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粤边苏区的熊熊烽火 ——《烽火》一书创作出版感想

  “谁不说俺家乡好?”

  饶平是我可爱的家乡,我生于斯,长于斯,不管我走到哪里,我的梦魂都会萦绕在家乡土寨楼上。

  前年的中秋,我在广州的珠江河畔,望着天边的皓月,恍若儿时见到的家乡绿竹梢上升起的那轮明月,于是我就写下了一首诗,记得有两句曰:“南岭修竹常诱我,梦中总在土楼游。”是我游子心情的真实写照。

  家乡饶平,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为饶和埔诏中央苏区县。她的辉煌历史,是值得我们后代子孙骄傲的。儿时,就在大榕树下,在溪边竹丛旁听了长辈们讲述革命先辈们可歌可泣的故事。当我长大后在闽粤边的饶平乡镇工作,参加补评革命老区和革命烈士工作时,我曾来到有关老区村庄登门拜访当年的老红军、老游击战士、赤卫队员和堡垒户,时时被他们“甘洒热血写春秋”的故事感动得热泪盈眶。

  勾起我写这本书的念头,是1984年我调到饶平县委党史办公室工作的时候。职业的要求,让我整天待在档案馆或办公室里,堆积如山的案卷里面,时不时浮现出杜式哲、刘锡三、余登仁等闪光的名字。而让我惊讶,吸引我眼球的是“余登仁”烈士的名字。

  余登仁烈士,出生于饶平新丰九村,是一个小瓷业主的后代,聪明好学,就读上海国民大学,参加中共组织,1926年夏毕业回乡,先在黄冈瑞光中学就教,发动黄冈沿海地区农民运动。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撤往饶北山区,而后在闽粤边坚持十年土地革命艰难困苦的斗争。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奋斗的一生,他和杜式哲、刘锡三等无数革命先烈一样,用热血青春去殉人类最壮丽的事业。

  我在饶平党史办工作六年余,为编写《中共饶平历史》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其间我一直在思考,能否把闽粤边土地革命十年的历史写成一本可读性强、吸引读者的纪实文学呢? 但后来精力转移到编辑刊物和撰写其他课题的书籍了,就把编写这部曾经让我激动许久的书一事搁下了。

  直到四年前,我退休了。随即接到饶平县委交给我撰写《火种——茂芝会议风云》一书的任务,我花了一年多的工夫完成书稿,并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在这部书的采访、查档过程中,其实就是重温闽粤边十年土地革命的不凡历史。当《火种》一书出版后,我便下决心动手写作以余登仁为主要人物的闽粤边十年土地革命的血战历史这部书。

  当我把这个打算同余登仁烈士故乡的新丰镇党委书记说后,他马上表示支持,然后又同饶平县委、诏安县委、潮州市关工委、饶平县关工委、诏安县关工委、饶平县红促会领导商量,均予大力支持,他们认为是好事,余登仁是我们中共苏区的骄傲,也是苏区人民的骄傲。于是,从前年4月开始,我又重新奔波在闽粤边的崇山峻岭上,沿着余登仁烈士的足迹继续详细走访土地革命时期的红色村庄。同时,又到档案馆、图书馆蹲,查阅大量的史料,并认真研究、斟酌、筛选、构思……于前年国庆后动手写作,经过整整两个月的奋笔疾书,终于完成了书稿。再经三个月的认真修改,便送交出版社。最近经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严格审核批准,《烽火》一书终于正式出版了。恰好作为建党百年的一份礼品,奉献给广大读者,甚慰。

作者: 
王国梁
来源: 
汕头日报(2021.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