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祥:丹心照青史 正气贯南粤

    核心提示 
     南宋爱国诗人文天祥在《过零丁洋》一诗中写下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是中国被引用最多的古诗句之一——从小学生作文中援引的“名人佳句”,到著名外交家乔冠华的墓志铭。然而,零丁洋的位置——广东新会崖山珠江口却长期默默无闻。 
     文天祥写作此诗的前一年——祥兴元年(公元1278年),在元兵势如破竹的攻势面前,节节败退的南宋末代皇室被迫退守最后一道防线——广东,期望“独柱擎天”、力挽狂澜的文天祥,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最后一段戎马时光。在此期间,他经历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踏上了寻访之旅…… 
     时空透视 
     做正气“大”文章 
     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永恒的主题。南宋爱国诗人文天祥精忠报国、舍生取义的英雄事迹,为后人留下了一笔论说不尽的历史文化遗产,激励着一代代炎黄子孙励精图治、奋发图强。“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今时今日,文天祥旧式爱国主义理想,已经被注入国家强盛、民族团结、人民安居乐业等崭新的时代意义;他在“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等诗句中流露出的伟大人格和广博胸襟,不仅在国内广为传扬,也成为海内外华人心灵的共振点。 
     文天祥勤王抵粤时间不长,但其人生最后一个大转折——由执掌令旗的将领到风雨愁牢的阶下囚——是发生在广东;最重要的作品之一《过零丁洋》也是产生在广东。文天祥文化理应成为整个广东共同学习、研讨、推广、弘扬的重大课题。令人鼓舞的是,这一课题已引起了汕头、汕尾政府和人民的高度重视,由上至下无不自觉地把文天祥的爱国思想和精神,化作强国兴邦、促进社会协调发展的力量。 
     采访中我们获悉,汕尾、汕头两地现有的文化资源,分别反映了文天祥在广东驻足经历的一个侧面,而在诸多文化细节上两地又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以民俗活动为例,海丰的“开灯”和潮阳的“烧塔”,实质上都表达了当地百姓希望解救文天祥的善良愿望。两地政府打造文天祥旅游专线的思路也不谋而合。另一方面,文天祥文化在广东的整体宣传力度和开发程度还有待提高,一个明证就是很多广东人都不知道大名鼎鼎的“零丁洋”就在家门口。这与文天祥转战岭南各地以致文化遗迹相对分散有密切关系。 
     大教授叶春生等专家认为,只有从深度和广度上完整地洞察了一个文化品牌的形成原因,才可能真正认识到其潜在价值,在此基础上才谈得上对这个品牌进行长期、稳定、理性和可持续性的开发和利用。因此,有热心人士建言,广东要打造文天祥文化,应该跳出地域的狭隘局限,全面看待文天祥对广东产生的影响。在高屋建瓴、纵横捭阖的宏观掌控之下,各地区应统一规划、通力合作,将零散的文化资源统筹起来,做大做强。 
     一些专家还告诉我们,类似的问题对于广东建设文化大省而言,可说是一个共通的障碍。例如汕尾地区有很多沿海渔民村落,都有信仰“天后娘娘”(妈祖)的习俗,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在深海和浅海不同水域活动的渔民,彼此之间缺乏交流和沟通。对于研究、开发妈祖文化而言,如何在尊重当地习惯和信仰的基础上,把分割的文化信息进行有效整合,成为当务之急。 
     我们由衷地希望,汕尾、汕头,乃至广东社会各界,能打破约束、解放思路、敞开胸怀、合力出击,共同做大文天祥的“正气”文章,为广东的文化大省建设事业,增添浓墨重彩的新篇章! 
