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山的战场上——回忆《团结报》二三事

    
 
    1948年的三月,在敌人要逮捕我们的前夕,河婆中学的地下党及时通知和帮助了我们,我们很快将出世才五个多月的第一个孩子安排寄养。一天深夜,地下交通员就一站一站的把我们护送到大北山上的“老家”———地委和司令部所在地的归善。 
 
    一踏进解放区清新的天地,第一次公开听到亲切的“同志”的叫声,我们的心情无比激动,舒畅。在白区工作时的种种担心,一扫而空。像囚鸟飞出了篱笼,感到真正自由了,轻松了也像远别的儿女回到母亲怀抱时那样兴奋和愉快。 
 
 地委常委兼司令员刘向东同志很快就接见了我们。他根据地下党的介绍,工作需要以及我们两人的具体情况,决定我去《团结报》,余坚则去八乡山政工队。 
 
    我们就这样开始了新的征程,新的生活。 
 
    山谷为家林作伴 
 
    司令部交通总站的“小鬼”(人们亲切地称呼那些小交通员)。把我送到《团结报》社———一座高山上的小狭谷里,(畚箕石高峰下)距归善三四里地。两间长方形的茅草篷房,就是报社的社址,小的一间是油印工作场所,大的一间住人、办公开会。床是用小树条拼成的崎岖不平像北方火坑那样,连成一片。女同志住一头,男同志住一头,当中只用一块高不到一尺的木板隔了一下。这时报社只有七八人,三女五男,这样的生活环境,如果在平时,在农村,谁也不敢去住,但是,伟大的革命目标,共同的革命要求和同志的阶级感情,使人们建立起一种新型的崇高的同志、战友关系。这种关系,比骨肉姐妹弟兄还亲,生活得非常自然真诚。 
 
    茅房外就是山坡,山峰丛林,春天,满山坡都是花草,高山之上就是蓝天,站在高峰上,可以望见广阔的潮汕平原和韩江水流,山泉是我们的自来用水,野果又是我们的助餐佳味。 
 
    在这山谷里,我们住到阳历九月,旧历中秋前夕才搬到南山天子璧山腰的杨梅兜,这里只有七八户农民。部分同志借住民房,大部分同志(这时已发展到二十多人了)仍住新建的茅房。1949年四五月,报社迁到山下村庄,但杨梅兜仍是报社的后方,一有敌情,就从山下搬回这里。可以说:《团结报》社的同志,大部分时间都是生活在“山谷为家林作伴”的优美而又艰苦的环境里,虽然如此,我们都生活得无忧无虑,感到充实、欢乐、愉快。我们认识到这个高山上战场的每项工作的重要意义,认识到每一张报纸和宣传品,在敌占区,在敌人内部,在人民群众,在我们的同志中,都要产生不同的冲击波,发挥巨大作用。因此,尽管艰苦(经常一日两餐用盐水拌饭)。但大家心情很是欢畅,一次山洪暴发,冲毁了房屋,淋湿了柴草,整天吃不上东西,同志以山果充饥,即使这样,也还是歌声阵阵,笑声不绝。 
 
    领导·同志·战友 
 
    《团结报》社上下,内部的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几十年后回忆起来,仍然感到亲切:那是一种真正的同志和战友的关系。在政治上互相关心进步,在工作互相支援,作出成绩,在生活上互相温暖。地委书记曾广、副书记李平、司令员刘向东、政治部主任徐扬、后来的社长王亚夫、杨英伟等同志,总是从各方面关心报社,关心同志们的进步,1948年春节,刘向东同志上山打鸟为报社加餐,陕北秧歌一传进大北山,曾广同志就带头并发动大家学跳,以活跃队伍生活,徐扬同志亲自到山上草寮和同志三同,传达延安的革命精神,整风学习精神,李平同志在多次的政治报告中,代表地委和司令部肯定报社成绩,指出缺点,定出措施,鼓励报社不断前进,林美南同志是区党委领导同志,也经常关心报社的发展和同志们的进步,记得在反第五次“围剿”前,地委召开一次重要会议,分析、研究敌情,制定决策,我奉命去听传达并阅读一个重要文件,美南同志和李平同志分别向我阐述文件的精神和介绍当时敌我斗争形势,要我很好学习、领会、贯彻,以便把领导机关的意图体现在宣传报道上,这次对我是很大的帮助,使我和报社全体同志一道,较好地完成了反第五次“围剿”斗争长达两月的报道、宣传任务。 
 
