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也曾是"海上丝绸之路"大港口

    在中国古代的航海和海外贸易活动中,南方的广东和福建占有特殊重要的地位。广东的广州和福建的泉州,是古代中国的两个最重要的对外港口。而广东东部的潮汕地区,历史上就曾与海外有不同程度的联系,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形成和发展中起过重要作用。 
     据羊城晚报报道,中山大学教授黄伟宗近日率领“海上丝绸之路”研究开发项目专家考察团,经实地考察寻古后认定:潮汕地区曾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要港口之一。 
     潮汕古港见证“开放广东” 它们是“海上丝路”的有力补充 
     潮汕地区,“介闽、粤之间,为门户之地。负山带海,川原饶沃,亦东南之雄郡也”。全区约一万平方公里,其中平原面积约占四分之一,其余都是山岭丘陵地带。西北、东北有群山阻隔,陆路交通不便;而东南濒海,海岸线长达278公里,近海又有不少岛屿,岛岸线长124公里。这样的地理环境,使得潮汕地区的居民在历史上很早便开始发展海上交通,“逐海洋之利”。 
     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中山大学教授黄伟宗率领“海上丝绸之路”研究开发项目专家考察团,日前深入汕尾白沙湖、澄海樟林港、凤岭港和潮州饶平柘林港实地考察寻古后进一步认定:潮汕地区曾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要港口之一。这也是继确认广东西部的徐闻是“海上丝路”的始发港之一后,广东专家在研究开发“海上丝绸之路”项目过程中的新发现。 
     黄伟宗教授称,这一新发现,标志着沿潮汕地区的这些古港,再到广州,及至粤西的徐闻,已经形成了一条脉络分明的“海上丝绸之路”的交通贸易路径,它们在我国古代的不同时期交替兴起、繁盛,构成了古代“开放广东”的生动写照。而令人称奇的是,潮汕地区的古港,还是我国古代屈指可数的移民口岸。黄伟宗教授说,这次广东省“海上丝绸之路”研究开发项目专家的考察论证,填补了我国对“海上丝绸之路”东线研究的空白,是“海上丝绸之路”的有力补充。 
     柘林港:“海上丝路”粤东第一港 兴于隋唐盛于明清雍正年间达至巅峰 
     专家指出,潮州市饶平县境内的柘林港,是潮汕地区最早的对外通商港口,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中段港。据史料记载,古时天津、上海、泉州通往西方和东南亚的货船,经常停泊柘林港避风,并进行给水、补充生活物资。而南澳岛上的货物和生活物资,则大都经柘林港与大陆流通。 
     柘林港不仅是历史上的海防要塞,更是古代海运发达的名港。早在元代,因海运发达,柘林港内及东小门海面礁石上建“龟塔”、“蛇塔”,山上建“镇风塔”,为当时进出港口的船舶安全导航,见证了柘林港的海上贸易史。明代虽然实行严厉“海禁”,柘林港仍是“商船巨舰往来之所”。就国内海运而言,柘林港是潮州乃至粤东海运的主要港口,货物运输,北上津、沪,南下吕宋、安南、暹罗、马来西亚,都以柘林港为进出口。 
     明朝建立以后不久,便实行“海禁”政策,只许官方贸易,不许民间商人出海。实际上,除了郑和下西洋以外,其它时期的官方贸易以接待外国商船为主。沿海地区的富户为了谋利,穷苦百姓为了谋生,便只好铤而走险,从事海上走私活动。潮州地区在这一方面是很突出的。潮州、南澳、澄海、饶平等地,出现了以许栋为首的通倭走私集团,他们亦商亦盗,活动于海上。通倭船舰及日本商船往来频繁,柘林港是其主要停泊点,常有商船几百艘停泊。柘林港入口货物主要有大米、白砂糖、布匹等,出口货物有陶瓷、红糖、茶叶等。 
     鸦片战争之后,西方殖民者急于从中国掠夺劳动力,载运到荷兰、古巴、南美垦殖。那时,洋船常驶入柘林港,登岸拉丁,载运劳动力出国当牛马,做苦工,柘林港成为移民出国的口岸。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柘林镇李武豪等十多人便是从柘林港乘洋船出国做苦工的。 
