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头苦力

    
 
    一条韩江,一湾南海,千百年来,养活了无数潮汕儿女,此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韩江下游,河面开阔,江水较浅,两岸多浅滩,这便增添了跋涉的艰难。逢枯水期,江面才七八百米的外砂河与莲阳河,两岸各有近百米的沙滩,这是渡船无法到达之处,必须步行。达官贵人阔太太,出门是坐轿的,连外砂某名医,到澄海城看病,也是坐轿过河,只在过跳板上船时才下轿,踩沙滩受苦,是轿夫的事。一般人家,够不上坐轿的资格,却又往返有困难,便只好请人帮忙了。特别是老人和小孩,脚穿鞋袜,要趟那一尺深、二三十米宽的浅水滩,便费踌躇了。故此,每个渡头,都有一两名穷汉在当苦力。和码头的苦力不同,码头苦力离不开一支竹槌两条麻绳,渡头的苦力却是徒手的。他们或帮人提行李,挑担子、或搀扶老人过沙滩。着鞋袜的过客,干脆由他们背上岸,出几个铜板。老人小孩让人背着走路并不奇怪,别的地方也存在。奇怪的是个别中青年妇女,舍不得脱掉鞋屐趟浅水,有丈夫同行的由丈夫背着走,没丈夫同行的则请个劳力,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顾不得与陌生男人前胸贴后背,沾一身臭汗,如此这般,成为当年韩江下游的一道奇特景观。 
 
    今天想来,当年的苦力,如果学学四川人抬滑竿那样,两条竹竿绑一只竹椅,两人合作,便轻松得多,也文雅得多,生意一定要更好些。也许那时的潮汕人,多数是“赤脚帮”,穿木屐出门也不在少数,穿鞋走路却甚为稀罕,要让人背着过沙滩的,一天到晚大概没几个,雨季水涨,船可行至堤旁,更不存在这类问题,故此懒得去动脑筋吧?

标签: 
作者: 
李汉庭
来源: 
汕头日报(2004.5.16)
浏览次数: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