    在碰到生活中的具体困难时,领导一发现,只要是合理的,就主动解决,比如,当曾广同志了解到我寄养在员埔的女儿的生活费还没有发给寄养的农民时,他立即写信通知员埔地下党,很快就解决这一问题,我同余坚和寄养的农民剖嫂都很感动。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特别是领导的榜样,在报社内部,从社长到小鬼,从支书黄树坚同志到非党群众,都过着一样的战时生活,没有丝毫特殊,都是互相关心、支持、帮助。有思想,有情绪,就互相谈心,晚餐后,经常可以看到报社领导人、支部书记和非党同志在山坡上散步、谈心,如是党员,随时在支部生活会上交流思想,及时给予帮助,如发现思想上有较严重问题,就用整风方式和风细雨地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1948年的五六月间,我就参加了一次由曾广同志主持的报社党支部整风会议,这次会议,看到同志们那样严肃解剖自己,那样热诚帮助同志,给我的教育和思想震动是很深很大的,而这种和风细雨式的整风,是党对一个同志高度的关心、帮助和爱护,是提高同志的政治思想觉悟的一种好方法。 
 
    军民鱼水情 
 
    我们这支生活在高山峡谷不拿钢枪的队伍,学习解放军的作风,和高山上的群众关系,也像鱼水一样那样亲切,在归善、在杨梅兜、在细溪、以及羊乐坑和灰寨的小陂洋,只要是报社住过的地方,我们就和群众建立起鱼水关系的深情,特别是住得较久的归善和杨梅兜,在这两个人口不多的小村里,群众的大大小小,和报社同志亲如一家,群众病了,我们像对待自己同志一样,请医送药。一有敌情,我们要撤退时,即使是半夜三更,群众也帮我们疏散和荫蔽物资,或组织运输,逢年过节,互相祝贺,军民联欢会,尽欢而散,我们又及时向他们报告全国及我区胜利消息,共同鼓舞。三十二年之后的1980年,当我回到杨梅兜,本计划半天就走,但走不了了,他们向我谈问从下午一直至深夜,问到报社每一个同志的近况,忆述了当时鱼水情谊许多动人的故事和情节。 
 
    技术·作风·思想 
 
    《团结报》是1947年10月12日出版第一期报纸。在此之前的五六月间就在大北山的粗坑成立了油印组,刻印了曾广同志亲拟的《潮汕人民抗征队成立宣言》和许多宣传品和小册子,到1949年的6月底(7月改为铅印)的两年时间里,报社的同志编辑和刻印出版发行了报纸、新闻增刊、快讯号外、捷报、传单、布告、小册子、钞票、大小表格等十种油印出版物,共计七十二万六千多张(份、册),油印技术,一张腊纸从几百份到二三千份,最高的一次(1949年5月31日号外)突破了7100份,字体小的像黄豆大,大的像核桃(布告),四张腊纸拼接起来刻印的布告,有如铅印一样清晰美观。敌人也惊叹不已。这些成就,是油印史上的奇迹。 
 
    奇迹从何而来?奇迹来自党的思想和作风教育,在报社,经常的政治学习,经常的思想见面,全国的胜利在望,伟大的革命目标和同志们的阶级深情(生活上的互相关心,上下级的甘苦相共),把我们这几十个来自五湖四海(海南、四川、广东、海外、城市和农村),有老有小、有男有女、语言不同、生活习惯不同的素不相识的人,在“同志”、“战友”的崇高情操下,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在伟大的革命目标和解放战斗的精神鼓舞下,对业务精益求精,克服各种困难,不断前进。 
 
    这样的战斗集体,这样的思想作风,使很多同志忘记了白天和黑夜,忘记了自己的健康,支书黄树坚同志积劳成疾,长期带病坚持工作,用他高超的刻印技术,印刷了无数的报纸、布告、小册子、钞票。直到病情严重,地委命令他休养,他还依依不舍不愿离开,经领导再三动员,才勉强答应,并要求在报社附近村庄休养,以便随时应命回社。 
 
    《团结报》社能够取得一点成就,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原因就是全党全军办报,从一开始,司令部、政治部就很重视,1949年1月,地委正式将《团结报》作为地委机关报后,更加强了党的领导,1948年12月10日———11日,地委作出决定,将政治部第二次扩大会议决议案中的《关于全党全军办报问题》的决定,作为地委的正式决定,通报全党全军。决定定出了十项措施,从领导思想到具体发行印刷等工作,都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决定提出:“应了解报纸的作用,尤其应了解非全党全军来办不可,反对不重视宣传,不搞好宣传的自由主义的态度,加强党报的观念,应认识办好“团结报”,是全党全军的任务,不单是报社几个干部的任务。”在具体措施上“由地委政治部通令各级领导机关,把宣传工作当作检查成绩及考验党性的标准之一”“由政治部设立宣传工作委员会,领导全盘宣传工作,特别加强领导团结报”“建立通讯网,充实地方通讯,部队通讯”,“建立通讯站,各县地方党及部队都应负起责任……”等等。 
 
    地委“全党全军办报”的决定,是办好《团结报》的根本保证。 
 
    抓点·促面 
 
    《团结报》虽是一张油印四开小报,但她在地委及抗征队司令部、政治部的直接领导(1949年1月起为地委机关报)和关怀下,在解放战争中,发挥了巨大的宣传鼓动作用,她是另一个战场———高山上的战场,她以新的精神武器鼓舞了同志和革命群众,打击了敌人,报纸、号外一出,都是一抢而空。 
 
