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与汕头“红色交通线”

中共中央至中央苏区秘密交通线汕头中站旧址 林 鹏 摄

  踏进汕头小公园海平路97号这座外表朴实无华的三层骑楼建筑,“中共中央至中央苏区秘密交通线汕头中站旧址陈列馆”的红色牌子赫然醒目,令人肃然起敬。这里记载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汕头开辟隐蔽战线的光辉历史。

  从讲解员深情的讲解,从现场一帧帧历史相片、一件件历史实物,我们了解到,“中共中央至中央苏区秘密交通线”也称“中央交通线”,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共中央机关与中央苏区联络的南方交通线。中共中央交通局于1930年秋开辟了上海—香港—汕头—大埔—永定—江西中央苏区的地下交通线,全程三千多公里。这条交通线在第四次反“围剿”之后,成为中央苏区与外界联络的唯一渠道。汕头交通站作为中央交通线上的重要枢纽,肩负三大任务:护送干部、输送物资、传送资金。汕头交通站以其历时长达四年(1930-1934),安全畅通,始终未被敌人发现,任务完成出色,成为中国共产党在隐蔽战线上的成功范例之一。

  在这场长达四年的隐蔽战线斗争中,一个伟人的名字——周恩来让人们始终铭记。

  中共中央1930年10月成立中央交通局,由周恩来同志直接领导,从各省调来强有力的干部,开辟“中央交通线”。这条战线包括北方线、长江线和南方线。汕头交通站就位于南方线上。南方线有四条支线,其中三条经由汕头前往中央苏区,前三条支线先后遭到敌人破坏,仅存最后一条支线是从上海出发经香港、汕头至瑞金,始终没有被敌人破坏而保持安全畅通。

  这条南方线的设立,可以看出当年中央领导同志的睿智眼光。其一,汕头素有“岭东门户,华南要冲”之称,南来北往位置重要,水陆交通方便。其二,汕头革命基础坚实,1925-1926年国民革命军两次东征在潮汕取得胜利,周恩来同志在汕头主政东江近一年,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军进入汕头,写下“潮汕七日红”的辉煌历史。在汕头设立交通站,易于发展交通员,有效开展秘密工作。

  据汕头市金平区文化馆原馆长张如强介绍:“汕头这个交通站,是在周恩来同志的亲自部署下建立的。”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中国革命陷入低潮,大批共产党人转入地下斗争。周恩来同志在上海谋划主导设立秘密交通线,经综合考虑决定在汕头设立中央红色交通站,在汕头的直属秘密交通站原有两处,分别是镇邦街7号的“中法药房汕头分号”和海平路97号的“华富电料行”。1931年,因有情报人员被捕叛变,周恩来立即作出决定,对中央交通线进行调整,撤销该情报人员所了解的交通站,包括仅运行半年的“中法药房汕头分号”,启用“华富电料行”作为中央直属交通站。

  在那艰难岁月里,为了保存我党的有生力量,周恩来同志全身心致力于隐蔽战线的艰难斗争,在汕头留下了光辉的足迹和精彩的故事。

  周恩来同志由汕头进入中央苏区时发生了两个机警脱险的小插曲。

  1931年12月,周恩来同志由中央交通局负责人之一、专管南方线的专职交通员肖桂昌护送,从上海坐船到汕头,由交通站安排在当时汕头最大的金陵旅馆住宿。上楼时,周恩来同志发现楼梯转角处挂有一张1925年“汕头各界欢迎黄埔学生军大会”的照片,上面就有周恩来同志。当时国民党敌伪查夜甚严,周恩来机警地觉察到不安全。于是,交通站站长陈彭年利用其社会关系,将周恩来同志转移到棉安街一间小招待所,这间小旅馆是当时镇守潮汕的国民党独立第二师师长张瑞贵以手下名义秘密开设的,作为平时亲友往来汕头的安身之所。这里不但特务密侦宪兵不敢来骚扰,就连警察局的警察也未敢来“查夜”。周恩来同志以商人的身份住宿,安全度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他与肖桂昌坐潮汕铁路火车到潮安。周恩来同志商人打扮,肖桂昌和另一交通员小黄华扮成他的同行者。他们买了二等票,上车后发现二等车厢只有他们三个人,周恩来同志一看不对,急忙走进三等车厢。三等车厢人多又杂,他们和乘客挤在一起,拉下帽子假装看报。谁知凑巧来查票的铁路职工1925年曾到东江行政专员公署向周恩来同志请示过工作。周恩来同志怕他认出,马上将头上的毡帽拉得更低,扭头转向窗外,肖桂昌机智地站起来挡在前面,随手把火车票交给查票员。火车全程只有几十公里,很快就到潮安,他们在潮安吃过午饭,转乘电船到大埔县城后,转乘开往虎头沙的小电轮到青溪交通站,然后由短枪队护送,一路昼伏夜行,翻山越岭,绕开地方反动民团的封锁区,到达闽西永定。经永定,再走一周左右的山路到达汀州,终于12月21日安全抵达江西瑞金中央苏区。

  1932年5月,邓颖超同志从上海出发,准备经汕头前往中央苏区与周恩来同志会合,同行的还有项英的妹妹项德芬及其丈夫余长生。他们一行三人由专人护送来到汕头,风尘仆仆住进金陵旅馆。为安全起见,中央特命闽西交通站站长李沛群专程从永定来汕迎接他们。据李沛群后来回忆,他事先并不知道要接的是什么人,直到来到汕头要出发的前一晚,才与陈彭年联系,见到邓颖超。邓颖超曾于1925年随周恩来来汕领导汕头妇女解放运动。他们约定第二天在汕头火车站见面后,由李沛群和一位懂客家话的同志负责全程护送邓颖超前往潮安。陈彭年有着丰富的地下斗争经验,他让邓颖超将头发盘成髻,装扮成城市小商人妻子模样,李沛群扮成生意人,如遇到盘查则称邓颖超为表姐,是陪表姐到内地找丈夫的。他们事先还准备好一套话以应付盘查。他们一行到达大埔青溪交通站后,由武装手枪队掩护,把邓颖超等人安全护送到江西瑞金。

  据张如强介绍,汕头红色交通站所在的这条中央红色交通线,从建立至1934年10月红军主力长征前夕撤出,在全国众多交通线中是唯一一条没受到敌人破坏,始终保持畅通的交通线。其原因之一,与交通线由党中央直接领导有关,而汕头红色交通站也归中央直接管理,没有横向联系对象。据不完全统计,从建站至1934年底,由这条中央红色交通线经汕头护送进入中央苏区的中央领导同志和其他党政军领导干部有260多人,其中包括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陈云、杨尚昆、刘伯承、聂荣臻、叶剑英、翟秋白、秦邦宪、张闻天等;在输送和采购物资方面,交通站在前后三四年时间,向中央苏区输送食盐、布匹、药物以及电讯印刷、军械器材等军需、民用重要物资约300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敌人对苏区实行的严密物资封锁。当时,中央苏区先后建立12个被服厂,当年汕头时装行业发达,汕头交通站充分利用这个有利条件,多渠道采购各种型号的缝纫机运至中央苏区,使中央苏区有条件为战士们缝制服装、被褥等。与此同时,交通站还发挥了筹款和押送急需物资的作用,沟通上海党中央与苏区的信息往来,凸显了汕头红色交通站在这个历史关头对中国革命事业所作出的重大贡献。

作者: 
张泽华 黄浩瀚
来源: 
汕头日报(2022.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