     文天祥生平及入粤经历 
     文天祥(1236年-1283年),初名云孙,字天祥,后改字宋瑞,又字履善,号文山。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人。 
     宝佑四年(1256年)进士第一。开庆元年(1259年)元兵大举南侵,上疏请斩主张迁都以避敌锋的宦官董宋臣,并献御敌之计,未被采纳。历任知瑞州、江西提刑等职,因得罪权贵,或罢官或弃职。德祐元年(1275年)正月,闻元军来犯,在赣州组织义军,开赴临安。次年被任为右丞相兼枢密使。因兵败江西空坑,辗转经南岭,于1278年春进入广东。在潮阳和海丰之间,一路追随南宋小朝廷的踪迹,同时进行抗元斗争和平叛安民活动,被封为少保信国公。同年12月,在海丰五坡岭被俘。次年被押送大都(今北京),囚禁3年多,经历种种威逼利诱始终不屈,于1283年初从容就义。所作《过零丁洋》、《正气歌》成为千古绝唱。 
     《宋史》、《海丰县志》等载:祥兴元年(1278年)3月,文天祥率部由南岭进入海丰,屯兵丽江沿岸。10月(一说11月),在瘟疫的威胁下,文天祥为保存有生力量并与王师汇合,向东转移到潮阳县,同时攻打当地降元叛军,军威渐振。12月,文天祥听闻元军分海陆两路钳攻广东,步步进逼潮阳,又向西回到海丰,结果于20日“方饭五坡岭”时被执。他被押解到潮阳面见元军首领张弘范。“左右命之拜,不拜”。次年正月,他被移上海船押往崖山,拒绝招降抗元将领张世杰,并赋《过零丁洋》以明不屈之志。宋亡后,张弘范以“丞相忠孝尽矣”为由,多次以高官厚禄诱降。文天祥“泣然出涕”曰:“国亡不能救,为人臣者死有余罪,况敢逃其死而二其心乎!” 
     记者目击 
     剑刻终南 一饭千秋 
     汕尾·海丰 
     一饭至今人不知 
     五坡终古宋犹存 
     【五坡岭·方饭亭】 
     冬季日色淡薄。海丰五坡岭方饭亭外,我们在一方横刻有“一饭千秋”4个大字的石碑前久久驻足。700多年前的萧索冬日,文天祥转战南北、戎马倥偬的生涯,就是在这里于炊烟袅袅之际倏然画上句号。接下来等待他的是千秋家国梦的灰飞烟灭,元大都兵马司的3年炼狱,以及血溅柴市的归宿。“惜东风不借、世间英物”。“一饭千秋”盛名之下其实是寂寞。 
     史载,文天祥在五坡岭被俘时,正值午饭时间,突然元兵来袭,“众不及战,皆顿首伏草莽”,文天祥出逃被抓,当即吞脑子(中药“冰片”),不死。后来海丰学子在明正德十一年(1516年)申请修建此亭,由海丰知县等主持建造。方饭亭旁一度还有表忠祠、正气堂等建筑,目前仅余一亭,为原址重建。亭为八角重檐攒尖顶,平面直径9米,亭柱高3米多。亭内后侧再置一庑殿顶小石亭,内竖一块2米多高的石碑,刻有文公像。 
     明清以来,从官方到民间,文天祥均被作为“为臣为人”的典范广受推崇。彭湃、钟敬文、马思聪等海丰名人都曾在方饭亭接受过《正气歌》的洗礼。如今的方饭亭前面是彭湃中学,其后百亩之地已被当地政府划归兴建文天祥公园和文天祥纪念馆。地图上方饭亭的圆形标记,像一颗黑色的铆钉,将前后两方具有特殊意义的地域,跨越时空紧紧绞合在一起。 
     【瞭望台·御宴潭】 
     文天祥在海丰逗留期间,“督帐”设在丽江浦,现仅存山顶的瞭望台遗址。据当地文博研究人员介绍,目前仅存一些兵营的墙基遗痕和零碎石料。位于丽江浦南侧的畲港庵,相传为文天祥二女儿为宋师伤病将士诊治施药处,庵内供奉文姑娘等神位。旧庵已毁,现为旧址上新造。文天祥曾一度在惠州、潮阳等地取得一些战役的胜利,故逃亡的宋端宗曾在海丰小金笼山南坡的御宴潭(原名鱼鹰潭)设宴庆贺,以振军心,然而劳军的赏银据说只有可怜的300两。至今这里仍有甘泉从石峰交合处潺潺流出,注入潭中。 
     南宋皇室以及部将在海丰驻跸期间也留下了大量遗迹。比如宋军为水路兵船通行而在河塘开凿的宋溪,是继灵渠之后广东境内开掘时间最早的人工运河之一,时至今日仍被利用。此外还有宋军屯驻过的宋师岭、宋王山、壮帝居、宋存庵等遗迹,以及出土的大量宋代钱币。“乾坤空落落,岁月去堂堂。”这些遗迹现今大都湮没在一片青黄莫辨的茫茫草色之中,让人隐约看到一个已逝的王朝仓皇的背影。 
     【民俗笔记】 
     正月开灯是“暗号”? 
     文天祥创“胡虏肉”? 
