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首甘为孺子牛——记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创业者

    成立于1991年8月的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简称“中心”)虽说“年龄”不大,但“少年气盛”,经历了十二个春秋之后,已拥有一座八层的中心“大楼”,编辑出版了十个系列、一百多本书、共八百多万字的《潮汕文库》和有关潮汕文化的专刊、专版;广泛征集、收藏有关潮汕文献、文史资料以及潮人人物传记、地方志、族谱家乘和海内外潮人各类著作一万五千余种,以及海内外潮籍书画名家三百多件作品,建起特色鲜明的“潮”字号资料库;征集了二万多封侨批原件,筹建别具一格的“侨批文物馆”;举办了多次在海内外颇有影响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大力推动国际汉学大师饶宗颐教授倡导的“潮学”研究……,可谓“修文存史,嘉惠后人”。    
     目睹如此丰硕的成果,许多人都以为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年轻“团队”所为,其实,“中心”是一批退役的“孺子牛”担纲。在“中心”唱主角的主要工作人员中,年纪最大87岁,60多岁的只能屈居末位当“小弟弟”。    
     “中心”一、二届理事长、今年74周岁的刘峰,虽出生于泰国,却有一颗纯洁的中国心。6岁被父亲带回家乡揭阳念书,1944年就参加抗日游击小组。从此走上革命道路,那时才15岁。1946年,在当地党组织的动员下去泰国,在侨胞中进行革命宣传工作,1949年3月,终于重返家乡参加革命活动。1981年,时任中共普宁县委书记的刘峰被调回汕头,担负创办经济特区的重任。成为特区管委会主任。1991年初,时任汕头市政协主席的刘峰,已在考虑届满后如何继续发挥余热,这时,恰好原广东省政协主席吴南生要他筹建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以弘扬潮汕文化优良传统、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刘峰听到要振兴潮汕文化,便欣然受命。从此,这位经济特区的创业者,又带领着退役的“孺子牛”,从零开始创办“文化特区”——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此时,他的老战友陈德鸿,还在市政协副主席的位子上,也提前“介入”,协助刘峰进行筹建工作。经过艰苦努力,依托在市政协的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终于问世,办公地点在一座旧楼里的一个只有10多平方的房间,离休老干部王逸之为首任秘书长,和丘杰、林华达、池衡、陈嘉明等老同志一起挤在里面工作,开始谱写“中心”的创业史。刘峰又四处奔波,千方百计争取市政府、海外侨胞和本市企业的支持,建起了八层的“中心”大楼,使“中心”有了一个像样的“家”;并成立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传播基金会。所有这些,都为“中心”的可持续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刘峰就这样又是干了十年,直到2001年改任“中心”名誉理事长,依然干劲十足地策划、组织筹建“侨批文物馆”,并多方筹措专项基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的倪克屏、王琳乾、郭马风、陈历明等创业者们都没有把离退休看成是为人民服务的“休止符”,而是把它作为奉献人生“剩余价值”的起点,终生甘为“孺子牛”。原先,他们有的是厅、处级领导,有的是教授、研究员,进到“中心”一切都从“零”开始,彼此平等相待,大家使用的是一家公司淘汰下来的旧桌子、旧椅子,用双铃马蹄表的铃声代替下班铃。每天的“车马费”只有18.33元,这个数对某些人来说,是不屑一顾的,但大家不是冲钱而来的,依然“不用扬鞭自奋蹄”,不计报酬、不辞劳苦地耕耘着,可以说“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    
     陈德鸿于1991年11月任“中心”副理事长,后来又兼任秘书长达5年之久。在这段时间里,正是“中心”大发展时期,工作格外繁忙,他全力以赴,协助刘峰统筹兼顾,除了忙于修建“中心”大楼、筹措基金,还接待来自海内外的专家学者,做好研讨会和各种活动的准备工作;建立、健全“中心”文件收发制度和档案管理制度;开源节流理好财,为“中心”的发展竭尽心力。    
