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书院何处寻

    我收藏有一份课艺帖(即八股文的模拟试卷),是与“韩山书院”试卷帖(见3月10日《潮州日报》)一同发现的,上边已残,左上角行书小字“奖二式”,中有墨笔正楷字“海东书院”“学童”,右下角“杨乃勋”,内夹有一签条纸,上残留有墨书评语“辞达”二字,并“朴庐”篆印一章。
 
    顾名思义“海东”即“海之东边”或“东边之海”。查《潮州府志》及潮州东边地方方志《饶平县志》《东里志》等史籍不见记载有“海东书院”。潮州(古称海阳)府之东为海,地域从饶平直到福建省的诏安、云宵、漳洲、厦门、泉州一带,再过去就是台湾。潮文化对周边(东边)这些地区是有很大的影响的。其中台湾恰就有一个“海东书院”。清代爱国志士、教育家、诗人丘逢甲就曾在台湾“海东书院”读过书。丘逢甲1896(丙申)受潮州知府李士彬聘任为潮州韩山书院山长,后又主讲潮阳东山书院,澄海景韩书院,又创立岭东同文书院。而我收藏的这份“海东书院”课艺帖出现于潮州地方,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巧合。但这份“海东书院”课艺帖从纸质、印色、尺寸到封面版框都与“韩山书院”试卷帖一模一样,撰写者同姓“杨”。就我所收藏的与所见到的课艺试卷,若书院所处的地域不同,则封面版框印色都会有差异,因而这“海东书院”应不是台湾的“海东书院”。我的结论是偏向于潮州地区应另有一个海东书院存在。但在什么时期呢?在哪里呢?若查杨氏族谱,可能会有线索,因手边没书不能断言。而凡是一种历史的研究,都离不开文献资料的佐证。文献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少、越残缺不全的。因为文献在流传过程中,总会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存下来。如水浸火烧虫蛀土埋。我们只能根据还能找到、还存在的材料进行研究。用新发现的资料不断地去补充完善、推测逼近历史的真实。那么重要之处就在于这“海东书院”的出现为“海滨邹鲁”之称的潮文化教育历史又有所添砖加瓦,也为研究书院史提供了一份真实而新的“孤本”文献。
 
    “书院”一词对于今天的人们可能已相当陌生,然而中华的文化教育历史主要靠书院这种特殊的教育形式来完成。据李广生主编的《趣谈中国书院》所言:我国古代的书院见于资料记载的有7000余所。清末1901年后书院改制为学堂,以图书馆、博物馆、大学形式遗存下来的书院约400多所。
 
    这份“海东书院”乡邦文献纵然残缺,却也甚有意义。因此抛砖引玉,愿有识之士为此“海东书院”撰文存史。

作者: 
双鸿 鸣歧
来源: 
潮州日报(2004.5.26)
浏览次数: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