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河韩江

    韩江是我心中的母亲河。她是广东省第二大河,全长470公里,流程107公里,其支流分布甚广,哺育着千千万万客家及潮汕儿女,其中不乏推动潮汕历史文化发展的精英人物,有唐宋时期的八贤:赵德、刘允、张夔、王大宝、卢侗、许申、林巽、吴复古,以及广为民间所传颂的明代著名军事家翁万达,文科状元林大钦等,当然,治潮仅8个月即令“江山从此皆姓韩”的韩愈在潮史上更是功不可没。这是潮人的骄傲,也是母亲河的骄傲。  
     “良禽择木而栖”,潮人的先祖则傍水而居,且不管当时从中原迁徙来的先祖是出于何种机缘,千里跋涉困乏而驻营扎寨终至落地生根?还是深谙风水学识中这是片风水宝地?总之,这契机总算撞上了,从此,冥冥之中,顽强的生命便与这一脉之水结下不解之缘。    
     时至今日,母亲河依然川流不息,这是大自然的恩赐,也是受其润泽的子民的福分。然而,随着岁月的湮没以及自然灾害的侵袭与人为的污染破坏,造成河道淤塞,筑堤碍航,水量逐年减少,不单航程缩短了,从50年以前可通里程1500公里至1985年航程约缩为500公里,下游各河道的不平衡挖沙,造成部分灌溉渠系无法引水,也影响城镇供水。虽则潮汕周边多为山区和海洋,环境有一定自净能力,但工、农业污染仍较严重,主要污染物是悬浮物和有机污染等。面对严重的水污染,1996年,广东省制定了“南粤碧水工程计划”,潮汕三市都计划建设污水处理厂,同时对一批污染源进行限期治理。2002年2月开工建设“潮州水利枢纽”工程,防止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    
     为更深入的了解母亲河,贴近母亲河。夏蝉初鸣,金凤吐红的日子,我走近了日常生活用水最相近的居处毗邻的庵埠。韩江支流西溪就从这里的护堤线上经过。说起护堤路,那还是昔日汕头通往潮州的主干道,然而,今日的护堤路又萎缩成一条近似于乡间小路的路道,倒是绿色的护江长堤占据了视野的主角,可见人们绿化意识的提高。我来时,远远地便听到咚咚的锣鼓声,那是为预祝端午节的赛龙舟彩排。三两只装潢一新的龙舟在澄碧的韩江边互相角逐比拚,给平静的江面平添了几许喜庆、活力。站在高高的江堤上四顾,明显感到右边韩江的地势要比左边护堤路旁的村落房舍高,地上水的优势阻隔了水往低处流的污染源,使水质基本保持洁净状态。  
     来到庵埠,当然不会错过瞻仰韩江水哺育出来的先贤先民的机会。首先参观的是位于彩塘金砂村的从熙公祠,该祠为旅马华侨陈旭年汇资所建,已有150多年历史,其主要的传世佳作是祠堂前门壁上镶嵌的四幅“方肚”石雕,为华南第一雕石刻,石雕充分显示了先人巧夺天工的功夫,其中尤以“牧牛图”中的牛绳独见匠心,深得人们称奇。正当我们惊叹于共饮韩江水的潮汕先民的知慧时,当地老者却指着祠堂前的两根棱角分明的石柱,告诉我们此柱更显功夫。依所示,用手轻轻摩挲石柱,夹缝中的角状线虽历千年而依然锋利似刀刃,稍不留神,便会有被割破手指的危险。    
     告别从熙公祠,车行于桑浦山麓阡陌上,曲折迂回,巅簸起伏,那是通往林大钦墓的山旯旮。一代名贤,化成寂寞荒山凄凄芳草中的一堆孤冢,几根石柱撑起的藻井墓亭只有一行鲜红的碑文——韩林院状元林大钦墓。 面对母亲河,抚古思今,我久久思索……

标签: 
作者: 
谢娇兰
来源: 
潮人杂志第4期
浏览次数: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