     广东专家在柘林港实地考察并寻古访迹后认为,柘林港是“海上丝绸之路”粤东第一港,兴起于隋唐,盛于明清。雍正年间柘林港进入繁盛时期,当地兴起“红头船”海运之风,商民大造“红头船”300余艘,航行于台湾、广州、上海、天津、宁波、福州、泉州等地。 
     白沙湖:货船必经之地 历史上这里走私猖獗 
     汕尾白沙湖是海陆丰地区三大咸水湖之一。据黄伟宗教授介绍,白沙湖是距离国际航线最近的港口,仅12里,是远航货船的必经之港。有史料记载说,该海域危险但属必经之地,也是潮汕地区沉船最多的港口。 
     据有关资料记载,汕尾白沙湖在唐宋时期贸易活跃,是一个热闹的古港口,在当地曾出土大量的历史文物。同时,在汕尾地区另有大安、公平、海丰等唐宋大陆河口港,这对唐代“海上丝绸之路”均起到重要的支撑作用。有资料说,汕尾航段,岸线曲折,为破碎海岸结构,其间岛礁环列,岛链内航道险恶岛链外洋面开阔,历来是海上贸易和战争的重要场所,由于其地理位置险要,历史上海盗、走私猖獗。 
     潮州港:瓷器出口大港 清代潮州海商势力庞大 
     隋代,炀帝命陈陵“率兵自义安浮海击”流求(琉球)。义安郡就是潮州,当时的琉球就是今天日本的冲绳。可见隋代的潮州已经有对外交通的港口。专家认为,虽然有关潮州港的文献记载比较缺乏,但是从潮州出土的瓷窑多分布在韩江出海两岸的情况就可推断,潮州港是古代瓷器出口的重要港口。如位于韩江东岸笔架山、号称“百窑村”的宋窑遗址,在宋时被誉为“广东陶瓷之都”,其产品运销国内外。自1953年以来,该处先后发掘了十几座窑,出土了大量的瓷器。 
     清朝统一台湾以后,开放“海禁”,允许百姓驾船出海,潮汕地区的海外贸易活动又活跃起来。清朝政府规定,广东出海的船只头部油以红色,俗称红头船。1972年,澄海东里和洲河滩出土一艘红头船,上有标记:“广东省潮州府领口字双桅一百四十五号蔡万利商船”,可以推知当时在潮州府注册的双桅海船,至少有145艘之多。潮州海商在清代海外贸易中是一支重要的力量。 
     樟林港:粤东通洋总汇 新兴街部分货栈仍保存完好 
     澄海市的樟林港和凤岭港,是宋代和明清时期两个重要的商业贸易港,尤其是樟林港。据有关资料记载,清康熙23 年撤销“海禁”后,樟林古港便以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海上运输日趋兴盛,成为汕头开埠之前粤东一个重要的海运港口和海防军事要塞,繁荣达200年之久。在乾隆、嘉庆年间进入全盛期的樟林古港,其关税占了全广东省的五分之一。它既是南北货物的集散地,又是潮汕贸易“海上互市”的转运枢纽。该港航线北通福建、台湾等地,南达东南亚各国,史称“粤东通洋总汇”。 
     光绪元年,英国出版的世界地图上,已赫然标有“樟林”的名字。 
     新兴街是当时樟林古港全盛时期的货栈街,全长近200米,由54间双层的货栈组成,目前仍有部分货栈保存完好。专家在新兴街实地考察的当天,名为“安平栈”的房主陈先生说,这间货栈是其曾祖父留下来的。汉学界权威学者饶宗颐先生在1999年参观了新兴街后,评价该街“是海上文化的一个象征”。黄伟宗教授指出,樟林港是广东“海上丝绸之路”东线的重要港口,出港的物品最重要的是瓷器。 
     潮汕商船出海手续需到广州泉州办理 
     有2000多年历史的海上丝绸之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广州、泉州、湛江徐闻、广西合浦、阳江、扬州、苏州等一系列的始发港。 
     专家陈高华撰文指出,唐、宋、元时期,海外贸易处于政府的严密管理之下。福建的泉州、广东的广州,还有其他一些港口,是政府指定的对外贸易港,设有管理海外贸易的市舶机构,中国商船必须由这些港口出发远航,外国商船只能在此停泊。没有设置市舶机构的港口,便不能对外开放。潮汕地区虽有优良的港口,却不在开放之列。潮汕的海船必须前往广州、泉州才能办理出海的手续;外来的商船也不能在这里停留,必须前往广州、泉州,才能办理进出口的手续 
 

作者: 
易建成
来源: 
大洋网
浏览次数: 
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