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义重于黄金 ——《平安批》读后感

  陈继明的《平安批》(《人民文学》2021年第1期)讲述了以郑梦梅为代表的郑氏家族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参与侨批业发展的波澜壮阔的历程,展示了一段潮汕侨商在东南亚开辟汇路,发家致富,回报家乡,报效祖国的苦难辉煌。其中大多数情节都能在唐山找到原型,而栩栩如生的侨批史正是贯通潮汕大地的一股热血,读懂潮汕文化的一根经脉。

  没有信用就没有潮商。潮汕地区人多地少,远走异国他乡谋生者众多,有些村庄甚至家家有番客。想要在陌生国度立足,须有过硬的口碑与本领。无论大富商陈光远,还是小富商林阿为,在暹罗都是豪爽、义气和信誉的象征。潮商当然想大富大贵,但并非“见钱眼开”,而是“商有商道”,将侨批看得比生命还重。“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他们深知寄批人交给他们的不止是钱,更是人情;不止是信,更是平安;不止救急,更是希望。郑梦梅晚年本可安心做富家翁,仍一个个寻找沉批,经济成本远大于收益,这就是信用的力量。

  有信还要有义,没有道义也难成富商。靠小聪明也许可暴富,但肯定难以持久。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当日本侵略中国时,以郑梦梅为代表的潮商群体出人出力出钱出物,冒着生命危险开辟“东兴汇路”,这已远远超越赚钱的层面,而将国事当家事做,将侨眷的“生命线”当作自己的“命根子”做。有一分热,发一分光,不必等候炬火。可见,潮商的道义,不仅体现在客户关系上,而且融入商帮团结中,“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不仅表现在亲朋好友上,而且彰显在家国情怀中,“商之大者,为国为民。”

  如想将生意做成百年基业,还需率先垂范和精神传承。郑梦梅在大海中救姿娘仔并认其为孙女,父亲郑阿女和儿子乃聿分别在共产党军队和国民党军队抗日,儿子乃诚到狮子寨奋勇杀敌、舍生取义,每一种行为都书写了一个大大的“人”字。“请把那疯狂地追求光明的向日葵给我。”这样的父子,代表的是商人,还是义士?是企业家,还是社会活动家?拥有这样的胸怀、格局与品质,才能影响家族,影响周边人,才能基业常青。所以,与其说《平安批》是一部侨批发展史,不如说是一部郑梦梅(家族)成长史,一部潮商成长史。

  回首历史,在百年跌宕起伏中形成的“侨批精神”,是一种开拓创新、敢为人先的精神,下南洋相比走西口和闯关东更危险,却仍挡不住潮商的“爱拼才会赢”;是一种友爱互助、报效家国的精神,既连接起国外与国内的钱路与情路,也连接起心之路与爱之路。如今,侨批业已远去,“侨批精神”却早已融入潮人的血液,至今潮汕大地到处是番客捐建的学校、医院、道路等公益设施。信义重于黄金成为潮商群体传承的基因,成为潮二代、潮三代在海内外开疆辟土的不二法宝,《汕头华侨捐资兴学记述(1949—2018)》也反映了新中国成立后的捐赠情况,这不就是潮汕文化中熠熠生辉的明珠吗?

作者: 
谢锐勤
来源: 
潮州日报(2021.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