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侨批史话

    潮汕地区依山面海。唐宋年代,这里便开始对外通商贸易,宋元年代,已有潮人出国过番,明清时期逐渐增多,1861年汕头开埠以后,出国人数大量增加。据不完全统计,1869年至1948年经汕头港出国往南亚的有580多万人,同一时期从东南亚回国的有390多万人。昔年,潮汕人出国过番,多数因家贫出国谋生,他们旅居国外辛勤劳动,每年所得虽然不多,但克勤克俭,日子一久,自然有所积蓄,并将积蓄随同家书付托客头带回家乡赡养家眷,这些客头代华侨带回家乡的批信俗称“侨批”。后来鉴于水客居无定所,便联合众人创设行馆,以便居停,名为批馆。以后又改称批局,国外的侨批局收到华侨汇寄的侨批和寄款以后,要按当天牌价把外币兑换成一定数量的港币或国内货币,然后转到其在汕头的联号,由其在汕头的联号按侨批上所写的地址派人送还侨眷,侨眷收到侨批后,要在侨批所附来的回条上写回信,俗称回批。  
     1861年汕头开埠以后不久,潮汕地区已出现从国外带批信回家乡并从家乡带人出国的客头(水客),1870年,潮阳就出现有走水客为华侨带款,仅简朴的李阿梅一年就带回二千两银,相当于二千担粟的侨汇。普宁流沙香员村人范德昌于1873年卖身去日里当苦力,三年立约期满,约于1876年回家乡当客头。普宁占陇人吴端响,约于1884年25岁那年去越南,初在卜寮堤岸等地做裁缝,于1889年改行当客头兼带侨批,字号“吴财合”。澄海人黄松亭将其全部积蓄转为经营“番批”业,在汕头埠创办了“森丰号”批馆,为广东省第一家批馆。清光绪(1875—1908)中期,汕头已经成立有南侨批业公所,1926年改为“汕头华侨批业公会”。至1946年,潮汕地区批业商号共有131家。同时,潮汕人在香港及南洋各地开办的批业商号计有451家。  
     1949年以后,政府为方便侨属继续收到侨汇,维持正常生活,允许原有批业沿用原牌号,继续经营。1953年,汕头有侨批业56户,其中甲种侨批业42户,职工314人,其业务主要是对外收寄香港及泰国、新加坡、越南、印尼、柬埔寨等国侨汇;乙种批业14户,职工44人,其业务是代理甲种侨批户业务,和国外没有发生关系。1970年以后,汕头市(今金平、龙湖、濠江区)原有的37家侨批局(从业人员217人,他们在海外有股东关系的联号40家,无股东关系的客号63家)被合并为“统一经营、统一管理、统一核算”的汕头市侨批服务社。到1975整顿侨批局以后,汕头市侨批业归中国人民银行管理。如今,海外侨胞汇款给故乡亲属,只须通过银行办理就可以,侨属凭银行的领款通知,便可在当地银行收到海外亲人寄来的侨汇了。  
     历史上,侨汇曾经对潮汕经济影响极大,与侨眷的生活息息相关。据民国《潮州志》记载,“潮人仰赖批款为生者,几占全人口十之四五”。1949年10月以前,潮汕对外商品贸易入超比例很大,但仍保持旺盛而不衰落,主要是由于有侨批的外汇进行平衡;过去潮汕地区每年缺粮约200万公担,其中相当部分也依赖侨汇从暹罗进口。一旦碰到战乱,侨汇中断,侨眷生活便陷入困境。1939年至1945年日本侵略者占领汕头市,侨汇中断,侨眷生活得不到接济,大部分侨眷倾家荡产而出卖家私房屋,很多流落街头巷尾,不少人流落福建、江西及海南岛,冻死、饿死人数无法统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国民党政府滥发纸币导致通货膨胀,纸币贬值,侨眷生活困难,侨汇发到侨眷手里时,只相当于原币的三四成银,最后竟变成废纸。1949年10月,国家颁布政策保护侨眷对侨汇的所有权。同时,从50年代至70年代,先后对赡家侨汇实行凭侨汇证以优惠价供应粮油等副食品,对建筑侨汇供应水泥、钢材、木材、玻璃等建筑材料,方便侨眷建房改善生活和居住条件。另方面,各级政府和侨务部门动员和鼓励归侨侨眷参加劳动,参加祖国社会主义建设,改变历史上侨眷单纯依靠侨汇过日子的传统习惯。从1956年开始,有关部门先后创办工厂和生产组,按照“从简到繁,从轻到重”的原则组织侨属就业劳动,到1960年,汕头市区已有60%的侨属劳动力参加就业劳动。在潮汕农村的归侨侨眷,则响应政府号召,参加农业合作化劳动。  
     1978年以来,潮汕侨乡的归侨侨眷在各级政府和侨务部门的支技鼓励下,充分利用海外亲友在资金、技术、信息和销售渠道等方面的支持帮助,兴办个体或集体企业,或承包村镇企业,开展来料加工或自办工副业生产,解决就业,发家致富,繁荣侨乡经济。到1987年12月,汕头市(包含现今的潮州市、揭阳市)全市归侨侨眷和港属兴办个体和集体企业7847家,从业人员达12万人,1987年企业收入2.4亿元,利润2487万元。近十多年来,原有的侨属企业迅速发展,有的已成为大型民营企业。现今汕头市有侨属企业一万多家,年生产值约200亿元,成为侨乡经济的有生力量。

标签: 
作者: 
王炎荣
来源: 
潮人杂志
浏览次数: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