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文化兼容性须增强 发展经济应摈弃旧观念

    尽管谢海生(驿路风尘)的汕头之行已过去一段时间,但其《潮汕的春天还会到来吗?》(以下简称《潮汕》)一文在汕头市民中引起的反思至今仍未停止。记者昨天电话连线在武汉的谢海生和他的同学,以及在深圳的汕头籍企业家。谢海生心情激动地说:“在汕头这短暂的几天里,我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求变求进氛围,感受到汕头涌动着一股春天的暖流”。
 
    汕头坚韧不拔创新进取的生动体现
 
    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专访时,谢海生说,回武汉继续研究生学业后,他与当地潮人群体接触,向大家介绍了本次回汕的所见所闻。作为一个常年在外的潮汕人,他从没有过这么真切地触摸家乡。在与各界的广泛接触中,他欣喜地看到从党政到百姓、从社会到个人、从长者到青年,都在热论和思考汕头的发展和未来,他们有热情,有能力,胸怀理想,为本地经济社会的发展殚精竭虑,这是令人鼓舞和振奋的!同时,各界对《潮汕》一文的反响也是谢海生始料不及的。他说,虽然文章本身并不完全成熟,但是各界对它的强烈关注、认同和批评,这本身就是一个地方仍然葆有自我革新的活力的生动体现。因此,对汕头的感念恰好与这里随处可见的木棉花一样,充满了勃勃生机的希望。
 
    吸纳外来人才共建汕头
 
    与谢海生同在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求学的苏桦农告诉记者,他现在读的是经济法硕士研究生,他们这一代潮汕学子对潮汕文化与异域文化强烈碰撞后的感受尤其深刻。他说,潮汕文化的开拓、冒险精神历来为人所称誉,受地理环境和人口压力的双重挤压,潮人出海经商和移民海外的风气曾很炽盛,形成一种不避艰险,向外发展的传统,孕育出勇于开拓拼搏的心态。像目前在外的具有一定经营规模的潮人工商业主,已经逐渐采用现代化的股份制形式,任用有能力有经验的高层次人才进行管理,把所有权和经营管理权分开。许多潮人企业家积极拓展经营领域,从传统工商业向高新技术、交通能源等行业进军,进而打破行业与地域界限,增强了自身的竞争能力。潮汕人勇于开拓的文化心态在他们身上表现得最为突出。
 
    苏桦农说,我们必须摒弃潮汕文化中落后的排外拒他性,增强潮汕文化的兼容性,对外来文化予以包容和尊重,尤其是对外地人才,更应当爱护关怀有加,团结和凝聚五湖四海的优秀人才为我所用,共同建设汕头。
 
    思想观念与时俱进
 
    谈到汕头正处在一个关键转折时期,经济走出低谷仍未摆脱困境,苏桦农和谢海生都认为,经济因素的背后总有一个文化精神的支撑,这就是所谓的“文化底蕴”。有人把经济的滑波归结于近几年走私贩私、骗税逃汇等对汕头经济造成重创。其实,这些问题在哪个地方都会不同程度出现,它们是中国转型期社会道德整体滑坡的一个侧面反映。但是,这也不能成为汕头推诿自身不足的理由。有的汕头人谈及诚信问题时爱说“我们潮汕人一向很讲信用,当初祖字辈的许多生意,许多江湖交往,凭的就是一句话,哪有什么单据合同?”谢海生说,江湖义气只是信用体系的一个初级阶段,而市场经济是有一定游戏规则的,我们若仍停留于旧观念就未免显得肤浅。其实这也是许多潮汕人重关系,轻规则的一个体现。矫枉不怕过正,潮汕人应该在诚信问题上变被动为主动,化压力为动力,才能树立起一个良好的外部形象。
 
    “一夜暴富观念”仍在一些汕头人的头脑中根深蒂固。记者采访现在深圳开办工厂的林曦,他说他每次回来,见到原来靠关系做批文生意的同学现在没事做了,他们宁肯将钱投资到股市去,或者赌足球,却不愿意去创办实业,原因多是办实业太辛苦,钱赚得不容易。林曦原来也是做贸易生意的,他说,做贸易当然比办工厂容易赚钱,当生意难做了,却不愿意办实业。这不仅仅是生意人不一定会办实业的问题,可能思想也有些原因。

作者: 
林琳
来源: 
汕头日报(2004.4.14)
浏览次数: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