     为纪念文天祥在海丰被俘,当地有正月十三开灯、十六完灯的风俗。灯与“丁”音近,既是取人丁兴旺的吉兆,又是民间相约举兵杀元军救文天祥的暗号。其间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扶老携幼竞相品尝“菜茶”,以表庆贺。 
     当地有一则掌故称,文天祥根据抗金名将岳飞《满江红》中的“壮志饥餐胡虏肉”,创制了一道名为“胡虏肉”的菜肴——把猪肉切成条块状,裹上面粉,放到锅里油炸,类似粤菜中的代表作“咕咾肉”。因为潮汕方言中“胡虏肉”与“咕咾肉”相近,有人甚至认为“胡虏肉”就是今天的“咕咾肉”。但不少民俗学者认为,“咕咾肉”与文天祥并无关系。“胡虏肉”可能只是老百姓因崇拜心理,衍生出的附会之物。 
     汕头·潮阳 
     动地千秋歌正气 
     伤心二字写终南 
     【终南剑刻·莲峰望帝】 
     潮阳县志载,文天祥首次来潮阳就到海门附近山顶上“极目以望帝舟”,不见幼主踪影,感慨万千,遂用手中佩剑在安营造饭之石上刻上“终南”二字。传说其顿足长叹之处,石碎为莲,便化为潮阳著名胜景——莲花峰。 
     往事并不如烟。莲花峰西北面的一块大石上,“终南”剑刻色如丹心,笔势遒劲,已初步被证实为文天祥手迹。“南”字里面被刻成“午”,意谓文天祥率军抵达此处时值正午。“终南”二字的含义历来有如下几种说法:一是寓指大陆南端尽头;二是抒发“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的磊落忠怀。即使到最后刑场就戮之际,文天祥也是“从容南面,再拜而死”。三是暗示南朝将终了此处——数月之后,文天祥目睹了水黑云寒的崖山海战中最惨烈的一幕——少主投海,六军覆灭,浮尸十万,山河变色…… 
     莲花峰上现有一尊树于1987年、连底座高16米的石雕像。雕像用74块白石砌成,暗合文天祥被害时47岁之意,其腿部有一块石头因年深日久已变为深灰色,当地老百姓都说这是文丞相战袍上的一块补丁。雕像眉心微蹙,远眺涛生云灭,雄姿威仪之中,隐隐有愁困之意。可叹天地一孤臣,两次望帝,一次是希望,一次是绝望。 
     峰顶百余处摩崖石刻中,不乏刘海粟、老舍、启功等名人悼念文天祥的墨宝。附近还有一处忠贤祠,祭祀文天祥和誓不仕元、隐居守忠的学者张鲁庵。原祠创建于明万历年间,祠内匾联林立,尚有文天祥手书刻石2幅。 
     【文马碣·和平里】 
     文天祥乃状元出身,生平留下的金石字句,除了名垂青史的《过零丁洋》、《正气歌》之外,还有一首《沁园春·题潮阳双忠庙》。位于潮阳东山的双忠庙,祀奉的是唐代安史之乱时驻守睢阳的官员张巡、许远。据传,文天祥拜谒之时,他那匹拴在庙前树下的战马因日夜兼程,累极而毙。因念其功绩,后人在双忠庙对面、文天祥葬马之处建“文马碣”,刻碑留记。今天,词中描绘过的“幽沉”之景容颜未改。词人笔下“好烈烈轰轰做一场”等煌煌文字,檐下迎风展读,照见古道颜色。 
     一代文宗韩愈治理潮州8个月,便令当地山河改姓。在潮阳,也有一处村庄因文天祥而更名。位于练江旁的和平里原名蚝坪村,文天祥在此驻军时,其女在村头桥上不慎遗失一把御赐的玉扇,为村民拾得,完璧归赵。因感慨“人存厚德,地气和平”,文天祥将蚝坪村改名为和平里,村头长桥改作和平桥。700多年沧海桑田,而村民固守此名,视为至宝。据说,文天祥亲笔题写村名于碑上,立于村口。原碑已荡然无存,村头现今竖有两方“和平里”和“和平桥”石碑,均为后人仿文天祥手迹所书,笔锋厚重奇伟。 
     就在“地气和平”的潮阳,地方县志上说,本地曾有兄弟3人罄尽家财参加义军,后来又全部战死五坡岭;文天祥被捕后,一位名叫陈梦龙的潮阳人组织乡勇,埋伏海口欲劫夺救之,结果遭元兵杀害。然而,身陷刑狱之灾的文天祥离开广东时,终于没来得及给予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更多的赞美。 
     【民俗笔记】 
     祭祀文天祥风俗 
     变身民间艺术节 
