敞开潮学研究的大门

    1992年,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第二次理事会议上,国际汉学大师饶宗颐教授率先提出“潮州学应成为一个独立学科”,展示了潮学丰富的内涵和广阔的研究前景。 
 
    经过12年来的探索与实践,潮学研究初步探索了一条新路子,从学术研究、资料征集、文化传播等各方面打下一定的基础。潮学大门被打开之后,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瑰宝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采掘这些瑰宝的队伍。十多年来,仅召开的五次国际潮学研讨会,就有十几个国家、地区三百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但是,从总的来说,潮学研究尚处新兴阶段,研究队伍无论数量还是质量,仍然不能够适应潮学发展的需要。潮学研究需要进一步敞开大门,让更多、更广泛的人参与其中。 
 
    潮学是新兴学科,又是具有一定延伸空间和宽阔领域的社会文化综合体。潮学研究是科学性、系统性和综合性的工作,决非只靠少数人、只凭若干次国际研讨会就能做好。从专业的角度上说,它牵涉到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大的领域,涉及到历史学、考古学、地理学、哲学和社会科学各种问题,涉及到文学和民俗学等各种文化艺术形式……总之,对于这一门几乎是包罗万象的学科的研究,当然需要有各个方面、各种专业的学者之间的通力合作,加强多方面的历时和共时研究及整合。只有各个方面的学者站在本专业的角度上来认识和探讨潮汕历史文化现象,从各个不同侧面揭示潮汕历史文化的丰富内涵,才有可能寻找出潮汕这块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规律性的东西,丰富潮学宝库。 
 
    潮学研究还需要大众的参与,大众的实践,大众的创造。通俗地理解,潮学就是要研究发生在潮汕人和潮汕这片土地上的事,研究的对象就在我们身边。所以,潮学不是令人望而生畏的“神秘殿堂”,也并非高不可攀。每一个有一定文化素养,对潮汕有所了解、有所感悟的人,对潮学研究都有发言权。而且,潮学作为潮汕地域千百年来逐渐形成的具有自身特色的地方文明,始终是人民大众的劳动实践和生活体验的结晶,也只有深深地扎根于人民大众这块土壤当中,不断吸取人民大众的经验,才能花繁果硕。潮学研究的成果应用到社会实践中,既可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于先进文化的需求,又能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素质。随着经济建设和社会的发展,民俗文化、旅游文化、礼仪文化、家庭伦理文化、食文化、茶文化等等皆有学问,皆可研究。由于越来越多的人克服了与己无关论,打破对潮学研究的神秘感,由表及里、由近及远、由浅到深、由易到难,先见门户,继而登堂入室,加入潮学研究的行列,所以才使潮学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 
 
    学问的形成在于研究。潮学研究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也是一项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长期性的工作。它包含着历史和现状,也孕育着未来,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需要靠一代代人的不懈、艰苦努力。潮学研究期待更多青年人的参与,一方面是普及学术研究的需要,使潮学研究后继有人,把潮学研究不断推向前进;另一方面是提高青少年文化素质的需要,传播潮汕优秀传统文化,以史育人。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近年来开展了“让潮汕文化进校园”活动,组织一批专家、学者成立“讲师团”,为学校师生讲授潮汕历史文化专题,组织学生在老师指导下开展社会调查,撰写有关潮汕文化的调查报告,使他们既参与潮学的普及性研究,又受到潮汕优秀传统文化的薰陶。这是一个成功的经验。潮学研究在继承中发展,在发展中提高;在提高指导下普及,在普及的基础上提高、创新,繁荣学术研究。 
 
    潮汕文化不仅在本土有强大的向心力和凝聚力,而且也成为海内外潮人团结凝聚、奋发拓展的纽带与原动力。开展潮学研究是顺应时代要求,也是海内外广大潮人的共同愿望。越来越多的潮籍和非潮籍仁人志士加入专业或非专业潮学研究队伍,以新的角度、新的眼光审视潮学,开展辐射性、连锁性、多视角、多侧面的研究活动,为潮学研究不断注入新的活力。当前正是建设文化大省和文化大市的大好时机,潮学研究的热潮后浪推前浪,已经取得初步成效,研究和传播的氛围在大众中越来越浓。潮学研究的大门向着潮汕本土敞开、向神州大地敞开、向世界敞开! 
 
    一门科学知识的研究总是始于少数人的参与到多数人的加入,潮学研究也是这样。撰文参加潮学国际研讨会的专家学者一届比一届多,他们之中,既有本土,也有外地,还有海外;既有潮籍,也有非潮籍,还有外国人;既有中、老年人,也有青年和学生;既有长期从事潮学方方面面实践的文史工作者,也有各行各业各界人士;既有“科班出身”的专家学者,也有“自学成材”的实际工作者。潮学研究的大门向着一切热爱潮汕文化的人敞开,向大众敞开。作为潮汕的子孙都有责任和义务以求真务实的科学态度参与潮学研究,丰富中华民族的文化宝库,发扬优秀的潮汕传统文化,弘扬优秀的潮人精神。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团结了一批批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热爱潮汕文化的离退休干部、潮学研究的专家学者、海内外热心人士和企业家,还聘请了一批特约研究员、特约征集员、传播联络员和通讯员,形成了潮学研究队伍的新机制,开展经常性的学术研究、潮汕文化的征集和传播。该中心成立13年来编辑出版的潮汕文化的著述共114部(本),总字数达3000万字;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传播基金会创立的“潮学奖”已举办了5届,奖励116个在潮学研究、传播和资料征集工作有突出贡献的个人和集体项目。这些都给潮学研究有力促进和推动。 
 
    潮汕是潮学的发祥地,潮学研究应该走在前头。除了政府有关部门、大专院校和文化机构,近年来潮汕三市还涌现了各种学术研究会、各地也有不少研究潮汕文化的学术团体,在经常性的学术研究活动中互相学习、互相支持,就潮学的方方面面及时交流、共同探讨,取长补短,凝聚共识。各方面的研究力量整合起来,资源共享、优势互补,通力协作,形成有机的整体和合力。重点、难点课题和项目跨部门、跨团体、跨地域共同研究、联合攻关。这样,潮学研究就能从个别、零碎、分散向整体性和系统化转变;从一般的描述历史文化现象提高到新的学术层次,不断开拓创新。 
 
    请进来,走出去,条条渠道通向潮学研究的大门。潮汕地区的学术团体还应与周边地区以至海外的学术团体和潮人社团合作,广泛团结海内外学人,开展潮学与岭南文化、闽南文化、客家学、温州学以至中原文化和海南学的横向对比研究,借鉴显现,兼收并蓄,借助外地力量,扩大研究阵地,拓宽视野,把潮学研究不断引向高层次、高水平。

标签: 
作者: 
陈焕溪
来源: 
汕头日报(2004.8.30)
浏览次数: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