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情怀时光里

  《平安批》是作家陈继明以潮汕题材创作的长篇小说,陈继明原是宁夏作家,在大西北一直生活到新世纪初叶才南迁珠海。《平安批》是他用一年时间深入潮汕,以一种完全陌生的文化和语言创作的。小说读起来很有吸引力,潮味和侨味浓厚,可见他在深扎期间努力融入潮汕的风俗、人文。

  《平安批》描绘了溪前、溪后,时光里、平安里,郑氏家族的恩怨情仇,叙述了一段潮汕侨商“下南洋”的奋斗史。作家巧妙地借助少年郑梦梅的视角而有所表达:“从小就知道有一种家书叫‘平安批’,在少年阿佛的想象中,人因此而分为两种,一种是寄平安批的人,一种是等平安批的人。”不断往返的“番批”中包含有互报平安的意思。

  郑梦梅肩负重振家业的使命,在三十而立到来之际只身闯荡南洋。在异国他乡,“平安批”成了他一生的事业。当弄清两位祖父之死非兄弟残杀时,心中豁然。这正是郑梦梅一直所期待的结果,体现了他重视亲情的仁爱之心。正如他给祖母的回批所写:“溪前溪后,代代手足情深,先人遗范,至今抚之犹温。中遭时变,天意人事,阴晴演化,瓜桃投报,不免并存,我家后人理当一言一行,反求诸己,不可蹙蹙称殇,怨天尤人。”小说更塑造了眼界广阔、独当一面的九十高龄老祖,她支撑着时光里,联结平安里,让溪前、溪后和睦共处。正如她所说:“不是我不想死,我是不敢死!”

  小说以郑梦梅这个人物来串接整部“侨批”的历史,从近代到现代。作品不但有强烈的历史意识,而且有浓郁的文化氛围。侨批内容又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风土人情等各个方面,读之让人对潮汕地区的文化现象有所认识,对潮汕地区的语言、饮食、风物等有所了解。

  一纸侨批,虽只是民间契约,却具有巨大的约束力,这就是侨批令人动容之处。在侨批发展史上,作为华侨和侨眷之间的桥梁,无论是批局还是水客、批脚,都恪守“诚信自律”的准则。“侨批业的头号规矩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寄批人和收批人蒙受损失,批款必须如数送达侨眷手中,有时批局往往不得不以倾家荡产为代价来维护行业信誉。”为了不让依靠侨批生活的妇孺陷入困境,为了千方百计地为沉批找到收批人,郑梦梅带着儿子乃诚穿着特殊的职业装束,将所有金条缠在身上,开始了危险的押“钞”行动……小说通过鲜活的人物和故事情节来反映潮汕人的诚信精神。

  小说中,郑梦梅、陈光远、陈阿端等冒着生命危险,用“水底藏枪”的方法躲过日军检查,寄500支最新款的毛瑟长枪到唐山支援乡亲抗战,表现了老一辈华侨华人爱国爱乡爱家的家国情怀,也蕴含了海外侨胞对祖国、故乡的一片深情。

  《平安批》写的虽是侨批的故事,却融入了百年的世事变迁,写出了一颗颗重情守义、爱国爱乡的“中国心”。侨批纸短,家国情长。《平安批》独特的题材,感人至深的情节,宏大深远的意义,让人不得不叹服,这就是文学的力量,也是“侨批”的力量。数百年来,一封封侨批在南洋与潮汕之间传递,承载了无数家庭的悲欢离合。如今,侨批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它仍是华侨心系家乡、亲人,艰苦创业、拼搏的历史见证,是华侨之乡历史的述说者。

作者: 
袁喜伦
来源: 
汕头日报(2021.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