    报社能够取得上述成就和发挥应发挥的作用,除了把队伍建成一个战斗的革命集体外,在宣传报道上,我体会要抓好下面三条: 
 
    一、要紧密地强有力地体现党的革命战略目标和党在每一个具体阶段的方针、政策和策略,并将最基本群众的最普遍、最切身的要求结合起来。这样,就可以作到既是党的声音,又是群众的迫切要求,从1947年6月建军起到1949年10月全潮汕解放止,在党的总的革命战略打倒三座大山,解放全中国,建设新中国的目标下,潮汕地委根据中央、华南分局指示,结合潮汕主客观条件和群众觉悟,在不同的具体阶段,提出了切合当时情况的行动口号、政策,如反三征、减租减息,清债赎业,保卫秋收,保卫胜利果实,争取一年左右解放全潮汕,捐献迎接大军南下,解放潮汕等等,这些行动口号,既体现了具体阶段的群众要求和觉悟程度,又是革命总战略的组成部分,一步步把群众动员起来,组织起来,走向并形成强大的人民革命战争的洪流。潮汕解放战争取得迅速的胜利,有很多很多重要因素,但潮汕地委活用党中央的战略策略结合实际,制定并提出革命的行动口号,这应是一个重要因素。“团结报”正确的如实的反映了这一历史情况,这也应该是一个经验。 
 
    二、在报道上,要服从党的中心任务和部队的战役行动,对重大事件,要有始有终,抓住关键,进行多方面的报道,对有利形势要推波助澜,以进一步提高广大军民的认识,进一步动员群众,去发展革命形势。同时要报道得生动活泼,要有鲜明的指导性。在报道反第五次“围剿”斗争长达两月,连续不断地报导捐献运动迎接大军。这两次报道,较成功地体现了这一精神。 
 
    1948年11月的反第五次“围剿”的斗争,是潮汕地区解放战争中一次关键性的战役,喻英奇以闽粤边总指挥的权力,组织了三千多精锐兵力,于11月兵分五路进攻大北山区,意图一举消灭我军主力和解放区基地,这次战役,对敌对我都是关系极大。地委根据各方形势、情况分析,早在10月,就判断喻英奇必出此一着,抢先向党内党外干部、基干民兵、基本群众发出了“保卫秋收,粉碎敌人进攻”的动员口号,在敌人五路进攻时,又正确估计敌人主力的主攻方向,良田茅凹嶂,粉碎敌主力方景韩部,并立即回师奔袭河西歼敌,加上各路战斗,这次战役,全线取得歼敌五百多人的空前胜利,迫使敌人从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我军转为战略进攻。在这大好形势下,报社根据地委指示,在战前动员,战斗进行和战后发展局势等三个环节,进行了一系列的及时的报道,组织了四辑《反第五次“围剿”胜利特辑》,用访问形式,由刘向东同志代表地委及司令部阐述反第五次“围剿”胜利的重大意义及会后形势的发展趋势,报道了群众、战士在战斗中的贡献和反映,敌军俘虏的谈话,形式上又生动活泼,富有吸引力,从长达两月的报道效果看,进一步打击了敌人,鼓舞了自己,推动了革命局势。 
 
    又如报道群众热烈迎接大军踊跃捐献运动,也紧紧抓住重点面,用各种形式,连续报道,使1949年五六月间潮汕人民(主要是老区)的捐献运动,达到高潮,看惯了北方解放区群众拥军热潮的闽粤赣边纵队副司令铁坚同志,看到潮汕解放区群众如此热烈迎军,也深为感动说:“想不到南方群众和北方解放区一样。” 
 
    三、要有自己的特点和风格。《团结报》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有自己的特点和风格,无论从内容到形式都有自己的风格,从内容看,既报道本区形势,又及时报道全国形势,及时将全国战局发展,写出《战局分析》,让读者了解全局。对本区也及时总结,如1949年元旦,就刊登1948年潮汕革命斗争大事记,对全国全区重大问题,都发表社论、专论,对群众运动,及时总结,加强党的思想指导和政策指导,丰富了报纸的思想性、指导作用。在形式上,既有正面报道,又有较生动活泼的各类副刊:《战士》、《老百姓》、《锻炼》、《潮汕文艺》、《读者版》、《新闻业务》(指导联系通讯员工作)及地图、快讯、号外、捷报、枪杆诗、潮州方言等,以适应各方读者的要求。 
 
    几十年过去了,回忆这段生活、工作,虽然由于时间较久,很多问题不很清晰,手头又没有完整的《团结报》资料,但仍然感到亲切,觉得《团结报》这段历史应该记载,经验也值得总结,希望热心新闻史的同志涉猎研究一下,把有用宝贵经验总结出来。

标签: 
作者: 
王一帆
来源: 
汕头日报(2004.10.10)
浏览次数: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