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鳄亭里读祭文

    一个阳光和煦的春日,我来到潮州的祭鳄亭。该亭位于韩江西堤旁,距离市区约二里许,是专为纪念唐韩愈在潮州任刺史时在恶溪(今韩江)边祭鳄鱼而建。亭的外观与一般凉亭并无二致,亭里却有独到之处:一块矗立着的巨碑面向韩江,碑上全文刻着韩愈的《祭鳄鱼文》,碑下压着一条趴在地面上像是被制伏了的鳄鱼,给游客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我怀着对韩愈这位古文大师的景仰之情,站在亭中央朗读《祭鳄鱼文》:“维年、月、日,潮州刺史韩愈使军事衙推秦济以羊一、猪一,投恶溪之潭水,以与鳄鱼食,而告之曰……”我在中学时期就读过《祭鳄鱼文》,如今在韩愈祭鳄的地方重读这篇祭文,有一种亲临其景的感觉,也就倍感亲切,别有一番情趣。我的思绪随着韩愈的笔锋在历史的长河中跳跃,仿佛看到了鳄鱼如同人世间的邪恶势力一样,随着历朝历代的兴亡盛衰而俯仰浮沉。当读到“刺史受天子命,守此土,治此民,而鳄鱼不安溪潭,据处食民畜、熊、豕、鹿、獐,以肥其身,以种其子孙”一节时,对比眼前潮州市游人如鲫,车水马龙;韩江沙明水净,波澜不惊,很难想象一千多年前鳄鱼在韩江游弋出没,伤害人畜的情景。时刻记挂着百姓疾苦的潮州刺史韩愈誓与鳄鱼一决雌雄:“刺史虽弩弱,又安肯为鳄鱼亻心亻心目见目见,为民吏羞,以偷活于此邪……”读着读着,我若有所悟:这岂不是韩愈以祭鳄为名,表达自己誓与邪恶势力斗争到底的决心和勇气?与其说这是一篇祭文,不如说是一篇义正辞严的檄文。与邪恶势力作斗争要讲究斗争策略,注重斗争艺术。韩愈明知“冥顽不灵”的鳄鱼如同一切邪恶势力一样,具有劣根性和顽固性,还是先礼后兵,对鳄鱼动之以情,喻之以理,晓之以义,娓娓而谈,规劝其“且率丑类,南徙于海,以避天子的命吏”云云。我暗暗叹服韩愈这篇祭文写得亦庄亦谐,寓庄于谐,在对鳄鱼的嬉笑怒骂中阐明了作者憎爱分明的立场和观点。韩愈在揭露和声讨了鳄鱼的罪行之后,对鳄鱼发出了最后通谍,限期迁徙。若终不肯徙,刺史则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其无悔。”我朗读至此,嘎然而止,似乎从碑文中触摸到韩愈不畏强暴,疾恶如仇的优良品质。读后细细品味,觉得祭文像韩江水一样流畅无阻,像凤凰山路一样蜿蜒曲折,像潮州市土特产老香黄一样醇香可口,沁人脾肺。真不愧出自古文大师的手笔。

作者: 
张芳明
来源: 
汕头日报(2004.5.16)
浏览次数: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