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个体命运诠释潮汕人精神

  一部长篇小说《平安批》,让国家、省、市的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和媒体人齐聚北京,浓浓的文化气息给初冬的北京平添了一丝暖意。10月20日上午,第六届“北京十月文学月”核心活动之一著名作家陈继明长篇小说《平安批》研讨会在北京出版集团举行。围绕小说《平安批》、陈继明的创作以及侨批、潮汕文化等命题,专家、学者们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和发言。本报撷取研讨会部分精彩发言,以飨读者。

  阎晶明(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平安批》拥有独特的调子

  《平安批》对陈继明本人来说是一个具有标识性的作品。第一,小说通过塑造郑梦梅这个人物来串接整个“侨批”的历史,从近代到现代,甚至到当代也有所涉及。第二,这部作品有很强烈的历史意识或者说家国情怀。整个作品当中既写了亲情,又把近代以来中国的历史,特别是我们这个国家所处的历史方位处理得很好。第三,这部作品还有很浓郁的文化氛围,让我们能够对一种文化现象,包括潮汕地区的语言、饮食、风物等都有所了解。

  李清霞(北京出版集团总编辑):

  全方位展示潮侨家国故事

  《平安批》是陈继明先生最新的长篇小说,描绘了一段潮汕侨商“下南洋”的奋斗史。《平安批》是扎实,诚恳,有情怀的写作。从某种意义上说,《平安批》也可以看成一部文化小说。作品中涉及到了“侨批”,建筑,饮食,书法,书信,对联等多种文化,作者笔下都如信手拈来,妥帖允当。这些看似容易,可以想见作者用心之深,用功之巨。小说写的是“侨批”的故事,其实写的是中国心,是中国人的家国情怀。因为故事动人,心和情怀都有了坚实基础。

  贺绍俊:

  一部族群或风情文化小说

  读过《平安批》全书,才了解书名“平安批”的具体意涵。“平安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现象,是非常值得写作的题材。“番批、侨批”是中国的特殊现象,是中国人文化性格的体现,它的核心就是中国人浓烈的家国意识和家庭观念。《平安批》最突出的是塑造了梦梅这个人物,他身上最重要的就是他的爱国精神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和谐精神,这二者又是互补的关系。中国传统社会的结构就是建立在家的基础之上,强调家庭的和谐圆满,强调人与人之间的仁爱。

  白烨:

  承载地方文化积淀

  《平安批》是华侨题材的小说力作。“侨批”,或者再早说的“番批”,把它产生、发展的过程和作用通过小说形式表现出来。作者在写“侨批”的同时,融进潮汕人“下南洋”的创业史。另外,这个作品把潮汕人特有的精神表现出来了,潮汕人讲信义、讲仁义,对任何事情都有一种先想办法解决,无所不能的感觉。还有一点是作者对广东地方特色和风韵的把握、体现,尤其作品里面有很多潮汕人或者广东人特有的概念、术语、方言、习俗,超出我们的想象。

  梁鸿鹰:

  见证海外侨胞家国情怀

  《平安批》与家国情怀之间联系紧密,作者是怀着对华侨特有的敬意进行写作的。在作者笔下,中国人谦虚、诚实、勤劳、识大体、懂礼仪,有一种雍容之气和君子风范。作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潮汕文化体现着中国文化当中蕴藏的家国情怀、民族大义,反映着中国人对于人性、对于民族大义的思考。

  王春林:

  心理同构书写民族史心灵史

  《平安批》的认识作用、认识价值特别突出。只有读了陈继明的《平安批》以后,才知道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侨批的故事到底怎么回事。所以这个小说首先具有填补题材空白的意义和价值。另外,陈继明的《平安批》让我联想到文化落差与迁徙体验的现象。下南洋是一批潮汕人离开中国到东南亚去闯生活,是人口的迁徙,陈继明自己也有过迁徙的人生体验。所以当他在《平安批》当中写郑梦梅迁徙的时候,有一种心理同构。

  刘琼:

  独特方式记载侨乡历史

  平安批既是一种邮路文化、邮政文化,也包含很丰富的社会、经济、历史、道德伦理的东西。在一个特殊的年代,交通不发达,为什么这个东西会产生?一个重要原因是它在特殊背景下和特殊的经济条件下产生,交通不发达时期我们写家书报平安。从这个文化现象入手,这本书的内容和关注非常鲜明,它的体验也非常鲜明,是一个具有独特行文方式的文本。

  李云雷:

  新方法讲述新的中国故事

  《平安批》这本小说的一个很大的贡献是本书把“平安批”的地方性、特殊性的知识和经验,通过写作让我们看到了它所具有的整体性意义和价值。陈继明通过这本小说的写作,重建了传统中国的想象的内容。《平安批》这本小说给我们展示了一种新的中国故事,也是讲述中国故事的一种新的方法,带给我们一些新的思考。

  岳雯:

  以批阐释历史令人震撼

  阅读《平安批》唤起了我众多的感性经验。今年上半年,我刚好去了潮州,虽然只有三四天时间,但读书的过程把各种感受都集聚起来了。我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和所见、所感、所闻在小说中一一浮现,这带给了我极大的震撼。《平安批》是集聚式的小说,围绕侨批具有历史意蕴和文化品格的事物,集聚诸多的片断,就像慢镜头一样,把这些慢镜头集聚在一起,以人见批,以批阐释历史。

  丛治辰:

  《平安批》串起浓浓的亲情

  《平安批》是一部让我感到惊艳的作品,也是几个月以来读过最舒服的小说。“平安批”关乎远方,远方人之间的思念、联系、重逢,它的背后有深厚的情感基因。我一直到现在都记得小说里面有一句打动我的话,老祖去世的那句话,他说一个人的去世是两个人的去世,第一个是这个人的去世,第二个是收批人的去世。这个收批人使得人有情感身份,而这就是“平安批”这样一个角度的精妙之处……

  潮汕人杰地灵,文化底蕴深厚,这为作家的创作提供了很多鲜活素材。研讨会上,陈继明坦言,在刚开始写《平安批》时,他心里十分明确:不能写常见的主题,要体验自由写作的感觉。最终,他花了六七个月时间写完《平安批》,又用接近十个月的时间修改,这个写作历程十分不易。他表示,这么多评论家一起谈论一本书,对作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学习方式,大家的肯定对他也是极大的安慰和鼓励。

  人物介绍

  陈继明,当代作家,中国作协会员。现任广东省作协副主席、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艺术与传播学院教授,出版长篇小说《一人一个天堂》《堕落诗》,长篇随笔《陈庄的火与土》,著有电影剧本《小田进城》《北京和尚》,中篇小说《陈万水名单》《灰汉》《圣地》,短篇小说《月光下的几十个白瓶子》《蝴蝶》《骨头》等。作品曾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奖、中华文学选刊奖、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小说选刊奖、十月文学奖等。

 

作者: 
陈文兰
来源: 
汕头日报(2021.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