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是银还是信?(下)

  在潮汕清末报纸上,同样有登载“批”跟“银”相关的报道。如1902年6月27日《岭东日报》“潮嘉新闻”载:“惠属花会赌场,其开厂出字者曰花会馆,暗受赌字而不开厂者则曰坐批”。郭马风《何谓批?》中,同样有举例以前花会的专用名词如代庄家收集赌资及代送中码的马仔,“这种马仔代赌众写花会字压码,叫写批,其人就被称为批脚、批仔”。

  上图是泰国陈黌利栈汇票。汇票是泰国南昌信局寄汕头合成昌批局的侨批汇款。合成昌批局收到汇票后,签妥背书转给香港臣盛公司以套回现金。合成昌便在汇票右上端写“批交臣盛收,别人不准”。这里的“批”字可作动词也可作名词,因后面的“交”字是动词,若“批”字作动词解,则变成两个动词重叠,故“批”字应该作名词解,“批”代指汇票。即汇票交臣盛收。

  综上所述,“批”字明显是跟“银”有关系。银单子、支银的条子、写赌资、汇票等等,均可称为“批”,而且这种叫法是具全国性的。故福建闽南方言中将信称为批,跟潮汕人将华侨寄批的“批”亦称为“批”者,似乎更像巧合。

  至于有认为“‘批’之称谓,还应该有‘成批到达收埠’的意义”,有些失之牵强。在潮汕方言中,作量词解的“批”,称为“帮”而不称为“批”。如“这帮(潮音读‘扮’或bai摆)茶比上帮茶口感更佳”。

  华工移民海外,目的是出卖劳动力以换取养家糊口的银钱。通常他们首先想寄回家的,自然是银钱。但他们亦想念家乡的亲人,故在一般情况下,侨批以寄银为主、有时或亦附带书信。

作者: 
曾旭波
来源: 
汕头日报(2021.01.12)