     “中心”的耆宿蔡启贤顾问,是潮汕地区的著名学者,年轻时是我国著名词学家詹安泰的学生。1946年,潮汕成立修志委员会,饶宗颐教授任总纂,蔡启贤被聘为秘书。他学识渊博,资料丰富,治学严谨,工作勤奋,被称为“潮汕文化活字典”,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方面有很大贡献。现在虽已到耄耋之年,仍勤奋研读、笔耕不辍。    
     72周岁的教授杜经国,原在兰州大学任教,1987年被汕头大学聘为历史系主任。他虽是安徽人,却钟情于潮汕文化,1988年就率先在历史系设“潮汕文化”专题课,并在吴南生等的支持下,创建了汕大潮汕文化研究中心。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成立后,他积极加盟,成为“中心”副理事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积极组织林伦伦和黄挺等学者加强潮汕文化研究工作。在饶宗颐教授提出要创立“潮学”之后,他又倡议创办相关的理论刊物《潮学研究》,联络陈高华、马明达、詹伯慧、赵春晨等一批专家、学者为刊物撰稿。    
     现已年近八旬的原汕头教育学院院长杨方笙,祖籍重庆,青年时期是武汉大学的进步学生,1947年从香港辗转到潮汕大北山革命根据地参加武装斗争,从此跟潮汕结下不解之缘。他1950年任广东金山中学副校长,年方25岁;1954年挑起创办广东潮安高级中学的重担。正当他意气风发、大展宏图时,被错划为右派,但他并没有沉沦,而是顽强地活下去,以自己的行为表明对党和人民的忠诚,坚信总有一天“还我清白”,并写下“割禾终日成虾背,脱皮容易换心难”和“休怜遍体无乾缕,满腹豪情看晚虹”的诗句以表心迹。度过了辉煌的“早春”,又熬过了艰辛的“苦夏”和黯然的“深秋”之后,杨方笙终于进入金色的“暖冬”。他在潮汕工作、生活了半个多世纪,对潮汕文化也情有独钟。1993年,离休不久的他就到“中心”上岗,历任副秘书长、副理事长和顾问等职。参与《潮汕文库》和《潮学研究》的编审工作,又是《潮汕历史文化小丛书》的执行主编,现已出版4辑、40本书,形成完整的系列;经他审阅、修改的文章约200万字。从走进“中心”大门那一天起至今,他都身穿“背时”的衣服,手拎装着文稿的普通塑料袋,步行上下班,风雨无阻、四季如是。    
     原汕头特区晚报社长陈泽,已有75岁了,解放前参加地下革命组织,投笔从戎。性格率直、乐观的他一退下来,就来到“中心”第二次“就业”,跟幽默、豁达的吴奎信副教授一起,老哥俩密切合作,共同编辑汕头特区晚报的“潮汕文化”专版317期、200多万字,并已汇编成4册,深受读者欢迎。他们还有其它社会工作,日程总是安排得满满当当的,跟离休前没有多少差别,但他们都无怨无悔,总感到将自己人生的“剩余价值”奉献于此,值! 现任“中心”理事长的吴勤生,退休前先后担任中共汕头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和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到“中心”上任后继续发扬这里的优良作风,待人和蔼可亲,工作认真严谨,提出切实可行的工作新思路,带领“中心”的工作人员,在前任的基础上再接再厉,编辑出版“潮人在海外”、“潮人遍神州”、“潮汕民俗”、“潮汕近现代文化史研究”和“潮汕历史资料丛编”五大系列丛书;积极筹建独具一格的“侨批文物馆”,出版《潮汕侨批萃编》和《侨批文化研究》等等。他还带领有关人员,跟市教育局联袂举办“让潮汕文化进校园”活动,使中小学生更加了解家乡的发展历史,更好地继承发扬爱国爱乡的优良传统,自觉地肩负起建设新潮汕的历史使命。    
     “中心”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麦友直,离休前是汕头市政协副主席,曾是“粤赣湘纵队”的老战士。他已69岁了,尽心尽责管好“中心”日常工作,他对花钱精打细算,严格把关,保证将海外侨胞、本地各界捐赠的款项用在“刀刃”上,产生最佳的效益。在他分管下的办公室、资料室、财务室等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勤勤恳恳、甘当无名英雄,后勤工作井井有条,营造良好的工作环境,更好地服务研究工作,真正做到了“保障有力”。    
     如今,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被誉为“潮汕翰林院”,成为根植在千年文化沃土上盛开的“金凤花”。了解“中心”创业者的人们,都称赞他们不仅抢救了宝贵的潮汕文化遗产,而且留下了“老骥伏枥、壮心不已,认真严谨、奋发敬业,团结协作、融洽和谐,淡泊名利、重在奉献”的可贵精神财富。在里面的工作人员都由衷地说:“在‘中心’的最大收获,就是进一步懂得应当如何做人。

作者: 
王炜中
来源: 
潮人杂志(第4期)
浏览次数: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