面的有机结合和自由发挥上都有刻意的追求,往往博采众长,师古而化,自成一家。宋徽宗虽杂糅黄山谷、褚遂良和薛稷、薛曜兄弟各家,又结合自己绘画的意趣和需要,创造出筋瘦体美的“瘦金体”,其书法题款与画面十分协调,为历代书画家所赞赏。伊秉绶的隶书极具汉字空间表现力,书体方拙朴实,注重疏密变化,挪动借让巧妙,空间分割十分得体;笔画平直圆润,粗细相近,波磔不大明显,字字铺满,四面撑足,但由于字与字长扁相间,横平竖直带装饰意味,强调笔画质素,加上轻小短撇的调节作用,因而显得错落有致,落落大方,高雅尊贵。这些画家在隶书方面的美化意味对当时及现代书法家影响很大。 
 
    (3)画家书法布局既统一又灵活多变。中国画在布局上,尤其注重大势、开合、主客、虚实、空白、款题的规律。历代画家将这些规律自觉地运用到书法上,使书法布局别开生面,既统一又灵活多变。如徐渭的书法,字间、行间都用特密的章法;王铎的立轴作品,尤其是巨幅行草立轴章法奇崛,通篇“欹侧”,几乎是无行不歪,无字不歪。而八大山人书法的结体和其绘画作品中所反映的物象,可以看出两者在空间分割上有着惊人相似的地方,真的是做到“字如其画,画如其字”。 
 
    (4)水墨法拓展书法技法新空间。中国书法用墨无疑借鉴了中国绘画的墨法。主要表现为“浓、淡、润、渴、白”等方法的运用。苏东坡善用浓墨,讲究莹莹墨色,“须湛湛如小儿目精乃佳”,故字字精神、顾盼生辉,深厚朴茂之中更显空灵。董其昌草书手卷有云:“人但知画有墨气,不知字有墨气。”他在淡墨的运用上独树一帜,亦为其书艺增添了无穷意趣。清代许多书家兼画家,特别善于用涨墨、渴墨,做到涨而不烂,“带燥方润”,确实将墨色用活。 
 
    画家书法在“以画入书”方面的现实影响 
 
    在阐述“以画入书”的问题的时候,我们势必要涉及到画家书法与书家书法,以及他们在技法、审美观念、创作风格等诸多方面的不同,由此分析画家书法在“以画入书”方面的现实影响显得十分有必要。 
 
    (1)画家在书法方面的创新活力强于书家。古往今来,由于书画的密切联系,出现了许多书画兼擅的艺术家。他们或主要以画名世,或主要以书法著称,主要成就在画者的书法即“画家书”。 
 
    “画家书”多“写意”,“书家书”重“写法”;画家书善造型,书家书讲用笔;“法”与“意”构成了书法艺术中最富有本质意义的两个方面。由于画家在绘画创作中自由度相对较大,所以在书法方面每每有特异的表现。他们不拘传统法度,任情发挥,信手夸张,故书法结构笔法更奔放、更活泼,更具视角冲击力。与画家书法相比较,书家书法更遵守传统书法的法度,但恰恰因为过分遵守法度而失于单调,强调工整又导致形式呆板少变化。 
 
    (2)画家成为书坛变革力量是“以画入书”的有利因素。清代以来画家型书法家的力量不断壮大,他们在擅长绘画的同时,也长于书法,有的在书画上号称双绝,即使一些画名大于书名的画家其书法也有可观之处。这些画家的书法给传统书坛带来巨大的冲击力,成为书坛变革的一股重要力量,他们有意无意中把绘画的某些技法运用到书法的创作中,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3)画家书法促使创作和欣赏方式的转变。由于画家书法在用笔、用墨、结字上不拘泥于传统,任情写意,故形成了颇具创意的“画家字”。画家书法促使书法艺术在创作和欣赏方式上的重要转变。如朱耷、傅山、徐渭、张瑞图、黄道周、王铎、倪元璐等,他们的创作由于受到绘画的影响,往往将一幅书法作品当成一幅画经营,使书法的表现空间更为开阔,风格也更为多样化。画家书家书风的改变,也改变人们欣赏书法的方式,由过去的信札、手卷等展卷式转变为长条的悬挂式,使条幅、中堂、楹联等书法形式充分地得到发展。 
 
    (4)画家书法为书法的实践带来更多的活力。绘画表现物象的手法在书法中的运用,也引起书家创作观念上和表现方法上的革新,他们不斤斤于书法原有的基本法则,更注意适应表现、抒情和审美情趣的需要,以强烈的感染力和勃发的活力为目标。画家书法在张扬个性的艺术实践中,自觉或不自觉地丰富了书法的技巧,促进传统书法的审美观念的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文人、士大夫在提倡碑学的过程中,也为书法提供崭新的境界,甲骨文字、钟鼎吉金、石鼓猎碣、秦篆汉隶、竹木简帛、摩崖墓志和残碑断瓦,在书家笔下纵横生发,使书法的美术化倾向有了更多更大的取法空间。 
 
    “以画入书”在当前书坛创新中出现的现象 
 
    综上所述,“以画入书”在书法发展中的积极作用不容忽视,但由于对“以画入书”认识的偏差,也产生了一些不尽如人意的现象。主要有: 
 
    (1)试图以绘画造型手法改造汉字。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书法出现从传统书法向现代书法转换的现象。由于现代书法的参与者多为画家,他们中有些人误解了“以画入书”的真正意义,再加上对日本书法的浅层次借鉴,便产生了以绘画造型手法改造汉字的想法,试图消解汉字的构成要素,消解书法本来的意义,以绘画的立场,把汉字当作绘画题材来处理;甚至淡化内容,片面追求装饰性,偏离了书法的本质属性。 
 
    (2)过分追求形式美和形式的感染力。当代书法创作中不时出现相当程度的“制作”倾向,即以美术的设计性冲击着书法传统的书写性。这种不注重点画线质的锤炼,常用夸张手法,一味追求形式的花俏和机械变幻的做法,破坏了汉字固有的秩序,割裂了形质(有时只有形式构成)与内美的必然联系,是不足取的。 
 
    (3)过度借助墨色渲染情感气氛。注意笔墨本是书画创作的优良传统,但当今却出现了过分借助墨色渲染作品的气氛的极端做法,违反了书法本身的法度和审美意义,在某些方面上产生了不良的效果。 
 
    当前书坛出现的这些现象,原因十分复杂,如受西方美学、日本少字派、展览导向的影响等等,但最重要的还是对“以画入书”的曲解,所产生的种种负面影响,不利于书法的正常发展。 
 
    尽管如此,“以画入书”仍是当前书法发展一条有效的途径。这里需要强调三点:一是历史上“以画入书”的精英画家,没有一个不是书法功底不够深厚的,这充分说明“以画入书”决不是轻而易举的,而是要有深厚的功底作为创新的基础;二是书法艺术能够并且可以从绘画艺术吸收有利于自身发展的精华;三是“以画入书”只是发展书法艺术的一种方法和途径,不能完全代表书法艺术今后发展的方向。自古以来,书法一直都是文人书家在起关键和决定性的作用,文人书家才是推动书法发展的主流队伍。

作者: 
黄舜生 郑建华
来源: 
汕头日报(2004.2.21)
浏览次数: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