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里的世传家教

  一部《平安批》,让我在初冬的深夜仿佛穿越百年时空:漂洋过海,敢为人先,同仇敌忾,家国情怀。潮汕最常见的乡村名字,一个被作者赋予岁月,叫时光里;一个赋予祝愿,叫平安里。

  时光里有太多的家长里短,有太多的悲欢离合,有太多的生死别离。一个挽面婆感叹道,老祖这个人,真是不一般!时光里的世传家教就从老祖余桂仙这位老太太开始。

  男人们跑的跑,逃的逃,过番的过番,时光里的四代女人,在余老太太的带领下,深夜从自家庭后挖出几十条大金条,短枪队刮走的康有为四条屏,富田最终不得不拱手相还的《阅微草堂笔记》……何止这些,时光里的世传家宝中最无法估价的是郑家世传好名声!

  郑梦梅一到曼谷,才学就在批局施展开来,好文笔好书法,使得他在异国他乡如鱼得水,名声鹊起。是谁给了梦梅这样的好学识?又是谁给了他一身胆识,给了他家国情怀?是世传,也是家教,是祖母余老太太对他的深远影响。

  “看信的同时,也略略打好了回批的腹稿……取出自家的木版水印的八行笺,再用自家写小楷专用的抄手砚和小白云,双眉微蹙,快快写好回批……盖上老祖自己的私章,一枚半寸高的鸡血石印。”余老太太的回信细节,活脱脱展示了一位大户当家人的厚实才学。一家之长耕读传家的家传理念,是当家人对整个家族的厚望,是掷地有声的世传家教。

  老祖对待阿女:我可没小看你,懂茶,懂石头,会看病,朋友遍天下,了不起!这就是潮汕式的家庭教育,因材施教,不说玩物丧志,而是赏识儿子的志趣!阿女后来上了凤凰山,参加闽粤赣边区游击队,因为熟悉治疗跌打烧伤的裤头方,一大把年纪,打不了仗,但可以治治病,被人家称作“红军阿爸”。正是余老太太的胆识兼备,雷厉风行,给了儿子最好的成长教育。

  再看孙女乃铿:脾性犟直,敢做敢为,成了余老太太的接班人。后来下南洋,她的传奇式经商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孙子乃诚,由胆小怕事到勇斗劫匪,智杀日本仔……

  是余老太太,是时光里,用潮汕特有的家传祖训,让这个大家族血脉相连,薪火相传。

  这是一种怎样的世代相传言传身教?“那是有些家族特征的笑,时光里,男人特有的笑,是流传了上百年的溪前式气质。”小说给了我这样的答案,让我在开卷掩卷之间,自然而然地去思考潮汕这个名字:这片土地,有埕内学戏,有“正月斗钱,三月斗田”,有巷口勾花,有外埕做粿,有闲间诐古……我想,一百年前的那个时代,时光里的世传家教,就是融合在乡里榕树下,在潮剧戏台前,在外埕巷口,在叔伯妯娌、兄弟姐妹间……

  这种世传家教还表现在家长的积极反思和自我成长之中。“说所有番客的儿子都和母亲更亲,原因不言自明”,在外漂泊多年的郑梦梅早就意识到这一点,他对儿子乃诚说话总是把握时机,期待花开,等待共同话题,这就是家教中父亲的伟大之处:掌握分寸,懂得拿捏。“梦梅心想,主动带着孩子栽跟头,这才是一个父亲应该做的,虽然晚了点,但还是来得及。”这是梦梅作为父亲的积极反思和及时补救。他与儿子翻越边境,穿越丛林,同时也顺利地通过良心丛林的考验。这就是行走,这就是陪伴,这更是行走中的心灵平等对话,这是一位父亲用随遇而教来表达对儿子的关心以及对自己失陪的补救。

  梦梅说:是啊!所有的父子,一生中都应该有一次父子两人的长征。梦梅说,这一趟最大的收获是,我让我的儿子重新成了我的儿子。

  一百年,四代人,亲人的牵挂,家园的眷恋,祖国的思念,爱与仇,血与泪,时光里的故事,与历史相牵,与世传相连,与家教相粘。

作者: 
唐春喜
来源: 
汕头日报(2021.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