     文天祥曾与潮阳叛军及元军展开血战,殉难者甚众。明洪武年间,宋末阵亡将士被追封为元帅,其尸骨被统一埋于潮阳谷饶,俗称宋大元帅墓。据悉,过去每年清明节、农历七月十五和十月十五,潮阳民间便会举办大规模的祭拜文天祥及其阵亡部下的活动。自1999年以来,在当地政府的诱导下,潮阳谷饶的春节祭社已经发展为民间艺术节,包括英歌舞游行、书画征联、文天祥诗词展等活动。到了中秋,本地老百姓还有“烧塔”的习俗——用碎砖砌成中空塔状,其内堆满柴火,点燃时塔身通红,火星飞溅,象征民间揭竿而起,杀元兵,救文丞相的信号。另外,反映文天祥在潮阳经历的潮剧《终南魂》,在潮汕乃至整个广东地区常演不衰。 
     书记观点 
     汕尾市委书记戎铁文:利用历史品牌打造文化名城 
     民族英雄文天祥忠勇爱国,慷慨赴难,威武不屈,利禄不动的事迹至今在海陆丰地区广为传播。海陆丰的许多仁人志士,如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著名农民运动领袖彭湃,受文天祥爱国事迹的影响,发动了波澜壮阔的海陆丰农民运动,写下了中国革命史上辉煌灿烂的一页。 
     对于保护、利用和开发文天祥文化品牌,我们今后将着重于3个方面的结合:一是与打造海丰“中国历史文化名城”结合,筹建文天祥纪念馆,把文天祥公园建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同时将南宋政权途经海丰遗下的宋溪、宋师岭、宋王山、壮帝居等古迹连成一线加以开发利用,总结南宋末年的历史教训;二是与近现代红色旅游景观相结合,开辟红色爱国旅游专线,包括红宫红场、彭湃故居、红二师红四师纪念地、革命烈士陵园等;三是与当前政治经济及各项社会事业建设相结合,用爱国爱乡精神激励广大干部群众和海内外同胞,凝聚力量,共创汕尾美好未来。 
     潮阳区委书记王扬泽:爱国主义精神成为最好教材 
     今日潮阳,最高大的雕像是文天祥;最受欢迎的旅游胜地是海门莲花峰遗迹;最受推崇的纪念性庙宇之一是文天祥拜谒过的双忠庙。尽管文天祥在潮阳驻足时间仅两三个月,但其活动如空谷足音,对潮阳历史文化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今天距文天祥杀身成仁已有700余年,他忧国忧民、精忠报国、英勇不屈、逆境奋起的精神文化,成为今日潮阳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潮阳多次召开座谈会,探讨保护、挖掘和弘扬文天祥文化的思路,策划开发以文天祥遗迹为依托的具有潮阳特色的历史文化旅游资源。文天祥的伟大爱国主义精神,不仅成为潮阳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弘扬民族精神的最好教材,也成为实现“文化大区”目标、建设和谐社会的强大精神动力。 
     专家说法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民俗学专家叶春生: 
     开发民俗文化必须打造精品 
     文天祥从率部进入海丰到五坡岭被执,前后不过短短数月时间,为何能给潮汕人民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这与整个大潮汕地区追慕先贤的淳朴民风及民众的人文素养息息相关。潮汕地区有关南宋末年这段历史的民俗文化异常丰富,比如潮州菜中的名馔“护国菜”,就是根据当地老百姓用番薯叶和高汤为逃亡的宋端宗制作的菜肴演化而来的。 
     民俗文化是传统文化之根,是文化遗产的主要体现,今天广东地区的珠三角、客家、潮汕三大民俗体系,是古代中原文化与岭南特色文化相结合的产物,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宣传和推广民俗文化,对于弘扬民族精神、维护社会稳定、增强民族凝聚力和自信心都有重要意义。我建议开发与文天祥相关的民俗文化,要认真打造精品,要对此种文化现象的成因、嬗变、作用机制、文化底蕴进行综合考量和透彻把握。只有这样做,才能挖掘其潜在能力。特别是在当前社会经济环境下,要提防急功近利和变质的“伪民俗”现象。

作者: 
郭珊 罗琳
来源: 
南方日报(2005.1.4)
浏览次数: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